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談到不同地域的人鬼也能溝通,對於人界與靈界之間的概念,有好些也顛覆著我們作為人的認知,當中有很多也值得我們深思。
  東方的怨靈會怕十字架嗎?西方的鬼魂又會怕符咒桃木劍嗎?
  有些人會認為人只能認知到作為人能認知的事並對該事作出反應,而鬼亦同理;即便,如有西方的鬼魂從不知符咒桃木劍為何物,他根本不會害怕,而此等法器對之於它亦會失效。
  沒多久,就有了一次驗證機會。
  話說有一女性朋友到埃及旅遊,甫回來便致電給我。
  「怎麼啦?到文明古國有大開眼界嗎?買了什麼手信給我呢?」我笑著問電話裡頭的她。
  她先是沉默片刻,才凝重地說:「我想你幫個忙。」原來她在埃及遇上靈異事件,想我替她引薦師傅驅邪作法。
  事緣她與另三個朋友一行四人到埃及旅遊,長達十日的旅程一直相安無事,直至最後兩晚才有怪事發生。話說她們共佔兩房,兩人一間,就在行程倒數的第二晚,朋友甲乙在房執拾東西,戰利品甚豐的兩人手信雜物等放滿一地,正在忙於整理,收進行李箱內。收拾得七七八八之際,甲赫然發現有一人面硬幣在地,卻並非市面流通貨幣,倒有點像什麼紀念品,就問乙是不是她的,然而乙卻說連見也沒見過,絕非屬於她的。兩人心裡都有點發毛,卻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將那泛著銅芒的硬幣放回地上。直到第二天兩人離開時,銅幣還是原封不動,留在地上。
  豈料翌日蒞臨別間酒店,兩人甫開房門,竟見米色的地氈上閃爍著詭異的銅芒,正正是先前留在酒店房裡的銅幣。兩人嚇得魂不附體,連房門也不敢入,立即走到丙丁的房間,將整件事說了一遍。四人決定屈就一點,齊齊睡在丙丁的房間,捱過最後一晚。
  翌晨,在四個人八隻眼之下,再三確認那銅幣仍留在那沒入住的房間地上,四人才終放心關門退房,乘飛機回港。


  回到香港,四人在等候機場巴士期間,乙突然感到有點肚餓,就問有沒有什麼吃的,剛巧甲用來裝零食的袋子還有些剩餘物資,便打算掏些零食出來一起享用。
  袋子一開,那神秘的硬幣竟就在裡頭。
  四個女生無不嚇得心驚膽顫,沒想到這個硬幣竟遠從埃及跟回來香港,卻又不敢隨便將之棄掉,於是只好找我請師傅出手相助。
  最後經師傅頌經施法,再將硬幣埋了之後,它就再沒出現。
  我禁不住好奇問師傅:「為什麼我們中土的咒術對埃及的靈體也能奏效?」
  師傅解釋:「簡單來說,靈體屬陰,換個現在很時興的說法是一種『負能量』,而符咒、經文、法器等則帶有『正能量』,能量並無邊界地域之分,只有正負抵消。」
  師傅還順帶一提,凡帶有面相人形的物件,如人臉硬幣、雕刻、洋娃娃等,都容易被靈體依附,旅行時在陌生地方應盡量謹慎選購,特別在一些偏遠荒涼之地,如一些祭祀不知名神鬼的小廟時更應小心。若攜帶著此類物品走進富含正氣的大廟或道堂,可能會出現混身不自在,甚或頭暈頭痛等症狀,需加留意;若無此等情況,則不用過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