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漆黑的雨夜,西貢廢車場。

「十六分鐘零七秒。」我站在廢破爛舊的車堆上,凝望著遠處一死一活之人。

看來,是他。

特工編號7441,代號──白坯。



「佢剛才對你手下留情。」我說。

戴著已經破碎了一半的白坯面具的他,絲毫沒有流露出一種悔疚之色:「背叛組織,就預咗落得如此下場。」

我從廢車堆上跳了下來,任由雨水打在頭上,並一步一步走向白坯,這位即將成為我新拍檔的人。

「赤色嘅十字架……」白坯面具男望向步步走近的我:「估唔到組織會派「赤」嘅人嚟代替佢位置……報上特工編號。」

「編號6413,代號──赤時。」自出生以來,父母除了教我「媽媽」的稱呼之外,我第二句學的說話,就是「忠誠」。



「你用十六分鐘零七秒先完成任務。」我直視著白坯,按停戴在手上正在計時的電子錶。

「佢比想像中難纏……我已經收到組織指令,你即將會取代佢位置。」白坯沒理會我的說話,不帶一點情感地道出:「不過記住…我係你嘅監視者,如果你敢背叛組織,你下場都會一樣。」

「如果有一日我背叛嘅話,就請你毫不猶豫喺我頭上開一槍。」

「哼。」他低沉笑了一聲,拖著戰痕累累的身軀離開:「走吧,頭號特工好快就會趕到,到時你同我夾手都唔會係佢對手。」

頭號特工…



在白坯離開後,我走得更前低頭望著那個身材瘦長、西裝已經染滿血跡低著頭背靠著一輛廢車死去的少年一眼……即是剛才被我新拍檔殺死的特工。

「剛才同白坯戰鬥,你點解要手下留情。」我望住那副漸漸冰冷的身軀。

你就是組織最年輕的特工吧,為什麼妳死前還會淡然地微笑著。是因為不用再過這種每天不知生死,像條野狗般的生活,可以得到解脫嗎。

我轉身離開廢車場,一直遙望著遠方被大雨霧氣所掩蓋住的前方。

要我笑的答案,恐怕我一輩子也不會領悟得到。因為我們活著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就是虔誠聽命於組織。

特工,你們是這樣稱呼我們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