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班工作總是忙,外人多不明白,事緣救護車夜更編制比日更少一半,但召喚救護車的人卻不見減少,於是乎救護員夜夜忙碌,往往沒半點時間休息,轉戰至天亮。
  那夜我算是有點運道,不但有約兩小時休息,而且準時收工。到我在飯堂吃過早餐,再洗完澡,正要換衫離去時,與我同上晚班負責另一輛救護車的隊目阿昌才終於回局。我見他滿臉倦容,就問他:「怎麼啦?」
  阿昌:「昨晚倒霉透啦!不知什麼人在惡作劇,竟不斷胡亂報案,我們足足被耍了一晚,通宵達旦,半點休息時間也沒有。」
  我忙問怎麼回事,只聽阿昌娓娓道來:「最初報有人從高處跌下,到達現場卻沒有發現。後來又有報有人在街上嚎哭鬧事,又說有人不省人事暈倒街頭……話說回來,有人嚎哭鬧事要救護員到場幹嘛?」
  我聽畢雖替阿昌不值,連忙勸他快點洗個熱水澡,早些回家休息,心下也不至覺得奇怪,說到底我亦曾經遇過類似情況,卻是有人惡意虛報,還聰明得用電話亭報案,不輕易給拿著。
  碰巧隔天晚上我約了朋友在阿昌說的那個地方附近打冷宵夜,才不過兩小時,已先後見到有兩輛救護車經過,出於好奇,我就過去看看,豈料卻給我見著幾個只有我見到的黑影。
  大道一旁是馬路,另一邊則是一堵傾斜的石牆,牆上本應有幾棵大樹,卻不知什麼時候被砍去,只餘下幾個被切得平齊的樹腳,其中一個黑影正蹲在樹底道旁嚎哭。除此以外,我還見到另一黑影不斷想爬上斜坡,每每就要爬到斷樹處時就滑到地上,然後又重來一遍。最駭人的則是從石牆頂跳下的黑影,墮地後支離破碎,在地上悲鳴。
  我完全被眼前景象嚇了一跳,難道先前有人報警是因為夜深時將他們誤以為人?我當晚與友人擇路離開,隔天問白師傅知否到底怎麼回事。
  白師傅如是說:「你遇上的怕且是木魅。所謂木魅就是寄居在樹木上的鬼魂,多屬遊魂野鬼,能覓得古樹棲身,不致流離失所。樹木大都帶有靈性,有些成了精的更會庇蔭那些木魅,其實亦同時庇蔭附近的人。」
  我好奇:「那些什麼樹妖蕉精不是都會害人的嗎?為什麼反說會庇護兩道上的朋友?」


  白師傅:「你這誤解常見,是電影看多了之故。樹能成精,多為得道,有些則是有神靈等寄托,絕不會害人,反而會庇護別人,好些所謂的『風水樹』或『伯公樹』也屬此類。」
  我:「那現在算是『樹倒木魅散』嗎?」
  白師傅:「正是。幾棵古樹無端被斬,寄生神祗亦憤而離去。失去土地神,遊魂四散,特別在大陰日,嚇著途人也不足為奇。」
  我:「不砍也砍掉了,那現在該怎麼辦?」
  白師傅:「本來砍樹後該做場法事,好安撫四方,現在一切已遲,只好等年月過去,遊魂野鬼自會另覓去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