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轉校生

「十點三十四分。」在網吧門外,我望一望了手上的電子錶:「就等多一分鐘先行動。」

雖則是晚上,網吧卻還是傳出了數之不盡的男生呼喊聲與閃爍的燈光,簡直活像是一間小童版酒吧。

「嘰…嘰嘰……」我抽著的大型手提袋中,裡面的小動物已經禁不住興奮起來,彷彿預知一會兒自己將會得到自由一樣。

「睇嚟已經三十五分。」我戴上赤色的面具並握著大型手提袋推門進入網吧,站在收銀處的年輕老闆隨即招呼我。



「Hey!想……租幾個鐘電腦…?」老闆見到我戴著這副詭異的面具後,整個人變得啞然起來。

「借廁所用。」我直接走進廁所處,可是門卻給鎖住。

「唯有直接喺到放。」我蹲了下來拉開手黑色的手提袋,裡面的「小動物」隨即一窩蜂的跑出來。

本來還想著在廁所放的話,在網吧的人會多一點時間逃跑。

「嘰嘰嘰嘰嘰嘰嘰──!!!!!!!」那些「小動物」,就是我從外面買回來的小老鼠。



當那些小老鼠跑到出去人多之處後,人們也隨即回以驚慌的叫聲,只不過尖叫聲不是青少年便是還未變聲的小學生。

「哇呀呀呀呀呀!!!!」、「救命呀!有好多老鼠啊!!!」、「老闆!!哇!哇哇哇!!!!走呀!!!唔好擋住啊!」

正當眾人爭相逃跑時,唯獨那年輕的老闆反方向跑往老鼠出現的源頭處,然後一面驚憤的望住我,

「你…你做咩喺我鋪頭放老鼠呀!你……你唔好走啊!!!我要報警!」

我沒有理會他的說話,直接走上前捉住他的頭……然後一下推到去牆邊!



「啊!」

「砰。」他的頭重重地撞了一下子,整個人便暈倒在地。

「多事。」我瞧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他,然後走到去收銀處那裡翻查一下這部主電腦,因為通常CCTV都跟店主用的電腦連結在一起。

出去後,除了老鼠的叫聲之外,剛才還吵吵鬧鬧的網吧變得一個人都沒有。我也開始自己的工作,使用老闆的主電腦翻查哪一部電腦IP,是我在學校查到出帖者的IP位址相同,再借以查看當天那個時候,是什麼人用過那部電腦。

「係一個十三、四歲嘅細路……」我凝視住CCTV錄下的畫面。

他使用電腦的時間附合了發帖的時候,而且也是在第十四號電腦那裡上傳了討論區那段標題,與查出來的電腦IP相同。

為了多一重驗證,我走到去十四號電腦那裡翻尋瀏覽記錄,果然是有上瀏覽過我校的討論區。

下一步,就是要找出這少年。



任務完成。

在離開網吧之前,我先把CCTV一切影到的事情,包括我走進店子的畫面都一一清除。然而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候,卻給我聽到了廁所打開的門聲,一個梳著All-back髮的少年戰戰兢兢地站在馬桶上震顫。

他……不就是學校那個不良份子,李振飛?原來剛才鎖著門在裡面如廁的人是他啊。

「痴…痴線嫁!去個廁所…一出嚟突然咁多老鼠嘅…!」李振飛驚喊著。

「嘖,原來佢怕老鼠。」我默笑一聲,便打算轉身推門離開,卻沒想到他叫住了我……

「喂!救我呀!!你唔係諗住就咁走呀……」李振飛向我喊道。

「老鼠係我放,所以請你收聲。」說完這一句後,我便雙手插在衣袋離開網吧。



到我出到去的時候,他畏懼的慘叫聲能隱約地聽得到。

就當作是,你平時要我出外幫你買飯的小懲罰吧。

對方是個小男孩嗎。

還是,事情並沒有想像般簡單。



是誰!?

