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宣傳廣告常提到「要向毒品說不」,「毒品,不可一,不可再。」,另亦提到毒品的無數禍害,不單傷害自身,亦傷害身邊人,不知幾多大好家庭就因毒品而變得破碎。
  一如以往,我並非要在這說什麼大道理,而是這次的故事正好與毒品有關。
  毒品的禍害,我不在這一一數說,但其中一個非常致命的就是會令人產生幻覺。在產生幻覺的當兒,對吸毒者本身就已極之危險,輕則跌碰受傷,重則像年前的迷幻男子因幻覺而斬去自己的手掌。
  幻覺,還會漸漸令人分不清真假,搞不清應該相信什麼。
  一次任務,病人是個慣性吸毒人士,家人說他最近瘋得厲害,總是胡言亂語,有毒可吸時還靜一點,沒得吸時可瘋了,幾乎要將整間屋拆掉,並且整晚在家中走動,甚至搬運傢私,不覺疲倦般,沒完沒了,無論對家人還是鄰居也甚是滋擾。
  我們到場時,他剛上完電(即吸食毒品後)不久,還在迷糊狀態,我們能做的不多,問明前因後果,做了應做的護理後,本想稍等他回復清醒,就問他到醫院否,豈料他卻猛然一醒,開始進入他家人描述的狀態,只見他向前一片虛空不斷自說自話:「你還在啊?都叫你不要跟著我,你很煩啊!快走!快走!」
  我很肯定,他不是在跟我們這三個救護員說,但他的家人卻說:「阿偉,救護員是來幫你的,你最近精神不太好,還是到醫院走一趟吧!」
  阿偉說:「我不跟你們說,我是跟他說耶!快走,快走!」說時指著家中角落,那裡卻只得一個倒下了的木櫃。
  同事阿強見狀問我:「是那邊的『朋友』作祟嗎?」
  我搖搖頭,的確沒有發現。


  阿強聽罷鎮定不少,說:「喔!即是藥力之故啦!」
  最後雖有將他送院,但似乎都幫不了多少忙,因為沒過幾天,我又再見到他。
  不同的是,這次他對著說話的虛空,在我眼中不再是虛空一片,而是站了兩團朦朧黑霧般的暗影,一眼就能看穿是我之前提過的「鬼差」。
  他看來很怕見到「鬼差」,一直歇斯底里地大喊:「走開!別跟著我!走開!別拉著我!」等說話,後來甚至用大衣蒙著頭不斷走避,更一度想衝出屋外。後來被警員們制止了,就跪地痛哭,在場所有人,包括他的家人也只以為他瘋了。
  當晚,鬼差並未帶走他,看來是時辰未到,但我知道,死亡已離他不遠。俗語說:「半隻腳踏進了棺材」大概就是說這種情況。難怪他會見到鬼差,因為由他開始吸毒起,就已經踏進了鬼門關吧!
  幾天之後,這癮君子就死了,聽處理的同事說他大概是又受藥物影響,產生幻覺,以為自己被迫害,一直逃至天台,最後跳樓自殺。我猜,他大概是以為鬼差是什麼惡鬼一直追著他,卻沒想到迫自己至絕路的,卻是他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