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夜收報一宗緊急救護服務,報稱有一男子於某唐二樓不省人事,據報年齡四十左右,其它資料不詳。由於不省人事可大可小,性命悠關我當然想要多點資料,遂控制中心追問情況,至少知道病人本身有沒有什麼疾病或者現場情況如何,好準備工具等。然而控制室師姐稱報案者鄉音濃重,聽不清楚,而且彷彿不願多談,只是不斷催促要救護車快點到場,似乎頗為緊張,勸我們做最好準備,作最壞打算。  我聽著覺得奇怪,立即從腦海中搜索,依稀記得所報地址是個三教九流之地,早有預感會遇上怪事,果不期然。來到現場,在樓下已經見到窗邊有閃爍的霓虹,原來是被稱為「一樓一」的色情場所。由於現場是唐樓,不能用抬床,我揹著藥囊一馬當先,走過一層樓梯,見轉角處有人站著,面牆背我,我怕他被撞到,便提他一句救護員辦事,麻煩借過,豈料拿著氧氣樽跟在我身後的隨員立時問我:「威哥,你在跟誰說話?」  喔,原來是道上的朋友。  「沒什麼,我自言自語而已。」我試圖解釋。  但隨員跟司機也知道我會「看」一事,都立時盡量靠向另一邊來通過。  轉過圜,來到二樓,鳳樓不只一伙,尋找期間看到不少露骨語句,因我們都是來做正事,看著也不尷尬。未幾,其中一道門打開,一名打扮性感的「姐姐仔」說:「阿蛇,這邊呀!」  我們連忙過去,發現單位內有一男子躺在地上,我們當然立刻替他檢查,其間剛才那位姐姐不斷重申:「不關我事的,都還未做,他就突然暈倒了,不關我事的……」  我右手一探他的頸動脈,仍強勁有力,再仔細檢查,並無大礙,且先為他戴上氧氣罩,暢通呼吸。  這時,姐姐問我:「他不會是馬上風吧?」  「妳剛才不是說還未開始嗎?那何來馬上風呢?到底剛才發生什麼事,妳慢慢說一遍。」我問。  「剛才我一脫下衣服,他就暈倒了。」姐姐答的簡單。  人事不省的原因有很多,但這病人的情況不算太差,昏迷指數未至於「三條一」(行內術語,指全無反應),就在我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處理時,他竟悠悠轉醒,我遂問他:「先生,我是消防處救護員,你怎麼啦?」  「這裡是哪?我在這幹什麼?」看來他比我更不清楚事情原委和事態發展。  我當然不可以直說他是在打算嫖妓時突然暈倒,只好說:「你知道剛才發生什麼事嗎?」  「不知道……我什麼都記不起……」他看來腦筋一片混沌。  就在此時,門鈴忽然響起,似乎是負責警員到場,姐姐滿不願意去開門,起來轉身之時恰巧被我見到她背上的紋身,正是泰國秘符一類的東西,如此一來,事情始末就有點眉目。  我曾聽白師傅提過,有些人縱情色慾,本身意志力已然薄弱,若湊巧時運低、身體狀態差、再加上流連一些陰氣重的邪地,很易被色鬼上身。色鬼上身後會憑藉該人身體發洩色慾,於是那人對色慾之事會越發沉迷,經常往尋花問柳,嚴重的更會犯起非禮強姦之事來,事後再問他們,他們亦茫無頭緒,只知被色慾沖昏頭腦,完全失去自制能力。雖說「色膽包天」,但色鬼則另當別論,看來剛才我在樓梯遇到那瑟縮於角落的色鬼,似乎看見姐姐背上刺符就立即嚇得落慌而逃。然而,以我所知那只是一道求財的刺符,至於是否也能辟邪就不得而知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