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救護員,談及靈異之事,又怎少得醫院份兒?相信讀者也等這題目很久了。憤場、殯儀館、醫院等都是聚陰之地,故特別多靈異事發生,沒甚懸念,至於小弟親身經歷,今天就在此略說一二。
  話說某晚,才過十二時不久,不算太夜,接到一宗轉院服務,說某醫院護理病房有一長者氣促不適,雖轉送到急症室求診云云*。此等工作本無特別,反而感覺輕鬆,求之不得,到院後我吩咐司機在車等著,我與隨員則推著抬床進升降機大堂,準備上樓工作。
  日間多達八部升降機運作,晚間為環保減至兩部,我按下按鈕,其中一部本顯示在B2,即地牢的升降機開始上升,到顯示為”G”,亦即我們所處的升降機大堂時,升降機門打開,有一小穿著醫院病人服的小女孩站在升降機內左後方靠牆位置。我一看就知事有蹊蹺,隨員卻似無所覺,在前頭拉著抬床進內。
  我想既然只得我看見小女孩,這種情景我早就慣了,強行拉著抬床不進再等另一部升降機,反倒突兀,也就照樣進去。
  豈料隨員卻突然說:「妹妹,妳要到哪層?」
  什麼?原來他也看見那女孩嗎?我再看一下按鈕盤,果然沒有一層是亮著的,隨員以為女孩還未按樓層按鈕,故有此一問。我那時就想:「傑仔,你真的半點不覺事有古怪嗎?」
  「六樓。」女孩只短短說了兩字,聲音倒不陰沉,只是比較小聲,而且沒甚起伏。
  隨員傑仔幫女孩按了六樓,再按我們要前去的八樓。
  到達六樓兒童加護病房,升降機門一開,女孩便一溜煙般跑了出去,轉瞬不見,我待門關了才問:「你不覺得奇怪嗎?」
  傑仔初出茅廬,不識很多禁忌,反問我:「有什麼奇怪?」


  「剛才的女孩……你不覺得奇怪嗎?」我說。
  「我有看到她右手手腕上有病人手帶,該是這裡的病人,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現在差不多一時了,就算是病人也不可以四處走吧!何況是小女孩?還有,升降機剛才從B2上來,你不知道B2是什麼地方嗎?」
  「我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傑仔還反問我。
  「就是停屍間啊!半夜三更,誰會從那裡出來……」
  說到這個關節,傑仔才終究意會過來,開始煞白了臉,但我們有工作在身,那由得他膽戰心驚,也得先到八樓完成我們的工作。
  我本以為傑仔之後定必大病一場,最終卻沒事沒幹,或許是因為他本著良心做事,一心幫人,女孩也沒惡意,所以沒有不良影響吧!
 
  再說一個已有不少同事在醫院遇到的個案,就是說半夜送病人到院,準備將病人過床時,病人竟說:「旁邊的床有人,我怎移過去呢?」救護同事三人面面相覤,眼前明明是將吉床,那有人躺在上面?心底都明白是遇上朋友,面對如此情況,也只好匆匆將之推走,另找一張吉床,供病人轉床罷。
 


註解 * 本港並非所有醫院也有急症服務,若於沒有急症服務提供的醫院有病人身體不適雖轉送急症室,便雖召喚救護車將病人送院,此為之轉院服務。當中又分第一優先和第二優先接送兩種,詳情不在此敍。有興趣了解更多救護資訊的朋友可閱讀筆者所撰的<<生死營救>>系列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