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中午,忙得不可開交,一時開外還未午膳,回局途又被召喚到鄰區工作,說是有路人跌倒,面部受傷。
  來到現場,圍觀者眾,正感奇怪,為什麼普通一宗途人跌倒事件會引來如此多好事之徒,到我見到傷者,就立即明白過來。
  傷者滿臉是血,卻暗泛紫紅,不似新近跌傷,後來仔細檢查,越覺不妥。
  首先,傷者身體發出一陣腐屍般的惡臭,身邊竟還有無數蒼蠅縈繞飛徊;其次,他耳朵內竟滿是蟲卵,好些更已孵出蛆蟲,在他左臉上匍匐爬行;最恐怖的是有一條蟲從他嘴唇內部生出,在口邊吊著蠕動,不斷伸縮蜷曲……任我經驗如何豐富,見過多少大場面,一時間也覺得噁心,不願直視。隨員初出茅廬,直喊出來:「見鬼!」不過,他口中的「見鬼」只是形容詞,因我在附近根本見不到什麼靈體。
  當然,無論他是跌傷還是出什麼問題,我還是得向他提供協助,問他發生何事,明明血流披面,他卻一直推說沒事,根本不痛不癢,更拒絕被送院,我們屢勸不果,最後也只好收隊離場。
  一星期後,我從報上得知,有一男性屍體於下水道被發現,屍體已然開始腐爛發臭,附近爬滿蛆蟲,正正是當日的怪漢。報導提到怪漢風流,年前染上性病梅毒,導致妻離子散,眾叛親離,最終暴屍下水道。至於出現在他身上的恐怖作狀,據報章引專家意見,梅毒的其中一個病徵是身體出現無痛性的潰瘍,所以怪漢身體腐爛出血也似全無知覺,最後則因梅毒上腦而死云云。
  科學解釋雖則合理,我卻直覺當中隱有奇情,便繼續追看新聞報導,後來翻閱另一份報章,提到一件甚為邪門之事,說怪漢是中了「降頭」,說他病發前曾到東南亞旅遊尋歡,繪影繪聲,披露不少細節。
  後來我就此時求教白師傅,起初他說「降頭」之事大多陰損,本不願多提,後來奈不了我苦苦追問,才透露一二,說確有這個可能性。
  「降頭」是巫術的一種,有傳源於古代苗族的蠱術,後來輾轉傳到南洋一帶並流行起來。很多人一聽到降頭兩字都不寒而慄,當然是聽過不少有關降頭的恐怖傳聞,的而且確,降頭是一種極為陰損的術,不同地域的降頭術各有不同,系統極為複雜,暫不在此敍,但它們大都有同一個共通點,就是用來懲治對方、為了報仇雪恨,手法自然狠毒。
  白師傅說我遇到的這個怪漢很可能是中了「死降」,中此降者體內會孵出怪蟲,自七孔中爬出時內臟已被啃食得七七八八,肚破腸流,離死不遠,毒蟲上腦者更會狀若痴迷或癲狂。此降是以五種毒物磨粉為引,再加以符咒而成,中者混然不覺,快則過數月,慢則兩三年才告發作,知之已遲,中降者可說九死一生。


  說得降頭如此可怕,我當然連忙問師傅有否化解之法,師傅卻連番耍手擰頭,不肯正面回應,推說解鈴還須繫鈴人,只要做人正直,自不怕降頭來擾。後來經我旁敲側擊,終從師母處聽聞師父以前曾為人解降,自己卻也元氣大傷,自始不願多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