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傲」家族

李嘉誠遇襲後癱瘓這一件事,在這一個星期內不斷廣傳著。而蜘蛛小子也被赤曲禁錮了一個星期多,因為放便赤曲他向特工部回報蜘蛛小子已經畏罪潛逃,成為叛變特工。

今天,我又要餵他吃飯,這是一件很辛苦的苦差,因為我每次一走進到去禁錮他的病床位置後,他便說過不停……

「大哥!你嚟喇!?一個禮拜啦……我家人好掛住我嫁!!俾我返去喇!我唔係真嘅蜘蛛啊,我唔適合俾你哋養嫁!!!」他又再喊道。

我把蘋果直接塞到他嘴內,好讓他不會繼續說話。然後再把水樽開蓋直接倒在他的臉上,這是為了防止他會出奇不意地用牙齒咬我一下。



「你真係多說話……」我說。

「大哥!!!餓多係知恥呢家!」被塞著蘋果的他說話不清不楚的。

「禁錮遊戲已經玩完。」突然間,赤曲開門走了進來望住蜘蛛小子:「之後就到逃亡遊戲。」

「你隻眼入面俾我裝咗晶片,只要你對特工部講錯一句嘢,你就會腦漿四起。」赤曲緩步走到蜘蛛小子面前:「當然,你可能會用手寫講俾人聽,不過唔緊要,世上冇人會聽你解釋……因為你只係一個新入行嘅特工。」

蜘蛛小子的眼神看來就是,不敢相信世界真的會有這種人。



「蜘蛛,你『自由』。」赤曲快速地取出一張金屬製的卡牌把綁著他的索帶都斬斷,然後溫柔地微笑像個侍應一樣伸出一隻手,歡送蜘蛛小子起床離去。

「…」蜘蛛小子似乎有口難言、神情凝重,不過最後還是在我們面前離去。

「佢會去邊?」在他離開後,我問。

「可能會被叛變特工追殺致死,又或者可能會真係躲到天荒地老,總之佢人生已經有一半時間準備要用嚟逃亡。」赤曲答。

「佢倖存嘅機活率有幾高?」



「34.8%,因為追殺佢嘅特工至少高佢幾班。」說畢,赤曲便回到自己房間準備下一次行動的計劃。

原本我是想著這段日子也是會在復仇之中,沒有一絲給自己喘氣的機會。但是赤曲在夜上卻意外地叫我一起出去吃晚飯,順便當作慶功。

我就說吃飯是沒有問題,不過我可能會被人識破,因為始終也是一名叛變特工。想不到的是赤曲從房間裡翻找了一些東西,出到來之後拋了給我。

我一接過後才發現是一個長長的假髮、化妝品、粉底與女性化的衣裝……

「我要扮女人…?」我有點愕然。

「唔想俾人識穿嘅唯一方法。」赤曲笑道。

「好吧…」無奈之下,我只好開始為自己喬裝。

其實在這之中,基本上我只懂得戴上長幼的假髮,而香水、化妝品與粉底的那些都是由赤曲為我化上。至於那些女性化衣裝都只是一件長袖的白色襯衫配以黑白格條七分褲和一件純黑色的大褸,鞋子則隨便穿隻黑白格調的便鞋就算。



我望著鏡中的自己時也有點驚訝,因為一來我本生就是個外貌有點女性化的男生,所以我那次潛伏在學校才用那個形象去待人。

現在經過喬裝後,我幾乎已經變了個女人一樣……

不過還是擺脫不了要戴眼罩的命運啊。

這一晚,赤曲就駕著另一輛英國紳士轎車到半島酒店的Felix餐廳,餐廳的落地大玻璃外面的景色十分怡人,除了香港島、九龍半島及維多利亞港的醉人景色,還能觀看整個維港的星空,令人有浪漫陶醉的感覺。

「先生,少姐,請問係咪兩位?」在門外接待的侍應禮貌地問道。

「兩位。」赤曲回答。

「好嘅,先生少姐請跟我嚟。」侍應說話的音量不昂也不沉,似乎這也是一門學問。



最後,侍應帶了我們到落地玻璃窗前的一個二人位子坐下。沿途去位子坐下之前,我橫視著餐廳的眾人一眼,在這裡吃飯的幾乎都是穿西裝,不然就是跟赤曲衣著一樣這般有點古式與現代結合的英倫味道。

「決定好餐點之後可以叫我。」侍應禮貌地點頭後,便轉身離去。

「隨便叫。」赤曲的微笑就似是跟月亮招手一樣,那麼美麗動人。

跟著他去吃飯真是有些少壓力……

「你幫我揀一樣啦。」我說。

赤曲點頭,然後便舉起手點餐,似乎心中早已決定餐點。

「先生,請問想要啲咩?」侍應問。

「要一份香草烤羊排套餐,八成熟。」赤曲望著我續說道,溫和一笑:「依位小姐…就俾一份凱撒沙律套餐佢,記得走蝦。」



「嗯,好嘅。」侍應寫下餐點後,繼續問:「咁請問餐飲方面?」

「一枝1937年,雷姆沙特白葡萄酒就夠。」看赤曲對答如流,應該是這裡的常客吧……

「好,我依家就去準備。」侍應不慢不急的轉身離開。

「唔?」赤曲凝望住我雙眼:「緊張?」

「當…當然緊張喇……我俾特工部追捕緊架喎…!」我低聲說道。

「就好好享用依一餐,放鬆。」

「但係你都唔洗叫份走蝦嘅凱撒沙律俾我啊…!?」沒有肉怎會回復到力氣…!?



