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與網友聊起,筆者曾不止一次到黃大仙元清閣扶乩(扶鸞降乩),奇準無比,相信不少網友亦有耳聞。有網友私訊筆者,希望筆者略作介紹,其實元清閣非常出名,上網谷歌一下即可,不過筆者也在此略說幾句。
  提到黃大仙,很多人立即聯想起黃大仙地鐵站對出的嗇色園,其實黃大仙祠不止一間,位於九龍呈翔道的元清閣就是其中一間,想要扶乩的話,千萬別走錯到嗇色園去。元清閣的扶乩完全免費,可說是有緣人得之,程序簡單,取過扶乩用的紙填寫好所問之事,再到堂中參拜大仙,期間誠心默念所問之事,最後上香燒紙即成。降乩時間不定,可於桌上留下聯絡電話和姓名,好讓職員通知,不然就過一段時間回來看看有否乩文。讀者可能會奇怪,若不留隻字半句,只是過後來看,該如何識別哪張乩文是自己的呢?奇就奇在乩文中會顯現所屬之人的名字,如筆者所得之乩文的首兩句的第一個字就恰恰是我的名字,當時偕女友同去,她的乩文亦是一樣。有人說乩文空泛概括,筆者認為可能是提問的方式所致,其實只要問題仔細,中正核心,乩文亦會回答重點。就我本身,想轉職前亦有細問大仙意見,在得到答覆後才毅然辭職呢!至於有朋友說看不明乩文,其實乩文行文算是簡潔易懂,若真箇不明亦可拿給解籤人一看,求個明白。
  說起黃大仙,其實筆者也真箇跟祂有點不解之緣。話說筆者入職救護之前,恰恰就是在黃大仙嗇色園裡頭工作,就在大殿旁的辦公室裡當個小小文員。很多人奇怪寺廟裡哪裡來個辦公室?然而這是千真萬確,若有善信來捐款,需要收據的話,就當來辦公室處理。記得有個週日,臨收工之際,有一善信突然造訪,放下一百萬現金,稱要捐給嗇色園作贈醫送藥之用,原因是他曾得癌症,參拜大仙後得癒,回來還神云云。
  筆者當年在廟中聽過不少花邊新聞,正如大家所知,警察一向拜關公,據聞唯獨黃大仙警署是拜黃大仙,事緣警署猛鬼,遂除關公之外,再請大仙降臨幫忙震懾群邪後才告相安無事云云。這些都是筆者當年道聽塗說,各位不妨當故事聽聽就好。
  至於筆者,身處其中,亦有親身經歷。於嗇色園上班的文職職員,正常情況下也會在入黑前下班,但間中也會有夜走之時,例如要為大仙誕活動前做準備就需要加班。某晚,筆者人有三急,奈何辦公室竟不設洗手間,我得到另一命名為鳳鳴樓的建築物裡頭,先經過一個昏暗的禮堂和走廊才到洗手間。我一邊走,一邊吹著口哨,直至我進入了洗手間,走進其中一個廁格,關上門並反鎖好,到此刻我才停下沒再吹口哨。由於洗手間設計的關係,裡頭有沒有人我進來之時已能一目瞭然,之後,我竟聽到無人的洗手間內有口哨聲迴盪,而且持續了好幾秒。當時筆者仍是初生之犢,一時竟未覺古怪,還以為只是回音,遂不加理會,但當我解下褲鏈,準備小解之時,剛才被我反鎖的門竟自動打開,而我亦看到有一黑影於我頭頂橫空飛過,嚇得我魂飛魄散,仍未完事已經落荒而逃,只好到近出口處的公眾廁所解決。
  冷靜過後,又怕是自己疑神疑鬼,胡思亂想,遂回到辦公室也沒有張揚,只告誡自己以後勿去那邊便是。過了幾天,有一同事滿臉驚詫的來到辦公室,說在鳳鳴樓的洗手間聽到有吹笛之聲。有年資較深的同事說,在鳳鳴樓洗手間位置對上一層,是道長的辦公室,之前在那辦公室工作的已故道長,生前恰巧最愛於該處吹笛和吹口哨。我聽罷心頭涼了一截,難道我當日碰巧遇到的就是該位已故道長?後來事情甚囂塵上,高層人士認定同事撞鬼之說是無稽之談,而說成是道長身故後偶一回來探望同事,叫我們不要外傳或亂說。
  事過境遷,現在想來,或許我早就對那方面的事情有特別感應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