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之說,信則有不信則無,從沒想過要在此吹噓,導人迷信。怪事年年有,當中我們不能理解的,一般先訴諸科學,到解釋不了時,就只好訴諸鬼神了。
  某夜,收報一女生情緒失控,與同事趕赴現場。未入門口,經過走廊時我已感到四周陰氣濕重,到達現場,門一開我就知道所為何事。赫見屋中有一玄壇,壇上擺放了各式看似茅山術所用法寶,屋內放滿鬼神像,牆上亦貼有不少黃符,燈光頗為昏暗。屋內只有女生及她的祖母,祖母開過門後就立即去上香,我們還未問清情況,已聽到女生在屋中四圍奔走,我們想上前制止時,她卻停在我們面前,一邊轉圈,一邊驚呼狂叫:「我要殺了你!我要你死!」情緒不單失控,簡直瘋也似的。
  我本想問清那老人家到底發生什麼事,可是她只是對著神壇膜拜,口中唸唸有詞,對我們根本不瞅不睬。我雖察覺到有點古怪,但我自進屋開始已是遊目四顧,卻沒有見到任何惡鬼邪靈,一時也搞不清楚事情始末。既未弄清來龍去脈,我們與同來的警員也不敢輕舉妄動,只作密切戒備,怕她傷害自己或別人。
  突然,女生似失力般倒下,躺於地上不斷掙扎,及後手腳僵硬抽搐,頸面充血,牙關緊咬,口吐白沬,狀似腦癇症發作,亦即俗稱的「發羊吊」,情況嚴重。作為救護員,我與同僚們當然立即為她進行急救。我們先將她翻側讓白沫流出以免妨礙她呼吸,然後提供高濃度氧氣等等。五分鐘後,女生仍未有好轉,抽搐越發厲害,這情況並不常見,若繼續任由她抽搐下去,可能會對她造成危險。我當機立斷,決定為她注射藥物,希望令她的抽搐得以緩解或停止,老實說,當時我並無信心。我連忙吩咐同事幫忙進行注射藥物的程序,當一切準備就緒,門外卻忽然有人進來,並大聲喝停我們:「你們不要亂來!」
  我正想解釋,他卻置之不理,反對著女生喝罵:「你快出來!別再搞我妹妹!」來者原來是女生的哥哥。
  女生依舊抽搐,沒有反應,她哥哥又說:「是你迫我的。」說罷從牆上撕了道符,啐啐唸起咒語,復把符燒了後,又到玄壇取一大把香,衝向女生。
  我們當然不想讓他胡來,遂上前阻止,豈料他力大無窮,一把推開我們,將仍燒著的香炙到女生背上。說也奇怪,女生竟「喔」的喊了一聲,抽搐頓時停止。同僚嘖嘖稱奇間,只有我看到有一靈體從女生身上竄出,落荒而逃。
  後來聽她哥哥解釋,原來他向有修習茅山術,最近屢有鬼邪招惹,禍及家人云云。女生未幾即告轉醒,神智回復,表示並無大礙,亦忘卻了剛才發生何事,但為安全計,我還是將她送往醫院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