「又叫我幫你點埋。」赤曲輕笑著:「一陣幫你補點一份焗薯蓉田螺。」

「咁就差唔多…」

在等待餐點到來的期間,有一行四人進來餐廳坐下了四人位子的餐檯。不過奇怪在那領頭進來、大概二十七、八歲、相貌清秀的男人往我們這邊望了一陣子,然後站起來走向我們……

是被識穿了嗎…!?

我下意識把手搭到在餐刀上,赤曲見到我這般的神色後往一旁的玻璃窗一看反射的畫面,然後輕輕搭住了我的手背。

那奇怪的男人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說,

「赤曲。」

「咁得閒嚟依到食飯?零。」赤曲向他微笑道。

「當然,我要同家族討論就快開始嘅新任務內容同細節。」那個相貌清秀表情卻木訥得很,叫作「零」的男人答。

「嗯?」赤曲繼續保持微笑。

「你哋『赤小隊』門下仲四處逃亡緊嘅喪家犬,特工部已經決定交由俾我哋負責。」零指的人是我嗎……

赤曲低沉一笑,反問:「倒不如你哋『傲』先解決自己門下嘅喪家犬?竟然可以任由自己家族嘅成員去做職業殺人犯,聽聞已經追捕咗幾年?落網未。」

零似乎被赤曲說中了某些事情,本來毫無表情的臉孔中,眼神之間浮露了一絲動搖的情緒。

「我哋自然會解決。」零繼續保持那把沒有感情的聲線,說:「亦都請你繼續唔好插手依件事。」

說罷,零便轉身離開回到自己該屬的位子上。

「赤曲…佢係…」我問。

「特工界聲名顯赫嘅家族──『傲』。」赤曲繼續說:「家族成員都有血緣關係,全部都係菁英份子……你剛才見到嘅人叫零,係『傲』家族第七代繼承人。」

「咁後生就做家族繼承人……統領成個家族?」我跟他也差不過十歲吧…

「小時,我哋同佢哋唔同。」說著,赤曲便望向他們那邊:「佢哋自小就被家族培育出要成為特工,所以天生就擁有卓越嘅殺人能力同天才級頭腦智慧……係一班難應付嘅人。」

「原來特工界仲有啲咁嘅趣事……」原本以為特工只是跟電影一樣,是政府的私人執法機構。

「我唯一捉住可以應付佢哋嘅把柄,都只係一件佢哋家族嘅醜聞。」赤曲倒了一點剛送來的白葡萄酒到我杯子上。

「佢哋家族嘅醜聞…?」我把白葡萄酒放到嘴邊一嚐,原本以為跟市面上買到的葡萄汁差不多味道,料不知白葡萄酒的味道酸得我面貌馬上也扭曲了。

「你應該仲記得,你同我哋赤小隊相遇之前……曾經追捕過一對連環殺人犯兄弟。」

「記得…依個任務係特工部交俾我……」我回憶著:「個兩條友個名好似叫霍…同雷?」

「無錯,就係佢兩個。」赤曲似乎很懂得品嚐白葡萄酒的酸果,一邊細喝一邊說:「霍同雷原本都係『傲』家族嘅成員之一,即係零其中嘅兩位細佬。」

「唔怪得知…」我回想起當日被他們用演技騙過,並差點死在他們手上的畫面。

「至於點解佢兩要逃離『傲』家族,轉去做連續殺人犯,即係……職業殺手。」赤曲放下酒杯,凝視住杯中酒的顏色與波動:「就不得而知。」

「不過既然零一直唔想我插手依件事,我諗答案…」赤曲輕淺一笑:「得佢自己先知。」

「睇嚟你同佢其實都有啲交情。」我淺笑著。

「點頭之交。」

不久,我們就一同享用已經送來的餐點,本來全場一直也很平靜,只有細小的交談聲,但正當我們吃到一半的時候,最遠的桌子那邊卻吵吵鬧鬧的,跟這裡的優雅莊嚴環境完全格格不入,不知道還以為是什麼國內土豪來了吃飯。

「阿仔啊!你返嚟屋企啦!!?」一位上了年紀、看上大概五、六十歲的西裝老伯正勸著他身旁的兒子。

赤曲沉默一笑:「總裁又喺到教仔。」

「總裁…?」我往那邊看去。

「個位老闆係依間半島酒店總裁,小時,你要擴展一下自己人際網絡,到你有需要時候至少有人會幫。」

「唔…」我點著頭,往那兩父繼續望去……他的兒子果然有特權可以穿著校服進來吃晚飯。

咦…這套校服…

吓!?

那…那個總裁的兒子……不就是…李振飛嗎?!

