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提過有朋友新屋入伙,豈料相連天台滿是慘死狗狗的怨靈,有網友問最後結果如何,幸好做過法事之後,總算收拾了殘局,再沒聽過朋友說有怪事發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的而且確,香港人,投注一生心血精力也是為了那方寸之地,若不幸受到道上的朋友滋擾,真箇有夠煩惱。在新居碰上「朋友們」的原因有很多,最常見的原因正是先前篇章中也有提過的凶宅,這個不難理解,卻也較難化解,只能盡量避開,猶幸現在資訊科技發達,買入之前在網上查找清楚的話,中招的機會不高。
  那只要避過凶宅就沒事嗎?倒也未必。
  朋友阿輝搬到新居不久,怪事就接二連三地發生。
  某日,阿輝下班後如常回家,在梯間剛巧遇上住他樓下的陳太,阿輝初來報到,當然禮貌地打個招呼。
  陳太先是一笑,然後跟阿輝說:「早幾天和朋友玩得很晚嗎?」
  阿輝一頭霧水,不明所以,遂反問:「是說哪天呀?」
  陳太:「上星期六晚,我到三、四時還聽到走動和移動枱櫈的聲音,招呼朋友來看球賽嗎?」
  阿輝:「沒有啊!上星期我跟家人旅行去了。」
  陳太聽罷先是一怔,然後說有事做就走了。


  阿輝初時也不以為意,心想可能是陳太搞錯罷,豈料之後兩、三個月他的太太和一對子女都先後病倒,雖然只是感冒發燒之類的小病,卻是病情反覆,久久未癒。後來阿輝因事出差,怕老婆仔女乏人照顧,便安排他們回娘家暫住,不到三兩日,竟通統不藥而癒。至此,阿輝才覺事有蹊蹺。到出差回來,獨個回家休息,就在晚上睡得正酣之時,忽覺睡床似被大力搖憾了一下,立時從睡夢中驚醒,竟見有一人影站在床尾,形體若隱若現,阿輝立即意識到遇到那道上的朋友,嚇得霎時噤聲。
  阿輝與靈體對望了片刻後,聽到對方不滿地吼叫:「走,快點走!這裡是我的地方,你快點走!」一連重覆了幾次之才再消失得無影無蹤,阿輝瑟縮的身體始能移動,這才發現自己全身都被冷汗浸濕。
  好運的是阿輝這新居是租來的,到我知道這故事時他已遷出回老家暫住,只不過就蝕了死約期內的兩個月租金。這陣子他又在尋找新住處,故事說過,就來問我該注意些什麼。
  我當然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因先前也有朋友問過類似的問題,我當時請教過白師傅,才能拋拋書包,問阿輝:「你入伙時有拜四角嗎?」
  「當然有,雖然那裡是租的,但我也有依習俗拜過四角才入住的。」
  「方法正確嗎?」
  「我依足香燭舖的阿姨教路,拜四角之餘亦有拜中心,之後用黃紙寫得清清楚楚自己真金白銀租屋,再連同衣紙燒掉的。」
  我一聽方法果然正確,半桶水的我也不明所以,書包拋不成,最終都要問白師傅。
  白師傅解釋房子丟空太久,容易聚集陰靈,大部份是遊魂野鬼,想要鵲巢鳩占。拜四角簡單而言就是跟它們打個招呼,請它們離去,之後大都會相安無事。但要注意有些地方,例如一些唐樓的後座,陽光長年照射不到,陰暗處亦會惹靈體聚集,住進這類單位前除了要拜四角,更要拜走廊或後樓梯,漏掉的話就有可能會被一些漏網之魚滋擾了。
  阿輝所租的正是老年唐樓,走廊日曬不多,他搬進去時門前燈泡更是壞的,正合師傅所言,不到他不信邪,忙說幸而最終搬走了,下次喬遷也定要選間陽光充沛點的為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