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威,你聽過阿超說的怪事嗎?」阿強問我。

  阿超是鄰區救護站的一位隊目,聽聞那邊最近怪事連連,我也略有所聞,只是未經證實。

  阿強見我沒反應,又繼續說:「最近他們走A77車時經常遇到怪事,聽說肥文就試過兩次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什麼也見不到,後來唸了些經文才告沒事。」

  「那也不代表什麼啊!」畢竟我和他們不同,而且作為一個對醫學有點認識的救護員,該明白到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有很多成因,不一定是遇上怪事,可以是黃斑病變。

  阿強活像個講故佬,繼續言之鑿鑿:「早幾天,有個司機,駕車在快速公路行駛,途中望後鏡時竟見到有個長髮女鬼貼在右邊車身,起初他還以為眼花,再望之時女鬼已爬上前,在窗外瞪著她,嚇得他幾乎魂飛魄散,還病了幾天,到現在還沒上班。」



  這類傳言,我多當作有趣故事一則,姑妄聽之,並沒放在心上。

  豈料幾日後,這件事終於牽連到我身上來。

  夜班,因人手調配關係,剛巧輪到我要到鄰區救護站「頂更」,更湊巧的是我被編排上傳說中的猛鬼救護車上。

  上半夜,亦即午夜十二時前還沒什麼異樣,但到了深夜一時許,「她」終於出現了。那時我剛在電話房吃過宵夜,打算回車上拿點東西,甫打開車門,就見到披頭散髮的她匍匐在地,姿態著實有點嚇人,有一瞬間我也想立即關門離去,後來又禁不住好奇,想看看她到底在做什麼。可惜,她只是一直伏在地上,看似在搜索些什麼,結果也看不出什麼端倪。

  到大概凌晨三時,我接到另一任務,當我上車時她已再沒伏在地上,改而坐在車尾梳化位置,不斷整理自己的頭髮。我身為救護車主管,也只好詐作視而不見,置之不理,先與同事工作去。



  未料到,行車途中,我忽然眼前一黑,正與先前阿強說的情況一樣,我回頭一看,原來她已爬到我身後,上半身高於我頭頂,將她那又黑又長的頭髮垂到我面前,令早見怪不怪的我也不禁打了個冷顫。其實我並不懼怕或討厭靈體,只是她這樣子著實影響到我工作。我正打算唸起師傅教我的經文,讓她暫時離開,但就在我要開口頌唸之際,她竟貼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頭髮…頭髮……」說罷就消失無蹤。

  後來我告之該局同僚,才終於查清來龍去脈。原來那救護車先前接載過一個患癌的妙齡女子,她生前很愛惜自己一把長髮,治療才剛開始,她就已接受不了脫髮令自己容顏漸衰,竟寧願在還是花容月貌之時了結自己性命,當時就是這輛救護車接送被搶救的她。

  我猜,大概那時她掉了好些頭髮在車上,所以死後都要回來找她那珍而重之的秀髮吧!之後,我建議同僚將整輛救護車來個大清洗,然後拜過關帝,她就再沒出現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