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魂,見多了就慣;不過,也有不想見到的時候。
  有陰陽眼的事瞞得舊朋友,總瞞不過枕邊人,剛巧她極怕聽靈異有關的事,當初知道我能與靈界接觸時,還戲稱若不是已嫁給我,定然要與我分手。現下雖沒分手,卻也與我約法三章,要我發現什麼古靈精怪也別告訴她,反正她看不見,沒眼屎好乾淨盲。
  去年夏天,和她泰國旅行度假,問她不怕入住泰國的酒店嗎?猛鬼傳聞真的多得數之不盡。她倒會反唇相譏:「你不是說它們無所不在嗎?哪怕得這麼多?況且會見到它們的是你不是我。」豈料她卻一語成讖。
  早機飛泰,初到酒店,因是早上關係,房間總算光猛,我巡過一圈,總算沒有異樣,老婆卸下行囊,就嚷著要外出走走購物去。血拼一天,吃過晚飯,回到酒店已近九時,老婆說累,想來個泰式按摩,但又想先洗個澡,就吩咐我打電話替她找師傅上門按摩,因剛才在街上收到傳單,派的那個人還用廣東話說「好舒服」,反正價錢不貴,倒一試無妨。我撥通電話過去,最初有點雞同鴨講,後來對方找了個會廣東話的來接,問我是哪間酒店,我就如實告訴他酒店名,對方頓了頓又問房間號碼,我也不以為意,照答無誤,豈料對方立即說因太夜而拒絕服務。起初我覺得有點奇怪,如覺太夜一開始問那麼多幹嘛?但我望一下手機,已將近十時,說太晚也不為過,也就沒再深究,這時老婆又未洗好,我便躺在床上,假寐片刻。
  「老公,拿件衫給我。」老婆有令,莫敢不從,我坐起來準備從行李箱找衣服,還未站起卻已嚇一大跳。
  一紅衣女鬼正坐於梳妝檯前對鏡梳頭,鏡中當然無影。我雖見慣不怪,但這樣突如其來,還是有點雞皮疙瘩,既不知它從何而來,我本想無視,但它卻來個「驀然回首」,泛青的臉上有一對凸出的雙眼,嘴鼻流血,笑容則帶點邪氣,使我也忍不住別過臉去。然而這一不自然舉動,卻讓它知道了我察覺到它的存在。我盡量放鬆,動作自然,但它就是不放過我,在我面前擾嚷,刻意向我瞪眼,我硬著頭皮扮作若無其事,卻如背有芒刺。
  老婆見我面有難色,問我幹嘛,我答應過她為免破壞度假氣氛,絕口不提靈異之事,只好推說是累壞了和空調使我有點冷,她便叫我去洗個熱水澡。不知幸也不幸,女鬼全然不理會我老婆,只顧死跟著我,連我出浴也不放過,一直在旁欣賞。洗完澡,我從浴室出來,老婆已在床上呼呼大睡,我也想趁早入睡,便關燈上床,打算瞌眼不理。它卻真箇冤鬼纏身,竟厲聲對我說:「我就不信你看不到我!」彷佛因自己被無視而有點動氣。
  我繼續詐作不知,到半夜終再聽不到聲響,到早上醒來時就再不見其蹤。幸好第二天我們就要動身去別個地方,換間酒店,乘車期間向司機提起,他說很多本地人也知那間房的事,說是以前有個妓女應召到那房間,上門的時間剛巧是晚上十時許,完事後卻慘遭人勒斃,從此陰魂不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