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多了人認識及關心救護工作,除了電視廣告外,還有一些電視節目,或部門在外頭舉辦的展覽和活動,個人認為是件可喜的事。
  不少人問到有關救護工作的辛酸,除了繁重工作以外,就數當中的「厭惡」事。作為前線救援人員,血肉橫飛的驚嚇場面當然見過不少,怕血的自然不行。怕髒的也不行,因為傷病者失禁,屎淋尿瀨時皆有之。但要數最不為常人能接受的,我想非面對屍體莫屬。特別是一些「奇形怪狀」的,例如屍首斷裂或腐屍一類,膽小一點的怕且應付不來。先前不就出了一未食早餐的警察看見屍體而暈倒的新聞嗎?想來也並非奇事。
  某晚,夜半,在大埔道一交通黑點,發生了嚴重的交通意外,司機被拋車外,傷重不治。我到場後雖未如上回提到見到靈體或鬼差,但也立即宣判了司機的死亡,因我只見到他的身軀,頭顱卻不翼而飛。
  過往救護員是需要負責執屍的,並送去醫院或殮房,但時代進步,今非昔比,現下的救護員遇上明顯死亡的個案,則可以宣佈其死亡,之後離場,待仵作將之運走。這次雖然同樣是明顯死亡,但屍首不齊,又在公眾地方,總不能置之不理,結果就和警察消防齊齊夜半找頭去,希望還死者一個全屍。
  隨員入職不久,膽子不夠壯,未找到,只想到就已鐵青了臉,腳在抖。我著他待在原地,不過要他待在一副無頭屍身旁邊也不見得是好事吧!
  三方人馬,找了良久,苦無結果。正奇怪間,我忽見一男子向我走來,驚呼:「阿Sir,那邊有個人頭呀!」那人邊叫邊從我身旁走過,我驟然感到一陣陰風吹過,回頭一望已不見那人蹤影,當時還未有為意,還是工作行先,便往他指示的方向找去。未幾,果然在路邊一草叢尋回頭顱。
  我雖然生性大膽,也未至於敢徒手執起那頭顱,便用紅氈將它蓋好,才執起來,放回屍體處,豈料就在我臨走前,收回紅氈時一望,才赫然發現一張臉很眼熟,原來正是剛才衝向我的男子。大概是怕我們找不到,未能還他全屍,所以過來提醒吧!
  類似情況亦有同事試過。話說某次於沙田區一酒店內有人自殺,到達現場發現浴缸裡頭有一男子割脈自殺,本無特別之處,同事依樣處理,急救送院。豈料過了不久,控制中心又接到電話,電話中有一女子呼救,所報地址正是剛才酒店的同一房間,同事想追問詳情,卻屢問不果,女子一再呼救後已然掛線。雖然來路不明,也要查個究竟,最後竟真的在同一房間找到另一具隱藏起的屍體,赫然是一件雙屍命案。
  至於那最後的求救電話,最終也查證無果,到底是何方人鬼來電,就不得而知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