「老豆呀…你好撚煩啊,我要返自然會好似今咁返嚟架喇。」李振飛不耐煩地一邊咬著新鮮的熱狗一邊說。

「點解有名校唔讀死都要讀個間啫…?老豆集團未來成盤生意交俾你架。」這麼暫時一看,他的父親也算得上是慈父。

「一日未溝到個間中學嘅七大女神之一,我一日都唔會放棄嫁!!老豆你放棄啦~唔通返屋企對住班工人同老母咩!」李振飛說。

「咁…至少一星期返嚟一次啊!?」他的父親哀求道。

「唉…唔好講咁多啦死老嘢,借住一、兩皮嚟洗下先,我將軍澳個邊今個月仲未交房租。」李振飛不留情面地說。

「小時,你識佢?」想不到赤曲一眼便看穿我了。

「識…以前喺學校做潛在特工嘅時候嘅同班同學。」我答。

赤曲聽我這麼說後走到我身後,把自己原來戴著的棕白色冬日圍巾脫下並為我掛上了在頸子上。

「咁樣,佢應該咁易認。」赤曲坐回到自己位子上。

這麼尷尬的場面,不知道的人還真的以為跟赤曲來吃飯的我是個女生。不過喬裝技術似乎出奇地好,一路上都沒有人用疑惑的目光望住我。

在我們用餐過後,侍應就送來了一小杯雪白的雪糕給我們:「嚟自北海道純天然谷殼餵治嘅奶牛所取得嘅牛奶,再將佢製成軟滑香濃嘅一杯北海道軟雪糕,請兩位享用。」

侍應恭敬地退下後,我就放了一口到自己嘴上,那香軟幼滑的質素真的是非同凡響,而且雪糕不甜不膩,奶味半淡半濃,完全做到合妙之處……

「我終於明白點解赤瞳咁鐘意食雪糕……」望著這杯北海道雪糕,我呆滯了。

吃過這般精緻的晚餐後,我滿足地把背部靠到椅背上,閉上雙眼一邊休息,一邊聽著餐廳播著的古典樂。

「小時,走嘍?」大概二十分鐘後,赤曲說道。

「係。」

赤曲付帳過後,我便跟隨在他身後離開,為了不吸引別人的注目,只好一直裝作是個沒自信的女生低著頭、並雙手搭一起的走路。

料不知,在經過「傲」家族那一桌的時候,那個叫零的人突然叫住了我們。

「曲。」零叫停了赤曲。

「嗯?」赤曲在他身邊停了下來,但繼續保持望著前方。

「除咗解決你隻赤小隊嘅喪家犬之外,其實我哋『傲』家族仲接到特工部一個任務,或者關乎到你哋赤小隊嘅事。」零說。

是赤牙…與赤瞳的事嗎。

「願聞其詳。」赤曲答。

「收到情報,最近有特工連環被人殘忍殺害或者進行非人性血腥折磨。」零抬頭望了我一眼,再望回到碟子上的食物續說道:「雖然行兇者同目的都不明,但幾乎都有一個特點……就係凡事接受咗追捕頭號特工任務嘅特工,都會受害…而且無一幸免。」

「我有兩位隊員好不幸。」赤曲說:「你有頭緒?」

「未有。」零答:「所以基於事件嚴重性,我暫時唔會處理你門下嘅喪家犬……」

接下來他的這一句,令我心寒得結了冰一樣…

「不過……」零把目光放到我身上直視著,那毫無感情的眼神有種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如果下次再遇到,我就會直接落手。」

「六年前嘅人情,一筆勾消。」赤曲微笑道:「再見,零先生。」

零沒作任何回應,只伸手去把鹽樽倒了一點到羊架上,然後繼續切著來吃。兩人之間的氣牆,彷如形成他們相識多年在沉穩著的一股情緒,就像他們年少時曾經發生過一些足以改變他們一生的事。

