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我還未有陰陽眼,有段時間,大概半年左右,經常遇到一個病人,需要召喚緊急救護服務。
  那病人是個孕婦,每次也因著腳痛要救護車送院。一般來說,孕婦也會較多病痛,作悶作嘔、腳痛腳腫、抽筋等等,正常不過。但她才剛懷有身孕,肚子還未漲起時,身體的反應已甚為激烈,除食不下嚥,經常嘔吐大作外,最厲害的就要數她一邊腿異常地腫脹。
  「妳還在上班嗎?是要經常站立麼?」我問。
  「是在上班,但辦公室工作,不怎麼要站。」她說。
  「那麼,有什麼長期病嗎?有可能導致水腫啊!」我再問。
  「沒有啊!準備要懷孕前就先做好身體檢查了。」她說。
  我一時間也想不到因由,只以為自己識見不足,還是送她往醫院為先,希望醫生能幫得到她。
  一個月後,我又遇上她,同樣說是腳痛腳腫,連走步路都要靠手杖,丈夫勸她乾脆辭職算了,怕她操勞,倒不如多點時間養胎。只是,她的腳還是越發腫脹,已到了不尋常的地步。
  「妳有沒有問醫生到底怎麼了?」我問她。
  「醫生說很多孕婦也會腳腫,檢查過沒有發炎,胎兒也沒有異樣,要我坐著睡著都多點抬高腳,希望水腫改善。他有給我開些止痛藥,只是我怕對胎兒不好,忍得著、免得過都不吃。」她說時臉上既有哀戚,撫著肚皮時又一陣慈愛。


  「妳這是第一胎嗎?先前有試過這情況嗎?」我問她,因我知有些媽媽真的天生辛苦命,俗語說「佗B」佗得很吃力。
  她卻支吾以對。
  我當然看出了些端倪,又問:「是第一次懷孕嗎?」
  她起初不欲回答,到後來還是小聲說:「第二次了,之前試過流產。」
  我猶豫了片刻,不知應否繼續詢問下去,因為似乎已有點超出了作為一個救護員應問的範疇,而進入了「八卦」的區域。
  豈料,她卻自動投案,繼續說:「那時…那時我年紀少,還在讀書,沒辦法…沒辦法要,所以…所以……」意思顯然清楚,就是墮過胎。
  不過話分兩頭,從醫學角度來看,曾墮過胎可能導致難以懷孕、容易小產等問題,卻與腳腫關係不大。
  所以說,問題仍未解開。
  她又續說:「最近我經常做夢,夢中見到個小寶寶在哭,一直纏在我腳邊叫,問我為什麼不要他。他的叫聲很淒慘,甚至有點恐怖,我不只一次被嚇醒了,每次醒來腳也在抽筋。」她稍停一會,嘆了口氣,又說:「我真怕這個胎會佗不穩。」說時怕得淚眼盈盈。
  當時的我只能勸她放鬆一點,別太緊張,因為過份鬱結也會影響胎兒,然後就將她送院去了。


  在我與她再見前,我完成了激光矯視手術,然後,當我再次遇上她,我終於搞清楚她的腳之所以腫脹得恐怖,是所謂何事了。(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