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說山,今回說水。
  俗語說「欺山莫欺水」,欺山者遇上山客木魅,固然可怕;欺水者遇上水鬼海妖,只怕也凶多吉少。
  水鬼,一般來說就是於水中枉死的冤魂,為找替死鬼而於水中害人;海怪,則指水猴子,是一種生於水中的精怪,半人半猴半魚,相傳會於岸邊淺灘處發出哀呼,讓人誤以為是小孩遇溺往救時趁機將人拖進水中,吸食其精血。
  每逢陰曆七月十四,老人輩總會勸說年輕的要信邪,勿去游泳,說鬼關大開,水鬼更加猖狂。的而且確,每年盂蘭前後,總聽到不少有關遇溺的新聞,令傳聞更加疑幻疑真。自我得了陰陽眼後,拯救遇溺者少說也有十次以上,卻僅見過水鬼一次而已。
  猶記得當日時近黃昏,我所當值的救護車要到新界東面的某間消防局頂更,途中接報緊急救護服務,說有人於海灣遇溺,知道事態緊急,遂吩咐司機加速驅車前往。由於路途遙遠,我們由是中途趕赴,到達時消防蛙人已將遇溺的少年拖上岸邊,正在進行心肺復甦法。
  讀者可能會問,不是說見到水鬼嗎?怎麼已經上了岸?
  當時我拉著抬床疾衝過去,卻被眼前景象嚇一大跳,全因消防員不單將遇溺的少年拖了上岸,還將水鬼也一同拖了上岸。那水鬼全身蒼白,看上去年紀不大,與少年差不多,只是「他」卻兇神惡煞般瞪著我,同時一隻手緊抓少年的小腿不放,彷彿在向我說:「他死定了,你別管閒事。」難道真的為了找替身而索命來?
  我有職責在身,當然不能不顧,遂暗地唸起六字真言,還刻意拉拉手袖,露出手腕上戴著那經師傅開光的珠鏈,水鬼轉眼不見,取而待之的竟見纏著少年小腿的是一段海草,解下來後發現皮膚上有紅腫,狀似抓痕,我當時無暇理會,救人要緊,便急急將少年送院。
  後來將這事告之白師傅,問是否真的是水鬼找替身?少年是否因被「鬼掹腳」而遇溺?
  白師傅說:「水鬼是有,但沒坊間流傳的多;找替身是假,殺人索命,徒添罪孽,又怎會早得輪迴投胎?你提到的海灣,我有點印像,據聞以前有少年在那裡失蹤,據報遇澀,卻久未尋回屍首,最後不了了之。因那裡位處偏遠,又無救生員當值,少人前往,不久便遭遺忘。我猜當年冤魂因屍首仍沉海底,無法輪迴,遂出下策希望拉人下水,博得重新搜索,甚或有人拋西瓜下海,讓其屍首重見天日。可惜此策陰損,就算真箇成功,也不見得就能投胎做人。」


  白師傅頓了一頓,先呷口茶,才續說:「你所見不假,『鬼掹腳』是真有其事,卻不如坊間說的多,幾乎將香港所有泳灘也說成有水鬼藏身、所有遇溺者也是被『鬼掹腳』,其實水鬼十分罕見,報章經常大肆報導遇溺者甚熟水性,哪會於淺灘遇溺?必是水鬼作祟,說得言之鑿鑿。說實在話,我常勸泳術越精的人越要小心,海中常有暗潮,若自恃泳術精湛,掉以輕心,很易中伏。」
  「那於泳池遇溺的又怎麼解釋呢?早陣子才有一個泳客在救生員的眼皮下溺斃,難道是鬼掩眼?」我問。
  「哼,你這是讀新聞,看一半不看一半。」白師傅先薄責我一句,才說:「我知道你說的那意外,其實那遇溺者當時的位置正好在救生員前下方,亦即腳底位置,坐在高台上的救生員因角度問題,視野是有盲點的,才沒有立即發現。」
  「其他救生員也發現不到嗎?」
  「救生員一直也有人手不足的問題,只能說那泳客運數不好,時辰剛到吧!」白師傅作了總結。
  順帶一提,白師傅說那什麼水猴子,他雖有聽聞過,但他和他的行家也從沒見過,叫我不要隨便道聽塗說云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