那強烈不安且不穩定的感覺,彷如一條隨時會引爆的導火線……

而赤曲那微笑;零的主動問好,也只是像雙方為了抑壓著內心強烈危險的情緒,而偽裝的一個虛假表面。

在離開飯店去到等待升降機的走廊時,我才真正地鬆了一口氣:「原來佢一早發現我……」

「唔出奇,好歹佢都係『傲』家族第七代繼承者。」赤曲說。

「我去個廁所先。」跟赤曲交代完後,我便走到去廁所那邊準備走入男廁。

就在開門的一剎那,門自動打開了,裡面有個人碰巧走出來,是李振飛。

「…」我們啞口無言地互望,雙方都愣住了。

「小…小姐……個邊…先係女廁…」雙方沉默良久,李振飛終於先出聲。

「…」我點一點頭當作回應,因為一出聲不免被他發現我是男兒身。

我在女廁出來後回到走廊等升降機的位置,只見除了等待著我的赤曲之外,還多了一個走來走去,似是十分苦惱的李振飛。

他在望見我後更立即低下了頭,彷如男生見到自己暗戀的人一樣……媽的。

「叮──」合好,此時升降機已經到來了。

正當我想走進去的時候,李振飛突然搭住我膊頭:「小姐……你…成日嚟……依到食飯架!?」

我望著赤曲,他沒有給我任合反應或是提示,似乎想要我自己應付這種情況……

「唔…」我搖頭。

「哦…」李振飛慢慢鬆手。

「仔啊!去廁所去咁耐嘅!?你又想走呀?俾老豆見多你一陣喇!!」走廊突然傳出了酒店總裁的聲音。

「死啦,係個死老野!」李振飛立即走進升降機內並按下關門制。

「等埋呀!!!」總裁大喊道。

「老豆,遲啲電聯啦!」李振飛在關門之前向外面大喊道。

就在門被關的一剎那,赤曲卻按下開門制。

「呼…嗄……嗄……」有點胖又有點老的總裁好不容易跑了進來入面,再望一望開門的人:「咦…係你啊赤先生…唔該哂…!」

「唔洗客氣。」赤曲一如既往,掛出微笑。

「你個衰仔…老豆想見多你一陣…你竟然借完錢就借尿遁……」總裁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李振飛望了一望我,再望向自己父親,然後哈哈笑道:「哈哈哈!老…老豆!其實我已經準備好繼承你依間酒店同你旗下所有公司嫁喇!!!」

「咁點解你唔好好哋返屋企,搵間名校讀書…要走去啲……」酒店總裁問。

「因為…」李振飛突然裝作一副認真的樣子,望著升降機玻璃窗外的境色:「我唔想做一個靠父幹嘅人,我想體驗一下民間疾苦……我想靠自己實力。」

「咁你俾返個二萬蚊支票老豆先……」總裁說。

「唔得…!我要嚟依筆錢幫有需要嘅人嫁!你唔好亂嚟呀!!」李振飛立即掩住自己胸口的衣袋及褲袋。

「唔好意思…赤先生,佢係我個仔……」李總裁客氣地笑了一笑:「可以叫佢振飛。」

赤曲突然搭住我膊頭:「我個妹,今日帶佢嚟食飯,佢叫Angel。」

「哦…!」李總裁呵呵一笑:「好有氣質啊!」

「令尊嘅兒子都唔差,有住救世濟民嘅目標同遠大嘅志向。」赤曲微笑道。

「佢啊…呵呵,佢乜都唔識架,不過最鐘意吹牛,呵呵。」李總裁笑起上來時真的有點趣緻。

「哈…」李振飛一邊尷尬地笑,另一邊則在偷看著我。

因為情況實在太尷尬的關係,所以我也只一直低頭裝作害羞就算了。如果我身上有降落傘的話,我恨不得馬上打破玻璃窗跳出去逃走……

「赤先生啊,佢係你爸爸依間酒店經常嘅熟客嚟嫁!」李總裁搭住兒子的膊頭,說:「第時你繼承家業,要繼續好好招呼赤先生啊!」

「係嘅老豆……」李振飛臉紅耳赤地答。

赤曲也繼續陪笑著。

「哇,第一次見佢唔出聲…你係咪鐘意咗人哋赤先生個妹Angel小姐啊?呵呵,赤先生唔好介意呀,呵呵!!」李總裁笑得不可開交。

「當然唔介意,Angle向來好受男仔歡迎,只係佢性格本身好怕羞。」說罷,赤曲便拖住我的手準備離開:「下次見,李總裁、振飛。」

「好!下次見,一有新菜式我立即會俾你品嚐一下啊!」李總裁輕笑道。

「叮──」升降機門打開。

接著,我們就從那尷尬的場面中離開,坐回到泊在酒店外的英國轎車上。

「呼…好彩。」我嘆了一口氣。

「睇嚟有人鐘意咗你。」赤曲笑道。

「咪講笑,我男人嚟。」

「點都好,除咗傲家族班菁英之外,都應該冇乜人會發現到你嘅喬裝,所以每次出去你咁著就得,咁去收集情報或者調查小牙小瞳一事都比較容易。」

「剛才佢講嘅『特工界連環殺人事件』……」

「應該冇錯,小牙仲有小瞳都係依件事嘅受害者,估唔到原來仲有咁多特工受害……」赤曲望著前方,眼神間似是思考著一些事情:「睇嚟對方係針對追蹤頭號特工下落嘅特工。」

「會唔會係頭號特工嘅手下?」

「有可能,或者係佢狂熱嘅追隨者。」赤曲繼續推論下去:「為咗保護自己偶像,而不惜殺害追查佢下落嘅特工……」

「會係咁…?」

「可能性之一,不竟頭號特工佢係特工界一個無法超越嘅傳說,特工界入面有咁敬仰佢嘅狂熱粉絲都有可能。」

「為咗保護…而殺害……」世上…真的有這種因為是自己偶像,而不惜殺死自己同行的特工嗎。

「話時話…」我雙手托著後腦,問:「我點樣辨識到『傲』個班人…萬一我可能真係會遇上?」

「其實都好易認,可能佢哋家族喺特工界名氣關係,從佢哋身上你永遠會感受到佢哋自傲嘅氣質,而且因為基因優良關係,家族成員都係俊男美女,且執行任務時會著住一件繡有『傲』字喺背面嘅長袖薄褸,為一個家族象徵。」

「估唔到你對佢哋家族都幾了解……」赤曲真的是特工界的百科全書,由相識他而來沒有一條問題是他不懂回答。

赤曲繼續說:「佢哋家族平日內裡係特工,外裡就係做船務生意,係一間上市價值過百億嘅公司……聽聞連『海洋監牢』隻船艦都係特工部委託佢哋家族製造,所以你見到……特工部對佢哋十分信任,任何大小事務都首先交由佢哋處理,佢哋成員唔願意處理先會交俾我哋依班一般嘅特工。」