我猛地回頭看去……

一個人也沒有…



是錯覺嗎。

到第二天上學的時候,老師為我們介紹了一位新來的轉校生,是一位高挑的女生。只是讀中五的一位少女就能擁有這般模特的身高和臉蛋,不管先天還是後天因素也十分優良吧。

齊肩的中短髮,為她帶來幾分知性。而雪白的鵝蛋色皮膚,則與烏黑濃密的清新秀髮作成相比,擁有清秀童稚的臉孔之外,亦能從她雙眸之中隱約地感受到一股自信,可謂秀外慧中。

「大家好,我叫張立青。」她自我介紹道。

介紹完畢後,不少男同學的臉上也馬上呆然,目不轉睛的望著新來的轉校生,猶如見到天上的神女一樣。

「班男仔真係……」盧頌晴不屑地望著班上正在「含春」的男生。

「好,等我睇下先……」班主任橫視著班中的眾人:「好少見女仔咁高,你就一於坐個一邊啦!阿莫悔身後,佢依個仔最信得過……」



「哇哇哇!阿Sir你咩意思先!」昨天那個怕老鼠的膽小鬼李振飛有點不滿:「人哋立青咁靚女,睇落又善良,當然要坐我隔離啦~!?咁先可以感染我依啲壞學生嫁嘛!」

「李振飛同學!過咗食早餐嘅時間啦,你快啲吞埋自己口入面嘅熱狗佢!!」班主任反罵道。

「嘖…」李振飛嗤之以鼻。

盧頌晴凝望住我一陣子,然後嘆了一口氣:「好彩…」

「好彩啲…咩?」我問。

「好彩你唔識望靚女,天生對女仔有免疫……如果唔係…你應同依班友一樣……我最不屑就係同色狼坐埋一齊~」她說。

「哈…」我摸一摸後頸,笑道:「小晴你係咪讚緊我?」

「邊鬼個讚你啊!我間接話你唔係男人呀~」

是嗎。

「莫悔同學!」班主任叫道。

「係…!」我立即站起身微微一躬。

「以後新同學,立青有啲咩困難記住要幫人啦喎?」

「知道…!」我用力地點頭。

「好,各位同學掀開數學書第一百零六頁。」

因為有新來的同學關係,我遵例都要調查一下她的資料與背景。這間學校在我入讀之前,這裡所有學生的資料早已給我一覽無遺,沒有例外。

「張立青…」趁著中午時份,我到了圖書館查看她的個人資料。

看起來沒什麼特別。

正當我關上電腦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就合好遇上了她……張立青。

「咳…」我裝作見到她便慌張得馬上嚇得退後幾步撞上了電腦桌。

「哈…你有冇事?」張立青問。

「冇…」我擺出一副鎮定的樣子。

「仇莫悔……個名幾霸氣。」她說。

「係……」我繼續裝作尷尬的樣子。

「我第一次上嚟圖書館,咁啱見到你所以行過嚟睇下。」

「喔……你…你有咩唔明可以問我架…!阿Sir叫我……做…架嘛…」我裝作一副口啞啞。

「咁…」張立青優雅地揚起嘴角,問:「有冇依間學校嘅生存指南?」

於是乎,整個中午我就與她在圖書館的書櫃旁訴說著這間學校的生存指南。

「嗱…同級有個惡霸要小心啲嘅,佢係讀F班,外號叫大王……佢打人好恐怖架……聽聞佢仲迫咗同班嘅所有男仔要加入籃球隊添。」都已經跟她說了差不多數十分鐘。

「咁…你有冇參加課外活動架?」她問。

「冇啊…」我摸一摸後頸,難為情地說:「我咁蠢……唔好拖累人喇…」

她又自傲地笑了一笑:「你真係一無所長?」

「呃……又唔係嘅,至少我識玩塔羅牌占卜仲有美甲同化妝…平時會睇下《叛逆歲月》咁…」

「原來你內心都係個女仔嚟嘅?」張立青說。

我尷尬地淺笑,摸一摸後頸。

「好啦,唔阻你。」張立青離開之前摸了一摸我的後頸領袖:「你每逢尷尬就會摸一下?真係好笑。」

