《救護怪譚 其之五十 旅行》 馬菲

  有說少時不愛與家人去茶樓飲茶,人到中年才知道茶樓是寶,無論工作幾忙都好,每到週日都會大早爬起身去茶樓霸個靚位,與老媽飲茶。為的,當然是與老媽多點聊天,特別是聽老媽話當年,殊有趣味,只恨當年沒有留心,錯過太多。錯過的還有過去茶樓的獨有味道,酥炸魷魚鬚,還是過去的好。
  飲茶以外,旅行也遇到差不多的狀況。小時候跟著爸媽去旅行,當然開心,到年紀漸長開始覺得與家人跟團去玩,掣肘太多,有點煩人,二十出頭後總愛自個揹起背包出發。年前老爸身體開始轉差,受不得長途之旅,這才省悟自己從未帶過他去旅行,心底甚是愧疚,於是乎連忙與老婆商議,訂個日子,要帶爸媽出國旅行。可惜老爸實在年老力衰,堅拒不去,於是乎就我和老婆與老媽三個飛韓國去了。
  朋友問我不怕是帶著矛盾去旅行嗎?這倒不用擔心,這兩個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相處得融洽非常,有時倒會冷落了我。
  濟州是個自由行非常方便的地方,租輛車來自駕,於島上來去自如,也省得老媽走太多路。住的地方是近西歸浦的郊區民宿平房,房子是一般的民居,屋內大概四五百呎空間,乾淨整齊,屋後有個種柑的花園,聽得見蟲鳴鳥叫,身處其中,感覺愜意。地方雖然僻靜了點,晚上附近燈火亦少,但只要出入駕駛小心,問題不大,想擺脫繁囂倒也不俗。可恨到達當日天氣不算好,天上烏雲密佈,雖沒下起雨來,卻掩藏了星蹤。
  老人家比較早睡,晚上我與老婆兩個在廳裡喝點小酒聊天,忽然間聽到從牆的另一邊傳來幾聲「咚、咚、咚」的敲牆聲,我有一剎那以為自己聽錯,抬頭卻見老婆一雙眼瞪得大大的,還附加一臉愕然,我就知道她心中所想,示意我到牆壁的另一端,亦即睡房去察看一下。
  我走到本應無人的睡房一看,果不其然,有一看來是個「阿朱媽」的朋友就在牆壁旁邊,下身模糊看不清,上身則看似穿著一件帶花長棉衫,前臂有袖套,感覺上是工作時穿的服飾,頭頂紮了個髮髻,臉上帶有笑容,不帶半分詭異,我也並不害怕。它看來也察覺到我看得見它,忽然向我微微彎身點頭,彷彿在打聲招呼,我心想難道是有朋自遠方來,所以出來相見嗎?我雖不怕它,卻怕難為了家人,遂不動聲色,也跟它微笑點頭,然後揚手示意它離開。老婆在外頭問我怎麼,我答她沒事,轉過頭朋友已消失不見。
  當我重回客廳,老婆一臉狐疑,我笑說沒事,心想反正朋友沒有惡意,也就罷了,大概是寄居於附近地方,平時少有人氣,當下好奇才過來看看。老婆又多問幾句,我解釋大概是木造的房子因早晚溫差太大而冷縮熱脹才發出聲響,雖然我明明是胡謅,但因為我說得認真,兼夾頭頭是道,她也不再深究。到得翌早,我自個在外走走,在附近發現一似已廢棄的柴房,裡頭有一影蹤閃過,瞥眼間似是昨晚那位朋友,我也不便打擾,遂沒有過去求證。
  老婆一向鮮有感應,後來或因疲累,或因風雨,害得身體有點不適,去到釜山當日,還要卧床休息。我見她辛苦,便打算與老媽在外頭買點什麼回來給她吃,好補充一下體力。豈料老婆說不,叫我與老媽出去走走吃飯,不要浪費難得的旅遊時光,待她好點,自會到樓下的Café吃點東西。我聽罷打了個突兀,我剛才與她回來時也有經過她口中的咖啡店,但該店根本沒有營業,而且烏燈黑火,但老婆堅稱見到有人在裡面吃東西,我當然覺得奇怪,但怕嚇著她,只好說或許是我看錯了。之後與老媽落樓,又經過那間咖啡店再確認一次,還問我老媽,得出一致結果,店無營業,黑漆漆的一個人都沒有。最後,我當然沒有將真相告訴她,免得她不適之餘還要受驚。


  到離開那天,才發現那咖啡店不只沒有營業,更甚的是已經結業,這反令我看出一點端倪,因好些處所只要荒廢了一段時間,也會因為人氣疏失,反而引來靈體聚集,加上該咖啡店位於大廈的後門角落位置,對面又有另一大廈作遮擋,陽光照射不到,終日烏燈黑火,成為聚陰之地,不足為奇。碰巧老婆身體不適,時運不佳,故有感應。
  猶幸旅程未受影響,總算順利完成,三口子度過了一個愉快假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