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收到朋友阿迪的紅色炸彈,要與拍拖近十年的女友阿紫拉埋天窗,當然可喜可賀,當時我還答應會出席婚禮並準備份量十足的禮金。詎料世事無常,幾個月後,阿紫不幸於一宗交通意外中喪生,婚禮變成了喪禮。
  當時的阿迪幾乎陷入崩潰邊緣,每日都以淚洗臉,最諷刺的是在意外發生幾天後,阿迪終收到電話說先前訂的結婚戒子和婚照油畫已準備好隨時可以拿取,阿迪有想過叫店家將東西棄掉,細想過後還是要了回來。睹物思人或會令人更傷心失落,但阿迪真的捨不得。
  喪禮那天我有到場,情景依舊記得,阿迪哭成淚人,跪在家屬席上幾乎連起身回禮的氣力也沒有。我起初看著覺得有點奇怪,雖說阿紫是他未過門的妻子,但始終未行婚禮,同在家屬席上披麻帶孝,好像有點於禮不合。後來才知道原來阿迪已答應阿紫的家人之後補辦冥婚,以了阿紫遺願,遂有此安排。
  解釋合理,但接下來我又興起另一疑問,以我所知阿迪沒有宗教信仰,一向不信鬼神,何以會搞出一場冥婚來?細想可能純粹想為阿紫做些什麼,又或人家早有交待諸如此類,加上事不關己,我就沒有問個明白。
  兩年之後,據聞他終於走出陰霾,再次投入戀愛的懷抱。一眾朋友都以為他展開人生新一頁,未幾又聽到他分手的消息,但男女間離離合合都是正常,本不值得出奇,奇就奇在他某天突然找我飲酒聊天。
  我初時以為他是受了情傷,想找人開解陪伴,也就一口答應,豈料在酒吧裡碰面後聽到他說的第一句是:「你是否有認識一些師傅?我撞鬼了……」
  我當時開眼不久,認識白師傅的時間還短,而且也尚未習慣,所以亦嚇了一跳,反問:「怎麼這樣?」
  阿迪嘆了口氣後才娓娓道來。原來他與新女友拍拖不久後就帶回家過夜,豈料當晚兩人睡得正酣之際,女友突然聽到廳裡傳來一陣腳步聲,她朦朧間醒過來竟見房門自動開了,門邊還站著一個女人,正正是已經去世了的阿紫。
  我雖然也認識阿紫,但也聽得寒毛直豎,又問:「之後呢?」
  女友嚇得幾乎魂飛魄散,還能喊出聲來已算大膽,阿迪被叫聲吵醒,本以為是女友發惡夢,正想安撫,卻驚見已來到床邊的阿紫,也是嚇個半死,說不出也不知該說什麼話來。


  「我死了兩年你就帶女人來我們的家,結婚時你不是說過只愛我一個嗎?」阿紫問。
  阿迪啞口無言,不知該說什麼。
  阿紫沉吟了一會,又說:「我明白的,就算你要與她一起,至少要帶她來我龕前打個招呼,先得我認同吧?」
  阿迪仍然作不了聲,只是點頭。未幾,阿紫就不見了,阿迪的女友連忙拿回自己的東西,啟程回家,阿迪思前想後,也不敢留低,遂與女友一同乘的士離開。
  「那你女友有和你去阿紫龕前拜祭嗎?」我無知地問。
  阿迪沒好氣地說:「她才懶得理我,過沒兩天就分手了。之後想找她也找不到。」
  「那也合理,但你找我也幫不上忙啊!不過話說回來,我倒沒想到你會答應冥婚一事。」我說。
  阿迪又嘆了口氣,頓了一頓才說:「那有辦法,買樓時首期是跟她爸借的,說好之後由我來供就好,豈料阿紫出了意外,她爸說只要我肯跟阿紫冥婚,那首期就不用我還……」
  怪不得,我知道阿紫家的確是有點錢的。
  「我想請教一下師傅該怎辦,難道我真的一生不娶嗎?」阿迪說。


  我儘管幫他問問,白師傅的回答卻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
  「誰叫你要做承諾?對象是鬼就可以說話不算嗎?」白師傅說得有理,不過也是口硬心軟,勸阿迪直接找阿紫談判為宜。
  於是阿迪就用問米的方法,請來阿紫試著談判。
  阿紫經問米婆口說,自己沒想拖住阿迪一世,只是還有三年才能投胎,難捨「丈夫」,並說只要阿迪願再等她三年,不但之後不再纏繞,這三年內還能助他平步青雲。
  阿迪心想自己才三十出頭,再等三年也無不可,專心事業亦非壞事,加上心中念起舊情,於是一口答應。
  後來阿迪真的全心投入工作,戒絕女色,生意真的越做越旺,如今三年早過,阿迪再次結識女友後也有帶到阿紫墳前拜祭,而阿紫亦未再出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