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玩意,多稱碟仙,其實視媒介而家,碟以外,也有用銀(即硬幣)、蛋、筆等。
  玩法簡單,首先需要一個碟(銀仙則準備硬幣,以此類推),另需一張玩此遊戲專用的碟仙靈乩圖(一張寫滿字的紙,黃底紅字),在我還年輕時各大文具舖有售。沒有的話用報紙也成,總言之要是寫滿字的紙,好讓仙人賜示。其次,需要人,參與者每人伸出一根中指,再引血一滴,置於碟中,中指則交疊一起。其三,需於夜闌人靜時於森陰處,我從沒聽聞過有人光天化日在大街在這回事的。
  萬事俱備,誠心祈求,恭迎碟仙降臨。
  幾名初中生就是這樣出事。
  事發地點為香港一著名猛鬼地,是一荒廢校園,我們剛巧與警察們同步到場,只見幾名青年一臉慌張,向我們直奔而來,邊走邊叫:「在那邊,鬼上身啊!」若他們驚訝的反應是扮出來的話,我只能說他們每一個都有潛質成為演員亮相大銀幕。
  說老實話,我們一年也不知接多少這種個案,只是惡搞的多,我們也早已習慣,所以也沒什麼大反應,我們再一次問清發生何事和事發地點,有一名看來年紀稍長的青年自告奮勇,願意帶我們過去。
  來到事發現場,共有三男兩女,分別是被按於地上,正在驚呼狂叫的女生,以及將她壓住的三男一女。
  同行警員見狀行了一跳,連忙大聲喝止:「你們在幹什麼?快放開。」
  其中一個因用力按壓而累得滿頭大汗的男生說:「不行,我們一放手,她就會傷害自己。」
  警員不信,來到少女身邊,命令三人放手,打算逕自扶起少女,豈料少女年大無窮,發力掙脫了警員挽著她手臂的手,奮力衝向一邊牆壁,欲以頭撞牆。


  警員嚇得大叫一聲:「師傅幫手拿著她!」
  倖而我們三個就在不遠處,合三人之力,好不容易才制止少女。
  少女五呎不到,身型瘦削,哪來這般氣力和我們三人抗衡?難道真有怪力亂神?我試著凝目細看,卻始終看不見任何靈體,只穩穩然覺得少女雙眸散發著紫得近黑的兩鼓邪氣。
  我們這樣與少女膠著也不知辦法,只好喚剛才的警員和他的同僚來幫忙,我與隨員終能騰出雙手,推來抬床,再準備三角巾,將少女五花大綁於抬床之上。
  直至送到醫院,少女雖一直被我們綁穩而未能傷害自己,但沿途不住叫囂,又滿口粗言穢語,不斷對我們作出辱罵,又亂吐口水,不時發出獰笑之聲,乖戾可怕。然而,據陪同她送院的朋友說,少女平日斯文乖巧,從未聽其說任何粗言穢語云云。
  送院後,自是醫院的事,醫生護士怎樣處理我全然不知,但出於好奇,我還是撥了通電話,問白師傅到底發生何事。
  原來所謂碟仙,就是請仙,一般以八仙(以呂洞賓最多)為主,也有關帝、李白等傳說已成仙得道之人。只是請仙若不得其法,很易招惹孤魂野鬼,出現「易請難送」的情況,於是乎就似少女般「鬼上身」。其實此類牽涉靈界的玩意,絕不能肆意妄為,最好有懂術法之人在場主持,請威神護法(如二郎神),才可進行。沒有的話,也需有法器坐鎮,令孤魂野鬼不敢靠近。不過,師傅還是勸戒年青人少接觸此類玩意為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