「你都算係一般特工?」我淺笑。

「至少我知道『傲卒多降』嘅道理。」赤曲淺淡地揚起嘴角。

回到屋子後,我開始用洗臉水清乾淨自己臉部的化妝品並立即脫下了重重的假髮,再走到了浴室開著熱水洗澡,熱霧霧的蒸氣令人如醉於仙間一樣,在刷洗過後更為精神一振。

「知你有沖完涼飲牛奶嘅習慣。」赤曲取來了一瓶巧克力牛奶給我。

「唔該。」我取去後靠在沙發上休息著:「喺你屋企生活真係舒服過我自己生活個陣……」

「你以前生活係點?」赤曲邊泡著咖啡邊問道。

「我啊…呃……唔得閒咪食杯麵…有時間咪清煮下魚啊、菜啊個啲囉……訓覺有張墊就足夠…成間四面都冇乜嘢……」我回憶起之前的生活,跟現在真的差天共地。

「平時喺社會已經夠辛苦。」赤曲說:「返到嚟屋企當然要有『家』嘅感覺,如果唔係做人同行屍走肉有何分別。」

「原來…依啲先叫生活啊……」

在這段日子,當我平日想出外走走的時候都會開始喬裝成女人一樣,為了不讓妝給太陽溶化,有時候陽光普照的日子還要撐著小雨傘出外,感覺上又是另一種特工的偽裝。

雖然我很討厭喬裝成女人,但我必須要善用它,因為今後我都要靠著這新身份過日子,不然便要回到那個在街上可能突然給人刺殺或是瘋狂追殺的情況。

至於赤牙與赤瞳一事,即是「特工界連環殺人案」暫時我還未有什麼新進展,不過聽赤曲說特工部為了防止再特工遭害,所以追查頭號特工下落的任務暫時已經不再開放給特工進行,並且如零之前所說,已經交由「傲」家族處理此事。

所以在未有新進展之前,我都會暫時先幫赤曲完成任務及他想改變這麼腐敗世界制度的宏願,雖然現在距離這目標尚遠,但我們有的是時間。

因為赤曲要外出工作的關係,因此家中皮毛家務都開始由我擔當。每一次清潔著赤曲他的物品的時候,就感覺對他又加深了一點認識。

原來,他是個喜歡英倫式復古與現行風格混合的紳士穿著,而且喜歡吃英式早餐。此外家中三樓還放置了一個像真度極高的山林火車模型玩具套組,幾乎佔據了整間房間。

整個模型裡有扮演顧客與車長的小人偶、樹林花草、英式建築物還有核心靈魂──「火車」。這火車站就似是英國某真實的車站地標一樣,栩栩如生地展示在我面前。

眼見火車一旁有個放錢幣的小孔,忍不住好奇的我在赤時家中找來一塊英國硬幣並把之放入。

「轟隆隆──!轟隆隆──!」硬幣落入不到兩秒,火車便咆哮起來,最前端的氣管開始冒出了蒸氣,然後火車啟動了。

接著我便開始跟著火車走完三樓這裡,它首先沿著軌道經過了小溪、山道、隧道、中轉站等,跟著它走完整個龐大的模型地圖就像如身置火車裡遊遍了這裡一樣。

途中火車經過了一個火山時,就像觸發到什麼機關,令模型火山冒出了一些熱氣與氣泡的聲音。我把眼罩拉一拉開,似乎這套模型底下有一小件發熱裝置。

而那火山的熱氣又正好不溫不熱地燒著模型瀑布中的水,這模型精緻在於水性物質都是用現實世界的水來代替。

正好,我跟著火車走到一個谷倉的位置,我好奇地打開屋頂,竟然見到了一磚又一磚的小糖粒正整齊地排列在那裡。

我開始明白這列車的意圖,所以很快就去拿了一隻杯子把模型瀑布燒過的熱水倒進杯裡,並把偽裝成高山泥堆的咖啡粉撤一點進杯子裡,最後放倉庫的小方糖進杯子攪拌,火車亦合好到終站,車廂自動打開了……裡面竟然裝著精緻的糕點。

