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不少網友問過有關動物靈體的事,其實我並不如大家所想的萬事通,最初與大家分享的也不過是自己的一點經歷,後來發展下去知得多了,又訴說一些,但絕非專家,更絕不懂什麼法術,最怕別人叫我幫忙捉邪捉鬼,我能保自己平安就已然安心了。
  其實所謂「陰陽眼」只是個統稱,以比喻來說,一般人是普通收音機的話,擁有「陰陽眼」的人或許就是部超級收音機,能接收到一些特別的頻道,而這些特別頻道有多少還是個未知數,也許各人不同,就因收音機的效能而已。在以前的文章就提過,我雖然能見到「朋友」,指的卻是一般的靈體,至於某些鬼神就超越了我的範圍,例如俗稱「牛頭馬面」的鬼差、神靈如土地公、人以外的靈體如貓狗的鬼魂等,我有時也能察知,但只知個大概,例如只看到一團黑影或黑霧般的形體,而且未能作出溝通,所以到底自己遇上了什麼,只能用個「猜」字。
  早前與舊朋友飯敍,聽朋友小志提起,正是懷疑遇上動物靈體的故事。
  小志與太太和小兒搬進了新居,搬進去時做足了拜四角等的儀式,住下來後一直相安無事,至少一家三口健健康康,並無不妥。唯一令他們覺得有點點奇怪的是,他們經常於晚上隱約聽到「踢踢踏踏」的聲音,以為是樓上養了小狗之類,在夜間奔跑,四隻爪子與地板觸碰的聲音,既然並不清脆吵耳,亦不頻密,影響不大,就沒深究下去。
  某個夜晚,兩夫婦於客廳看電視期間,忽然耳際響起一陣狗吠的聲音,兩人互望一眼,確認大家都能聽見,然而夜半三更,家無養狗,哪裡來的吠聲?難道又是來自樓上的家犬?說起來雖然一直聽到樓上狗隻的跑步聲,卻從未聽過牠吠,不過這下吠聲就似在耳畔響起,似遠還近,兩人都搞不清是發生何事。愕然之際,吠聲又再於耳際響起,感覺聲音直接傳進腦袋,彷彿在向兩人作出什麼警告或提醒,小志忽爾有點心緒不靈,遂走進房間看看本應熟睡的孩子,驚見本該熟睡的孩子竟然爬了起來,正想攀過睡床的欄杆,險些就要跌出床外,小志見狀大喝一聲小心,小孩倒有靈性,聽罷愕然仰頭,倒回床上,只是有一隻小腿因不慎卡於欄柵之間而扭到,痛得他嚎啕大哭起來。小志為確保孩子安全,遂連夜送他往急症室就診,幸而並無大礙。
  事後,小志夫妻二人都大感奇怪,某次問起樓下看更,才知道他單位的樓上樓下,附近左右皆無人飼養寵物,到底腳步聲和吠聲從何而來?為想弄個明白,便想請我到他們新居坐坐,後補的入伙禮就是要幫他們看個究竟,我對此是感到有點為難的,只好將文首的事都說一遍,能否幫上忙就一切隨緣。
  那天上到小志家,並無一種不和諧的感覺,因為通常我走入凶宅鬼屋都會有種違和感,心底會自然產生抗拒,但我卻能安然坐在小志家的客廳沙發上與他們聊天。飯後我們圍坐在餐桌上繼續閒聊,忘形之際忽然感覺到有些東西倚在我腳邊,我低頭一看,隱約見到一團黑霧狀的東西倚偎著我,感覺就是一頭在撒嬌的小狗,並無惡意。未幾,當我轉個姿勢來坐時,它就離開了我腳邊,向房間一方移動,這時小志突然說又聽到那腳步聲,還著我留意。腳步聲我倒沒聽到,不過我想我看到的東西,就是小志夫婦察覺到的存在。我將發現告訴小志夫婦,他們都表現冷靜,因為他們都同意我的看法,知道靈體並無惡意,甚至是頗有靈性,至少它曾提醒過兩人,免得小孩跌倒,儼如是這個家的守護靈。
  小志夫婦對這守護靈心存感激,問我該當如何,我也沒有主意,便問問白師傅意見。白師傅說資料太少,很難說實,不過他也曾遇過有人家寵物去世後,因不捨主人而留在家中不走的情況。後來,小志問起仲介的經紀,確認前屋主的確曾養有寵物,並在居住其間去世,小志冒昧致電前屋主,將情況告之,對方竟然聲淚俱下說著相信。原來前屋主在愛犬去世後有在家設靈,搬走前就屢有感應愛犬尚未離去,走時雖有帶走愛犬的骨灰及靈位,只是不知狗狗的靈魂仍留在屋內,守護屋中人。
  事後我再問起白師傅,他說如此情況,想帶走靈體的話要做些法事,至少也要拜個神,請土地公幫忙帶它離開,前往新居,不過最好還是超渡它,免它戀棧,早日投胎輪迴。因靈體雖無惡意,奈何人鬼殊途,長期相處,始終不好。而且在家供奉去世的寵物,也容易招惹遊魂野鬼,扮其寵物,騙取人心。其實只需作簡單葬禮,留張照片留念即可。
  我聽小志說之後特意邀前屋主來家作客,向愛犬作最後道別,之後它就再沒出現,或許已安心上路,重入輪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