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六十八 犬靈(二)》 馬菲   本來想說動物靈的,因很多朋友問我到底動物死後會否化作靈體,我當時的答案是肯定的。近來反覆回想,才發現自己一直也只見狗狗死後化作靈體,而且大都看不清模樣,只是一團黑影狀,是否犬靈我也單靠猜測,未敢肯定。至於其他動物,搜索枯腸,真無印象,貓奴朋友問我,我也愛漠能助,據聞貓能通靈,或者一旦離世,走也走得快點。  至於為什麼見到的總是犬靈,我想或許多少與狗隻的天性有關,牠們除了是寵物之外,也是人類的朋友,好些則背負著為人類看守家園的重任,至死不渝。  某次往北邊頂更,接報一宗有人意外跌傷的緊急救護服務,前往一偏僻的工場,由於路途轉折,一時考起司機,找了很久才到,因此印象頗深。  來到現場,四周骯髒混亂,殘破不堪,不知就裡的還以為是荒廢之地,後來才知道是廢鐵場或是回收廠之類的地方,仍在運作,只是日久失修而已。我才到不久,只覺那地方不只殘舊,還死氣沉沉,隱隱然讓人有種寒意,至少我就打了個寒顫,感覺混身不舒服。一般來說,無緣無故有這種感覺,都真是見鬼;未幾,果真見到幾團黑影出現,從地上竄出,似是俯伏在地,把我們三個救護員包圍起來。我稍微有點背脊發毛,想要流出冷汗來,單憑身體反應就能推測對方應該來意不善,至少不大歡迎我們。  同事誠誠卻似無感覺,吩咐那個大媽似的工場員工帶路。  我們入到簡陋如鐵皮堆砌起來的工場,見到一張倒下的鐵格梯子,還有一個不敢稍動半分卻不斷喊痛的大叔,單憑現場環境證供就可以推測到,他是從梯子上摔下來了。  「先生,你哪裡不適?」我猜他不是閃了腰,就是背。  「阿Sir,我剛才工作時從梯上摔了下來,現在稍動一下背脊也痛得不得了,你們快點送我去醫院吧!」  「有頸痛嗎?有覺得四肢麻痺嗎?」雖然我猜中了致傷過程還有部份傷勢,但有些問題還是得問清楚,因從高處跌下可大可小,傷了脊椎後患無窮,所以還是問清楚為妙。   「沒有,就是背痛,你們快點送我去醫院吧!」  我又輕捏他雙手,仔細問:「有感覺嗎?」  「我都說只是背痛而已,你們問這問那幹嘛?」大叔極不耐煩,或許也與他真箇吃痛有關。  話分兩頭,我也是工作所需,責任所在,由於我見鐵梯頗高,為安全計還是做足預防傷勢惡化的措施,吩咐同事拿來脊椎板,將傷者固定妥當為宜。同時間,我亦見到剛才門外的幾個黑影走進來,在我們身邊徘徊,不知打什麼主意。  由於固定過程比較繁複,沒耐性的大叔開始罵起來,都是些不愖入耳的說話,反正這樣的場面我也見得慣了,才懶得理他。只是司機阿誠並非易與之輩,沉不住氣回大叔一句:「你要是小心一點,就不會從梯上跌下來,也不用這般呱呱嘈了。」  大叔聽著光火,又罵:「我不知多小心,只是剛才像是忽然吹起一陣怪風還是什麼的,好似有東西撞到鐵梯,我才會失平衡跌下來,真是見鬼!」  這次他倒說得對,我正懷疑是身邊的靈體作祟,但來龍去脈卻一時難以說清,當務之急還是先送傷者往醫院去。  送院過後,回局途中,阿誠還在因大叔的惡劣態度而忿忿不平,我勸他別氣慘自己,徒傷心神。阿誠說難似我般看開,我說我倒非看得開,我以主觀判斷大叔也非什麼好人,只是覺得因果有報。我沒有說穿看到靈體於工場盤踞一事,看來大叔出院後也不會有什麼好運道。  過了一段日子,我碰巧在電視上看到一個有關虐待犬隻的新聞節目,說原來香港很多流浪狗也是來自地盤或工場棄養,理由很簡單,地盤在工程進行階段時養一些唐狗作看門口用,建築物落成後唐狗們無用武之地就被趕走。我還看到一個個案,正是偏遠工場易手,新主竟用熱水拂澆狗隻,狗隻被燙傷之外,還有因吃驚而衝出馬路被車撞得重傷的。我還道聽塗說有些人會扑死狗隻作食用,若真有其事,不被惡靈報復才怪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