「依set模型會唔會太勁……」我愣住。

保守估計,有這麼多趣怪的機關與模型的像真度,這套模型賣出去最少值一百萬吧。應該會有很多火車模型收藏家爭著要。

不過赤曲是怎得來這副模型……?正當我想著這問題時,答案就出現在我面前了,模型的一個平湖上坐立了一小塊應該是白金製作的牌子,上面就這麼寫著「製作人──赤」。

呵,赤曲忘了幫自己加個「曲」字吧?不過還真想不到他手工是這麼靈巧,能做出如此奇趣的玩意。

當做好所有家務後,我便再度喬裝出外,可能是太長時間沒享受陽光與晴天的關係吧,現在能夠出去都能享受著並感到舒適。

因為這次不是出市區,只是在赤曲屋外的沙灘無聊走走,因此只穿了簡單的短褲、花紋吊帶衣、單辮金黃的假髮與一頂草帽

不過我左邊身體還是顯得有點格格不入,因為燒傷留下疤痕關係,要包著崩帶及戴著眼罩。不過沒關係吧,我只是出來吹吹風,很快就回去了。

涼風輕柔地掠過我的臉頰,海水茄浪的聲音有節奏地傳來,我坐在細軟的幼沙上遙望著遠方無盡的大海,真的舒服得想讓人睡個午覺。

「哈哈!去游水囉!!」、「死肥銘,唔好跑咁快喇!!我點追呀!」、「正!清新嘅空氣!!!一齊拖阿文落水!」

驀地,寧靜的海灘出現了一群身穿體育服的學生在吵吵鬧鬧的一行人走過來,而且聲音聽起來也有點似曾相識……

我回頭一望望身後那群傢伙之後,我愣住了。

他們是我以前做特工潛入那間學校的同班同學……媽的。

「咦…依……依位…小姐……你…咪係……」唯一與眾人不同穿著白色恤衫、五分褲並戴著太陽眼鏡的李振飛又驚又喜的望住我。

「Angel!」他歡喜地望住我,還是第一次見整天板著臉的李振飛會笑得這麼燦爛。

我點點頭,輕輕揮一揮手就繼續望海。

「估唔到…」李振飛站在我身後喜悅地慢走著,表情與語氣都帶點感慨的望著藍天:「或者,有時緣份就係咁好笑…哈,茫茫人海中……都竟俾我喺個小沙灘遇到你…真係……」

在李振飛未說完之前,我已經悄悄地離開,當他注意到的時候便馬上急忙地跑過來追到我身後,大喊:「Angel~!!」

很嘔心…還想著這裡沒什麼人可以自己一個安靜休息下……

「咦!?飛哥!咁快就周圍溝女呀!!!」我記得這是李振飛跟班的聲音。

「乜料呀你哋,我拖都未拍過呀,純情小毒撚嚟嫁!」李振飛回喊。

「李振飛!唔好打擾到依到嘅市民!」班主任老師大聲喊。

「係…」李振飛苦惱地抓抓頭,對我說:「唯一陣再嚟搵你啦,Angle!記唔記我叫咩名!?」

我點點頭。

「好…yes!」李振飛精神抖擻地握住拳頭,轉身向我揮手:「一陣見!」

為了躲開沙灘的同班同學,我只好走到鄰近餐廳吃點早餐就算。我點了一份普通的漢堡,一份竟然要八十多元,相比起我這些住在市區的人來說,物價未免太貴了吧。

然而,我卻沒想到這次遇上了同班的女同學。

「有冇睇到隔離班個Mary啊?琴日佢超賤囉,自己一個去睇籃球學界比賽唔預埋我哋~」她們都是出了名的八婆,但又跟我很熟絡的人。

因為我在那時是飾演著女權主義者的男生,所以與她們很合得來。

「哇~又幾抵喎依到啲食物。」另一名八婆B說。

八婆A:「等我飲番杯Fruit punch先~」

八婆C:「依到有冇小食呢?」

八婆B嘲笑著說:「薯條炸雞脾呀~?」

八婆C答:「I mean 一杯雪糕仔或者一口就食得哂嘅甜品~」

很想即場走去各摑她們一記耳光。就當我想離開的時候,海灘餐廳門外走進了一個人……令我停下了腳步。

盧頌晴。

那個曾經,唯一會在學校保護弱小、真心當我作朋友的一個女人。

在她與我對望到的一剎那,我們兩人的目光就這麼滯留著對方身上。

「小晴,我哋食啲咩啊?」她的一位閨蜜問道。

「吓?」小晴從我雙眼之中回過神來。

「食‧咩‧啊?」

「食…食依到呀!?」小晴望一望我,再轉往去餐牌:「有咖哩豬排飯喎!!!」

「好啦好啦。」

於是,她便走到來我身後的位子坐下,在她經過的瞬間……不知為何總有多少的唏噓。

在我付帳的時候,我秘密再為小晴那一桌付帳,而且特地幫她點了一份蘸醬薯條及巧克力聖代,這就是我最後能答謝她為我做的一切。

我沒有回家,而是乘車去到外面西貢這裡走走散心。沿著海旁一路走,想起了很多事情……

她,很擔心那個軟弱懵懂的仇莫悔吧。

可惡…

現在不能跟他表明身份。

但是其實由以前開始,我就不能跟她表露真正身份吧。

雖然近在眼前,卻不能正常打個招呼的感覺真的很奇怪。

或許,這就是特工的命運吧…

永遠,活在無盡的虛假之中。

走著走著,想著想著便到了晚上。

坐在碼頭上的我,似乎休息夠了,所以正想站起來轉身回家,料不知突如其來一個扒手猛地往我衝過來想搶去我的銀包…!

