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阿達一向喜好奇幻之事,涉獵很廣,除靈界之外,亦有研究UFO、外星文明、陰謀論學說等等。早些時,開始跟隨一位網友修法,你不用懷疑自己的眼睛,你並無看錯,他的確是跟隨網友學法,學了一段日子,即有怪事發生。
  起初,阿達常常聽到耳畔傳來怪聲,聲音時遠時近,似在呼喚誰人,隱約中聽到一個名字,卻非阿達的名字,他亦因此不以為意。後來,呼叫聲越來越頻密,使他感到有些困擾,遂向那網上的師傅求教,那師傅說因修法已有小成,打通了接收靈界訊號的接收器,所以開始會聽到一些靈界訊息,既然呼喚的不是他,也不用擔心云云。
  又過了一段日子,阿達鎮日不安,感覺有什麼東西纏繞,時常疑神疑鬼,搞得自己形容枯槁,精神和脾氣亦差,經常倦睡。某天下午,阿達放假在家中補眠,朦朧間竟見窗外有一人頭從遠飛至,在窗外向他瞪視。開初阿達以為自己發夢,豈料連續幾次,那些飛頭不分晝夜飛至,每次也換了張臉,唯怒目不變,阿達本算大膽之人,也給嚇著,精神與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於是又求助於那網上師傅,豈料對方竟說不明所以,或許是怕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會受牽連,之後更音訊全無。
  阿達本來不知我也對靈異之事有點認識,是因為對另一朋友訴說時才知道,於是便找我商量,我也是一知半解,茫無頭緒,唯有轉告白師傅,問問狀況。當時在電話裡頭的白師傅沉默了片刻才說:「那個很可能與降頭有關,我也無能為力……」
  我心想:「白師傅不會見死不救吧!」
  白師傅又說:「我識得一個法師,會點神通,或者可以幫你的朋友,至於結果如何,當看緣份了。」
  法師本來身處台灣,正好過兩天到港出席一法會,似乎與阿達有一點緣份,經白師傅轉介,約定了在法會後的翌早相見。
  法師見著阿達,立時眉頭一皺,還未聽阿達說個所以然,已點出:「你有害過什麼人嗎?它們似乎要找你報復。」
  阿達立時嚇一大跳,問心不敢說自己是好人,但傷天害理的事也沒做過啊!以我認識的阿達為人率直,平時或許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但大奸大惡之事怕且做不出來,哪會惹得冤魂來尋仇?
  法師眼見阿達的反應,已知他所想,遂開解:「今世的果,未必來自今世的因。只要你願意,我可以讓你看看是否前世因。」


  阿達從未聞佛法,其實心底裡覺得若是前世作孽要來今世報,實在有點無辜,但刻下苦無辦法,也得一試,遂請法師幫忙。
  法師解釋要探索前世不是刻下能成之事,先留下一件法器予阿達傍身,並吩咐阿達齋戒半月再往台灣找他。
  阿達依吩咐辦好後往台灣去找法師,法師安排他於一靜室打坐,然後一同頌唸經文,唸到途中,法師以一手微按阿達頭頂,阿達只感一道暖流湧入,未幾竟似徐徐睡著,在半夢半醒來到一異度空間,見到一個南洋降頭師,阿達也解釋不來,卻一眼就看得出對方是前世的自己。
  原來阿達前世是個厲害的降頭師,用飛頭降害過不少人,那些人當時無力反撲,直待到現在才來尋仇。
  阿達先前覺得自己有點無辜,現在看到過去自己的所作所為,心情又有點複雜,不知該如何處理。
  法師挑通眼眉,告訴阿達:「因果報應,無可迴避,想要化劫,可積功德。你若為它們積點福德,化其戾氣,劫即可解。」
  後來阿達跟隨法師學佛,經常為從前所害之人唸經頌佛,很快就再沒受滋擾了。
  至於白師傅為何對降頭如此避忌,可惜我到今天還未問出個所以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