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怪譚 其之三十 賭鬼》 馬菲
 
  有網友問是不是在醫院殮房等地方最易見鬼,這樣推想不難理解,但有一個地方亦時有靈體出沒,就是賭場。有人會問,賭場如此光猛,而且這麼多人出入,還多數是男人,陽剛之氣那麼重,也會成為聚陰之地嗎?的而且確,一般遊魂野鬼,見到賭場也會避之則吉,賭門雖偏,但一樣會以風水佈局及隱藏的法器震邪,靈體一般不會主動接近。
  那末,鬼從何來?
  話說有次與太太到氹仔某大型酒店晚膳,餐廳就在賭場旁邊,用餐時一直相安無事,臨結帳前我先去個洗手間,地方不大,一眼見盡,就只我一個人在裡面而已。解手期間,耳畔忽然傳來一陣宛如鶯唱的歌聲,待我驀然回首,卻杳無人影,當然亦無鬼影。我一時之間也未能確認是否遇上那道上的朋友,雖然剛才歌聲清脆,但也不能排除是我聽錯,又或是從別的什麼地方傳來,加上都不過是歌聲而已,於是乎我也未加理會,照樣洗手離去。
  離開餐廳,由於久未有到賭場耍樂,於是便偕太太入內小賭一下,試試手氣。
  入到賭場,眼前景象使我興起一點不協調感,卻一時說不出個所以然。不知是我道行不夠還是判斷力不足,有時在我雙眼看來,真的人鬼難分,特別在賭場這類五光十色、人多如鯽的地方,真的花多眼亂,不似於夜半三更、荒山野嶺、鬼聲鬼氣,多能一眼看穿。
  由於久未到賭場耍樂,這才知道賭注起跳真的跳了不少,四周也是限注至少五百和一千的賭枱,自問心臟負荷不了,便決定再蹓躂一下,看看有沒有兩三百元起跳的賭枱。
  尋尋覓覓,終於看到不遠處有一張三百元起跳的賭枱,走過去之際忽然見到有一小孩從兩枱間衝出,向我這邊直奔而來,我反射性往旁一閃,內子見狀立即就問:「你幹嘛?見到”朋友”了嗎?」事緣我與內子行街時,偶爾遇上「它們」我也會反射性避開,久而久之內子看在眼內就知發生什麼事,事後都會責備我讓她知道,內心很不舒服。所以很多時我也會直撞過去,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會打個冷顫或混身一抖,幾秒後又回復正常。
  我怔了一怔,還未回答,內子已續說:「在賭場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有什麼怪力亂神之事也不足為奇,你是非玩兩手不可嗎?要不,不若早點走吧!酒店錢不便宜,早點回去享受下不好嗎?」這次反應倒是淡定。


  我倒不是非賭不可,又覺內子說得有幾分道理,便回身折返,就在我往出口的路上,我見到一個單看臉相就覺得其潦倒的男子正在玩百家樂的賭枱上苦戰,剛才我在繞圈子時已見他坐在那裡,輸了幾局,猜不到他仍在磨爛蓆。細看下才發現原來站在他身旁向他耳語的並非他的朋友,而是道上的「朋友」,膝蓋以下淡泊如透明。跟他對賭的由本來兩個人,到現在已有五六人,見他們高聲歡呼,似乎贏了不少錢,而男子則真真正正的鬼迷心竅,買十局閒輸十局卻仍然不顧一切的買下去。我雖閃過剎那的惻隱之心,但想起白師傅說過被鬼迷者除意智力薄弱外,大都心術不正,況且現場有能驅鬼之高人在場,我亦無能為力,便偕內子悄然離去。後來聽白師傅說十居其九是有人使五鬼運財或養鬼仔等法催財,施此等法術者想要勝過賭場是沒可能的了,只能於當場找些冤大頭,總言之大錢沒份兒,賺些偏財倒可以,不過這些法術始終陰損,易招報應云云。
  當晚回到酒店房,不得不讚嘆新落成的酒店房間美侖美奐,然而內子卻一直站在門外不敢內進,只聽她說:「雖然是新酒店,但你還是先檢查清楚吧!」直至我將整間房看一遍,告訴她「安全了」才敢入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