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提過,認識小晶,是因為白師傅;其實除了小晶之外,還因白師傅而認識了不少奇人異士。
  與富哥有過幾面之緣,每次都是往探白師傅時遇上,聊過幾句,不算很熟,但他的事蹟倒聽過不少,當中最多的是白師傅以他為反面教材。
  富哥比我大幾年,自小已經有特別的靈感力,看不到但聽得到。聽說他小時候很遲才學懂說話,到讀書時成績很差,家人以為他天生魯鈍,後來才知道原來是他經常聽到很多雜訊所致。倖而富哥的家人早於某道堂認識白師傅,便請師傅幫忙,了解過富哥的情況,原來他聽到的雜音很零散,聽不清內容,卻很吵耳。當時白師傅幫富哥算過八字,知道富哥與自己有緣,便教他一些經文法咒,只要集中精神頌念,雜音自會變得清晰,並不吵耳,情況就似附近有閒人聊天一樣。若然仍覺滋擾的話,只要戴上白師傅所贈的法器,耳根立時清靜。
  富哥膽子本來就不小,加上只有聲音影響還不算大,有時聽到靈體的說話反而覺得頗有趣。到年紀漸長,他經常跑到白師傅那裡去問有關靈界的事,也有求過白師傅授他道法,但白師傅覺得他未定性,從未肯正式收他為徒,不過也有教曉他一點基本的法門,然後像提醒我般提醒他,不要胡亂涉足靈界之事。
  富哥當時少不更事,但答應白師傅的總算一直做到,直到某次他的一位好友出事求助,說是搬到新居後懷疑受「朋友」騷擾,怪事頻生,正自躊躇,知道富哥有點門道,希望他能幫忙想個法子。富哥第一時間想到要找白師傅幫忙,但知道白師傅一向非有緣人不幫,而且隨著年紀漸大也鮮有出手,於是就打算先去看個究竟,再見機行事。
  富哥甫步進朋友家便立即打了個寒顫,隨後耳際就開始傳來吵鬧聲,聽他說有點像收音機接收不良時的聲音。富哥知道這趟不是鬧著玩,立即合拾頌唸白師傅教他的法咒,然後細耳傾聽,終於都聽到那「朋友」說些什麼,只是沒想到竟然是在喊救命。
  富哥只聞其聲,不見其影,只好面向虛空處問:「到底發生什麼事?」
  一道只有富哥聽得見的聲音說:「幫我,帶我離開這裡。」
  富哥又問:「你為什麼會被困在這裡?」
  「幫我,帶我離開這裡。」


  「你要我帶你到什麼地方去嗎?」
  「帶我離開這裡。」
  富哥聽到對方不斷說要離開這裡,終忍不住問:「我要怎樣才可以帶你離開這裡?」
  「你只要答應幫我就行了。」
  富哥稍稍猶豫,先想起白師傅所說的話,但又想自己不單幫人,同時亦能幫鬼,加上一切出於好心,怕且沒有問題,最終一口答應。
  「朋友」真的乖乖跟富哥走了,一開始先要求富哥帶它去一處僻靜的地方,富哥以為它有什麼心願未了,要重遊舊地,豈料到達之後竟然聽到更多的聲音,然後又來多兩個朋友,同樣哀求富哥幫忙。富哥心想為鬼為到底,送佛送到西,竟傻得通統答應幫忙,只是幫忙燒衣上香都不知幾遍,朋友們仍舊不願離去。
  正常情況下,富哥應當去找白師傅解救才是,只是被那三個朋友纏著的日子裡,他變得極不願意前往白師傅那裡,本來逢初一十五也會到師傅處去上香茹素,最近一次竟然沒來,電話又聯絡不上,白師傅本就覺得有點奇怪,後來為富哥占了一卦,卦呈凶象,遂喚與富哥住得較近,同樣有到白師傅道堂的兩位朋友去請他過來。那兩位道兄幾乎連拉帶扯,扭盡六壬才把富哥帶到,豈料他甫進道堂即告暈倒。
  待富哥醒來,白師傅才向他解釋該是撞邪之故,不過道堂有神明守護,鬼魂通統迴避。
  白師傅問明前因後果,知道富哥出於一片好心,唯仍薄責他不自量力,然後又從人有人界、鬼有鬼道、人鬼殊途說起,直說到人尚不可信,何況是鬼,焉有與鬼做承諾之理云云。白師傅戲稱不知是否前世欠了富哥,又授靈符一道予他旁身,另傳幾個法咒給他自保,富哥之後聽聽話話,總算再沒受那三個靈體滋擾。
  事過境遷,白師傅說起此事,都勸人千萬別輕易答應靈界朋友的要求,否則很易惹禍上身,被它們操縱利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