他身手奇快,極速瓦解我的防身招數,奪去了我的銀包然後便轉身逃跑。而這個人奇異的穿著配搭我永遠不會忘記…是蜘蛛小子……

「對唔住呀小姐!我幾日冇食飯啦,遲啲還返俾你!」蜘蛛小子邊跑邊說。

我沒有太多猶豫,立即上前追捕。當然,在我們特工的世界當然不會在追逐時說「不要跑」這種廢話,只會用行動來說明一切。

不過蜘蛛小子他稱號可不是亂改,一個輕鬆的助跑跳躍便爬到出西貢巴士站外合好經過的運貨車上。

我只能用雙腿直追車後,幸好前方不遠處就設了個交通燈,運貨車停了下來,蜘蛛小子也被迫著要下車逃跑。

「痴線嫁!你咁癲嘅!!好值錢咩你個銀包!!!」說著,蜘蛛小子停了下來察看一下我手上的銀包是否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我也停了下來,與他在一個籃球場對峙著。

「Dededede……」此時,赤曲致電了給我。

「小時,你咁夜都未返?」赤曲手機中問道。

「就快返,啱啱有個小偷搶我銀包……係蜘蛛小子。」我說。

「等陣…你喺佢身邊?」

「係…」

「立即離開。」

「做咩…?」

「不久之前,特工部頻道裡面有『傲』其中一位成員查問內部職員『蜘蛛小子』下落,佢可能去咗追捕佢,所以你立即離開佢身邊……」赤曲說。

「哇……原來依位姐姐你人妖嚟架…乜你把聲……」蜘蛛小子說話未畢,就有一股身法快如黑影、疾如強風的人撲住了蜘蛛小子!

「捕捉,成功。」他冷酷的聲線,彷如能夠把周邊的事物結冰一樣,然後他瞧了我一眼,並把蜘蛛小子手上的銀包拋回給我:「你銀包。」

那名「傲」家族的成員…果然如赤曲所說在執行任務時會穿著繡有「傲」字的長袖褸……

「特工編號1468,代號──霉,回報情況。」那名叫霉的「傲」家族成員特工一副輕鬆的坐壓著蜘蛛小子,用特工裝備與特工部聯絡著。

「小時…離開佢視線範圍。」赤曲依然在手機中提醒:「如非必要,先下手為強。」

「你…你係邊個啊!!唔好殺我呀唔好殺我呀!!!!!」蜘蛛小子不斷大喊著。

「叛變特工,一堆廢物。」霉冷冷地凝視著蜘蛛小子,說:「果然唔應該放任普通人成為特工,就好似細菌咁……清極都仲有。」

「小…小姐救我啊!救命呀!!!」蜘蛛小子伸著手大喊著:「你啱啱追得我好快嫁喎!!!救我呀!!!」

「…」霉突然叫住了我:「你,停低。」

我停了下來,心底裡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

「遇到依種事情竟然唔會大聲尖叫、雙腳能夠追得上叛變特工、身上仲包住崩帶……你,報上名來。」

「先生。」我繼續背向他並從銀包裡取出十字架小刀,說:「我叫…」

我猛地轉身向他飛擲出小飛刀,聽到我男人聲卻女兒身的霉果然真的分神了一下,再加上蜘蛛小子也機靈地雙手捉住他,閃避不及的他臉頰被小刀狠辣地橫過,留下一條深刻的血痕。

「特工編號6413,赤時。」我答。

甩身的蜘蛛小子也馬上逃走站到霉的身後,說:「估唔到會係你…赤時特工!」

「準備戰鬥,既然敵人係『傲』家族嘅成員……睇嚟今次非死即傷。」我脫下了拖鞋,好讓自己等會更自由地走動。

「對唔住啊…我都係太餓搵唔到食先偷人銀包過活……估唔到偷中你個嗰……」蜘蛛小子似乎有點愧疚。

「…」霉愣住的望著我,再用手觸摸一下臉頰上的血痕:「…竟然夠膽傷害我。」

霉突然一陣陰沉的冷笑,聲音可比活在地獄深淵的魔鬼:「就憑你哋…?」

一瞬之間,霉已經以極速的身法來到我面前,露出那深暗的雙眼……右手再以手刀的姿勢往我喉頸劈去!

我及時雙手交叉作防禦姿勢擋住他的致命攻擊,可是手臂卻受到莫大的痛楚,彷如真的武器一樣一下揮擊打中我的手。

繼以他左手再以手刀姿勢音速般往我腹部一下直桶!這傢伙…是把自己雙手當成了武器嗎……

「嗄啊…!」腹部猶如受了真刀的攻擊一樣,令我吐出了一口血。

這下攻擊雖然不會令我受到外傷…可是卻足以令我造成嚴重的內傷……傷及我的內臟……

我正想以膝蓋把他頂走之前,霉已經流暢靈活地微蹲轉身走到我身後,並用手肘一下重擊我右肩!

「啊呀!!!」他這次的打擊令我右肩極速散發酸麻電流的感覺,令右手再沒有能力舉起,自動垂下了來……

再一下的飛踢往我腰背部飛踢去!使我整個人向前飛倒……

「赤時大哥!」蜘蛛小子立即上前過來查看我的傷勢。

他的身影快如漆黑的影子……

這…就是……

實力的懸殊嗎。

「特工部,要求調查特工編號6413。」霉繼續冷峻地望向倒在地上的我,另一邊則聯絡著特工部內部職員。

「回報特工,編號6413特工為『叛變特工』──赤時,身上並無重要機密資料,無需拷問,可即時處決。」特工部職員回覆。

「收到。」霉把特工部聯絡手機收回到衣袋。

「唯有……」我用勉強還舉得起的左手把眼罩拉下。

灼赤之眼。

「…」霉似乎注意到我的赤紅的眼眸。

用這隻眼看他的體溫的話,便不用再看顏色花雜的世界,只要透過左眼觀察體溫顯示為綠色的他,就能更清楚易看出他的動作吧。

…!