不知為何,她在短短幾分鐘給了我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

還是…

「哇,阿悔咁快俾人收做兵嘅!?」與此同時,平日絕不會上來圖書館的一群校園八婆通通都上來了。

這些校園八婆大概每間學校也有,是由高、矮、肥、瘦、醜組成的女子團體。她們最喜愛說校園是非,特別是校園裡風雲人物的愛情史。

一群無事生事,蠢材。

「蠢材!」一個胖胖的矮東瓜八婆拍一拍我的頭:「你要下馬威啊嘛,同新嚟個嗰女仔講嘢一啲霸氣都無!你咪就係咁所以俾人收做兵囉!」

悲劇的是,因為隱藏身份需要,加我真的是精通化妝、美甲與占卜之技,所以我與她們有著友好的感情。

「咪咁啦~人哋阿悔唔係男仔嚟架嘛。」另一個瘦如柴,黑如炭的少女笑道。

「哈…哈哈……」我尷尬地摸一摸後頸。

就在我還在沉著於演技之中時,手機的一下震蕩,裡面的訊息令我笑容與雙眼低沉回來。

「赤曲:Red eyes pub,1030。」

曾經,特工界除了「背叛者」的傳說之外,還有著另一個傳聞……就是存在著專門暗殺特工而成立的小組。

那是由特工部頭目組成的特別暗殺小組,成員是特工中最頂級的精英。

要知道,雖則每個在外面執行任務的特工也有一個「監測者」監視住他們的一舉一動,但是對於實力過於強大的特工來說,「監測者」也只是個殺不殺也無所謂的角色。

而早前只略為提及過一下的香港二號特工──殺凌竹,與我叔父三號特工──仇孤容也是專門暗殺特工的特工。

這是為了什麼?在某些情況下,有特工會因為長期接觸外界生活,而忘記自己的任務,或是想試圖擺脫特工的身份束縛而把「監測者」殺害並逃跑。面對這種情況,組織的專殺特工小隊便會出動。

第二種情況就是當某位特工完成了極為重要機密的任務後,為了防止往後洩露風聲,或被敵方嚴刑迫供吐出資料,所以在必要的時候,特工需要自行了結生命以確保事情100%的機密性。

雖則成為特工之前我們就被訓練成無情感的機械,但人類的本性就是私心。所以你能想像得到某些特工不會想自己死得那麼早而且突然,因此他們會違抗命令,接著便反抗與逃跑。

對於這種情況,特工部組織也是會派出專殺特工組織去應付。

而我…

也曾經是這麼的一員。

專殺特工小隊,「赤」四人組──赤時。

剛才那個叫「赤曲」的男人,也是小隊成員之一。雖然小隊沒有領袖機制,但我和隊員們都已經把這個恐怖的男人當作是小隊隊長。

既然他約我晚上十點半到「Red eyes」酒吧集合,那就表示他有什麼要跟我說吧。

「喂喂!」在我回到班課之後,那個李振飛突然擋住我去路:「悔悔,你想去邊啊?」

「李…振飛……?有嘢想我幫……幫你買…?」嘖,又要在這個連老鼠也害怕的膽小鬼面裝作驚恐。

「唔係啊!我收到線報,話新嚟個位女仔……阿立青佢摸你條頸喎!你條頸係咪嫌命長呀!」李振飛一手抽起我的衣領。

「咁…都唔……關我事…」

「咩話!如果唔係你生到青靚白淨又呆下傻下咁…扮哂可愛……你估學校真係有咁多女仔會埋你身咩!!?佢哋寧願同你依種只係識扮軟弱埋女仔身嘅男仔玩,都唔同我依種All-back陽光型男玩!你自己講!有冇天理!!!」李振飛一口氣吐出一直以來對我的不滿。

「對…對…唔住…」

「睇你個死樣,連一個女仔都保護唔到喇!萬一遇到惡霸咁點啊,要佢哋保護你呀!?同你講啊,你依啲扮懦弱嘅小男人我遲早會揭穿你!揭穿你至少一定有喺屋企打過飛機!對住張床一邊幻想同學校所有女同學做愛一邊磨住張床!!!!!!!」似乎是他自己這樣做,多過是我這麼做。

