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談過消防新丁因沒有經驗而慘遭靈體纏擾,其實我們工作上確有不少禁忌。
  記得又是某大廈單位傳出異味,但這次卻是隱隱然有陣燒焦的味道,起初怕有不明氣體洩漏,於是乎也進行了氣體測試,同時亦有拉喉戒備。
  幾經轉折,破門而入,屋內有一男一女,屋內門窗緊閉,地上有一盛有炭灰之火盤,估計是燒炭而亡。我立即查看兩人情況,唯俱失去生命表癥*,證實當場死亡。現階段只好交由警方處理,同場的消防隊長吩咐下屬先將窗戶打開,讓空氣流通。一名消防員走進睡房打開窗戶時留意到書桌上屬於女死者的一些照片,見其芳容正荗,遂嘆氣說:「這麼年輕貌美就死了,真可惜!」他這話一出,現場的一個總隊目立即喝止他:「喂!別在事發現場亂說話!」
  我也禁不住提醒:「接下來的查證工作交由警察負責,已沒我們的事。」的而且確,我們雖然是事發後第一批到達現場的工作人員,但事情到底該如何發生?有否內情?我們所知甚少,還有待查證。誰可惜?誰可憐?我們根本無從得知。若妄下判語,惹得當事「人」不滿,那就出事了。
  果然不出所料,當日那出言不遜的消防員,很快就迎來可怕的經歷,據聞還同時遭兩個靈體所纏擾。原來他當日一句「可惜」竟同時「觸動」了那個女死者和「觸怒」了另一男死者。話說這男女本是對情侶,因男方有第三者而情變,女方不動聲色下安眠藥到男的食物中,待其失去知覺後,再燒炭與之共赴黃泉。
  現下男的靈體就跟那消防員說自己無辜,死得冤枉,罵那女的死不足惜;女的靈體則說男的負心,問消防員既覺可惜,可會為她評理?兩者生前死後還是停不了激烈爭吵,晚晚纏著那消防員吵個不停。
  最後那消防員找人替兩者打齋和做法事,才再沒被糾纏,怕且他今次已買足教訓,以後也不敢再亂說話了。
 
註* 救護員要證實任何人已經死亡,都必須附合一定條件。例如屍體已出現屍斑屍僵、身首異處、腦漿外溢、屍體橫腰斷開、屍體已經燒焦或嚴重腐爛等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