「砰!」在他衝過來出手之前,我及時推開了蜘蛛小子,令他的手刀劈空。

接下來霉轉身往我不斷施展致命攻擊,他的攻擊路數皆是致命或是毒辣的殘廢打擊,能夠令人短時間內身體某部位無法任何舒暢地郁動,所以右肩中傷的我只能靠著輕便的身體不斷閃躲開他的攻擊。

果然只需專注看著左眼的畫面會較容易觀察到他的動作……

驀地,他突然左手兩指往我雙眼伸去,我只好伸手去格擋,料不知竟是一個假動作,右拳早己蓄勢待發往我胸口直打一拳,力度可比錘子…!

「咳…扑哧……!!」甘甜的鮮血又不由自主地於我喉嚨吐出,這時候蜘蛛小子才打算過來幫忙從後偷襲霉,可是霉連一眼也不看便一腳伸後把蜘蛛小子踢飛……

這就…是「傲」家族的菁英…特工嗎…

就連他們其中…一個……家族…成員…也…足以令我…毫無還手之力…

那麼…那個叫「零」的家族第七代…繼承人…實力會有多高……

「特工界嘅細菌…」雙眼陰沉的霉舉起了手刀,那恐怖的程度令我有一剎那錯覺把他的手當作了真的刀來看。

「啊呀!!!」蜘蛛小子站起身後繼續衝向霉,霉依然一樣把腳往後一伸把他踢飛,他們這個動作整整來回了三次左右,蜘蛛小子終於被踢得近乎暈死過去……沒有再作反抗。

「到你。」霉把目光放回到我身上。

他舉起手刀姿勢並對準我的頸子位置,不過就臨近到我頸子不到半公分,他猶如劈刀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來,沒有砍下來……而且雙眼不其然地瞪大了一點望著我。

剛才十字架小刀塗有毒藥割到他臉頰的小刀…終於發揮功效了嗎……

果然是菁英特工……毒性比我想像中還要遲才散發,不過遲到總好過沒到。

原本躺倒在地上的我立即以背部再重心,施展出旋風腿把霉踢走,可惜還未擊中之前他已經避到一邊去。

「有趣…」霉小心翼翼地按住自己臉頰,不讓手指觸摸到臉上的血跡。

面對這種奇痛的隱翅蟲素,他還能泰然自若地面露笑容:「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我趁著他才剛毒發這機會馬上逃跑,因為特工一旦習慣了某種痛楚就難以再對他施展同一樣的招數,令他陷入困境。

所以我現在盡可能逃跑,去尋找有利我的地型,至少現在這片大空地是不適合我這種肉搏能力低的人。

可是他卻沒有追來,身處於影子底下的霉取出了一對黑漆並帶有微型刺尖的手套,將其戴上站在原地幽幽地道:「原本冇諗住會用到,睇嚟小看咗你…」

他還有殺手鐧的嗎…?我的隱翅蟲素除了令他緩衝一陣子之外,似乎起不了什麼關鍵性的作用……

要…完了吧……

霉戴好手套後便向疾衝!那身影就如夜色之中的黑蠍一樣,能無聲無息地奪走他人的呼吸,一陣怪風過後他又追到來我身後以手刀姿勢伸出右手酷似長矛一樣一下銳利地桶刺我腰部!!!

「格噠──!!!」這一下攻擊的痛楚已經痛得令我無法出聲,整個人飛往向前倒下。

「沙啦沙啦──」上天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就似是配合我死得那麼悲慘的境況……

我還談什麼復仇……

實力根本…已經無法再超越……

就算後天再怎樣努力也…

也無法戰勝這一群怪物吧。



完了吧。

「堂堂『傲』家大族,竟然欺負一個軟弱女生,貽笑大方。」一把從未聽過的成熟女性聲音從雨中出現。

我勉強抬起頭往那人聲音處看去……

那女人容貌被雨水與漆黑的環境所掩沒住了…不過能依稀看得到她身穿著歐式貴族的西洋服與帽子…總之就是一身…華麗的裝扮……

是誰。

「…『毒后』?」霉不屑地盯住她,冷冷地說:「我執行梗任務,阻住我就殺咗你。」

「你有能力嘅,即管嚟啊。」那名叫「毒后」的女人回答。

說畢,她撤下了一堆淺紫色的粉末到地上形成一個圓錐形的防禦陣,那些粉末落到地上並碰上雨水後立即化成一團毒霧蒸發著,令好勇鬥狠的霉也稍為卻步。

霉的嘴角抽動一下,冷哼一聲,帶著不屑和輕蔑:「反正三日之後,佢都會因為『黑蠍毒』而死。」

然後,霉就一步一步離開沒於黑暗之中。

見到他離開始後,我也整個人放鬆下來,跟蜘蛛小子一樣撐不住的痛楚暈睡過去。接著我斷斷續續的在一輪移動著的車子醒了起來,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