李振飛放下我後,我便假裝鬆了一口氣,回到位子坐下。往後的課節沒什麼特別,我待一放學的鐘聲響起後就回到家中作些梳洗,到夜晚再到赤曲所約我的酒吧裡待著。

守時是我原則之一,天生我對時間數字這回事就是特別敏感。

Red Eyes是位於銅鑼灣的一家地下酒吧。昏暗的燈光,配上了八十年代的藍調老歌,令這裡充斥住一股幽幽的秘感,讓人有如置身於面紗之中。

我去到酒吧的高檯上,先向酒保點了一杯牛奶,然後就坐著這裡一直等待他們的來臨。

為了更融入自己角色,所以在這種場所我也只是穿著一件短袖的糖果粉色T-shirt、湖綠色的長袖毛衣,陪合自己在學校的傻呆形象……這種格格不入的感覺不太好受。

「喂,八婆!」突然,酒吧的最右的位子裡,有一個男人狠狠地捉緊住一位年輕少女的手:「俾咗錢你嫁喎!唔陪多我一陣!?」

「我冇話會俾你抽水喎……!」少女驚喊道。

嘖,又是金錢糾紛。

「先生,太大力會整傷依位女士玉白般嘅手腕。」這把聲音是……

「喂!你又邊位呀,關你咩事呀!!!」那男人向那位助義者輕力推了一下。

我回頭一瞧情況,被推的那人是個修長的美男子。充滿光澤的棕色的頭髮,穿上了酒紅色的英國紳士吊戴衣服,外加一件外米白內赤紅色的長袖大褸披在肩上。

再者修身的黑長褲、英國紳士皮鞋及戴上了一雙黑色的手套,自信且不羈的神色,就像告訴了眾人他只是一匹野馬,無法捕捉得到他──赤曲。

一個…

唯一會令我生起畏懼之意的男人。

「我只係路過。」赤曲微笑。

還好,他還懂得微笑的話應該不會弄出人命來。於是乎我把頭轉回自己眼前的牛奶,繼續沿著飲管吸吮。

「路過都咁多聲……氣…啊!!!!!」一下骨骼斷裂的聲音。

「小時,等咗我好耐?」赤曲溫雅的聲音,出乎意料的快現身於我身後。

走過來的話…至少也要用上七秒啊……

我按停手腕上的電子錶:「我自己都係早到十五分鐘,估唔到你真係十點三十分準時嚟。」

「當然。」赤曲的嘴唇弧角相當完美,似乎隨時都帶著笑容。

「叫我嚟有咩事?我依家任務係潛伏梗喺一間學校。」我說。

「等埋小牙再同你講。」他手上的一枚赤光閃閃的十字架戒指顯示著非凡貴氣,整個人都帶著天生高貴不凡的氣息……

每次跟他坐在一起真的好像被比下去一樣,而且這傢伙總是愛用「小」的字頭來稱呼我們。

不久,一個頭髮充滿著叛逆個性、帶點微棕紅色的美少年一步一步走到來我們桌前。他的髮蔭足以把他的左眼掩蓋住,而他左邊的耳朵則掛著一個赤紅色的十字架,加上一身紅黑合襯的衣著配搭,令人感覺上就是魔鬼派來的邪惡使者……而這個人就是赤牙。

「好耐無見…!」赤牙神氣間還是充滿淘氣的感覺。

「咁我開始。」赤曲打算開始講解叫我們來所謂何事。

「等陣…!赤瞳喺邊?」赤牙問。

「佢身受重傷,而依一個,正係我召集你哋原因。」赤曲說。

「一個月之前,特工部組織派小瞳執行追殺叛變特工任務……結果最後俾人發現佢有多處槍傷,一直暈迷至今。」赤曲喝了一口純紅色的飲料:「而追殺目標,正正係特工界傳說,頭號特工──背叛者。」

「…點會?聽情報網講,到目前為止都未有人搵到頭號特工藏身處。」赤牙說。

「無錯。」赤曲默然一笑,凝望著杯中的酒精飲料:「所以小瞳俾咗一個好好嘅提示我哋,頭號風工係存在。」

「洗唔洗我追蹤下頭號特工下落?我可以隨時接手依個任務……」赤牙說。

「就先交俾你,小牙。」赤曲望住我:「小時,你自己都要小心,你有任務在身。」

「係…不過如果依項任務完成,我會幫手捉捕頭號特工。」我說。

消失了一段日子的頭號特工,終於要出現了嗎。

這晚過後,我為了盡快尋出是誰在學校討論區發出「學校存在著特工」那標題的人,所以幾乎放學後的每一天都會到網吧外頭等候著CCTV中錄影到的那個小孩出現。

但可能因為上次「鼠疫」的問題,使這間網吧前來的顧客已經非常之小,幾乎快要結業一樣,最後苦等了一個星期目標還是沒有出現,所以我就暫且放棄一下。

在學校方面,我的社交圈子還是如以往一樣。每天在堂上午睡、中午替李振飛等人買午餐、放學便回家。

直到大概半個星期後的一個中午,傳呼機……震動了。

原本正在熟睡中的我還以為只是幻覺,但當震動越來越強烈時,我的心情就猶如傳呼機一樣震動。

組織……終於有任務給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