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子喜愛瑜伽,除身體力行學瑜伽外,更曾遠赴印度修行,其間亦有參閱一些瑜伽經典,看一些瑜伽大師、甚至是於深山修練的高人的事蹟,啟發甚深,事後時時與我分享。  有一次與太太談及出體經驗,我告訴她我在學時也試過,起初以為自己發夢,但情景卻非常實在,我從自己的身體中浮起,直如靈魂出竅,看到房間裡的景物與現實一模一樣,我盯著自己看,容顏竟半點也不朦朧,反而是前所未有的高清,那並不是我一直以來從鏡像中看到的自己,而是一個別人眼中的我。好奇的我在屋中遊走了一會之後,便穿透牆壁,來到屋外,於屋外的廣大上空盤旋。那並非在天空翱翔的感覺所能比擬,而是彷彿身處於無重狀態中,卻能任意之所指,來去自如。  那是一段會讓人忘掉何謂「時間」的時光,整個體驗在不知不覺間完結,如夢似幻卻刻骨銘心。那是一次毫無先兆的出體經驗,之後曾經有幾次在酣睡與半醒間感到有種似實還虛的力量由腳底生起,流經全身想由天靈沖出,不知何解我卻心生懼意致全身繃緊,最終從睡夢中驚醒,從此未再試過出體,委實可惜。  談到自己的出體經驗,是誤打誤撞,就算被人質疑,我也無從證實,反正我自己是信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據說有好些修道學法的大師奇人,修行得領,參透竅門,習成出體之法,白師傅雖然博學多才,但並無出體之方,但他認識一位高人,能帶陽人暢遊地獄,說到靈魂出竅的事,聲影俱全,與我過去的經驗竟有幾分相似,進行過遊地獄的人描述的感覺亦多相似。  我深信出體的真實,除了因為親身試過外,亦因為親身見過。  那並不是進行遊地獄的法會現場,而是懷疑有人被困屋內生命有危險的肇事現場,警察、消防和救護三方人馬皆已到場,在門外等候。  門,敲過;門鐘,按過,久久無人回應。  據報屋內有一對男女,有吸毒和濫藥的前科,現在身處屋內,但卻未有接聽家人電話,亦沒有應門,怕在屋內發生危險。本來消防準備爆門入內,然而苦苦追尋終於找到的屋主表示大門價值不菲,不欲消防員將其爆開,遂答應會火速趕回來,不過由於他當時身處港島區,相信沒有半個小時也未及趕回。  本來人命關天,半點拖延不得,但警察與消防同事又經不同渠道收到情報,說肇事二人已不只一次嗑藥嗑翻天,家人擔心報警,救援人員到場後發現兩人藥力散去,回復正常後拒絕送院,眾人白走一趟。要知香港地,運毒藏毒雖然犯法,但吸毒並不犯法,加上亦無條例規管濫用救護車,消防救護服務又是免費,最重要的是並非該二人報警,想要說他們濫用警力也不行,真箇莫奈他何。  等待期間,因大堆人擠在肇事單位門外,奈何香港地寸金尺土,故人多侷促,既然未輪到救護上場,我便退回走廊處稍息。等了一會,發現不見司機阿強蹤影,望望隨員阿勇,他微微仰頭,以下巴示意我望向後樓梯位置,不言可知是往抽煙了。老實說,當時我也正有雅興,便推開防火門,甫開門已見煙霧彌漫,轉落半層樓,便見到三人圍著抽煙,分別是一名警員、一名消防員和一名救護員阿強。就在我打算加入之際,竟赫然見到轉角處多了道人影,就在阿強身後,一看就知是「朋友」,但見阿強毫無知覺,反正我的雅興已被打消,遂開聲示意:「阿強,抽完這根煙好立即回來了。」說罷轉身走人。  阿強回來後跟我說,剛才那位警察還在背後罵我囂張擺款,以為我在找阿強麻煩,但阿強明知當時的我也是煙民,經常於工作時跟他覓路尋隙一起抽煙,知我絕無可能會責備他,故不等那根煙燃燒殆盡,已急急腳從後跟來,才知道自己剛剛幾乎見鬼。  我們重回崗位,閒聊良久,終見屋主連拉帶跑的趕到,大門一開,救援人員魚貫而入,我緊跟在後,甫入屋又見剛才的那位「朋友」,飄也似的進入了離我們最遠的一間房,我直覺告訴我大概與肇事者有關,便高聲說:「可能在尾房。」其他人聽著大概以為我之前處理過這個個案,所以知道位置,也不奇怪,連忙入內查看,果見斗室內有一對男女,衣衫襤褸,狀若癡呆,彷彿魂遊太虛,竟未知大隊人馬到來。  一名警員想上前查看,我見狀立即喝止:「師傅小心,一看就知他們曾『上電 』,怕且附近會留有針筒。」  警員聽罷隨即後退,更拋出一條金科玉律:「那還是救護車師傅先替他們檢查。」  我們三人準備做足,倒無所謂,救護守則第一條,視察現場環境,真的被阿強發現有人用過的針筒,連忙小心檢起放進利器收集箱內。我則發現肇事者其中一人竟與我剛才見到的「朋友」一模一樣,嚇得我以為他已經仙遊,難道就像電影《門徙》中的張靜初般因吸食太多毒品而死,要在多天後才被發覺?  我伸手一探男子頸動脈,發現脈色仍雄渾有勁,立時呼過口緊張的空氣,其時隨員亦為女子檢查,發覺同樣並無大礙,只是被毒品所迷,一時神智不清。待藥力一過,兩人不單回復生氣,還趾高氣揚起來,除拒絕送院之外,還揶揄警員多管閒事。  事後想來,該男子或是借助了毒品之力,意外出體,真箇飄飄欲仙。事緣之後我做過一些有關出體的淺薄研究,才知道古時很多所謂巫師、法師、先知等都會透過獨有的藥物來達自能與神靈溝通的神奇境界,當中有不少還能借助藥物來達自出體,但用的多數是草藥植物,例如曼陀羅花或天狗菇之類的東西,並非吸食可卡因或冰毒等現代硬性毒品。我個人認為吸毒人士則只為享樂,並非刻意想借藥物達致出體的境界。不過這只是我當時因所見而作的猜測,並無亦不能求證,故我亦不建議任何人作嘗試,作為前救護員亦嚴斥吸毒行為,皆因沉淪毒海,永無翻身的例子我實在見得太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