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新戀情

回到去毒后住所之後,我見到樓下停泊著一輛英式的復古轎車,隻眼一看就知道赤曲又再來了。

我深怕赤曲是因為我阻撓他計劃進行而刻意找毒后算帳,所以我立即急迫地回到住所之內,出奇地我一打開門沒見到他們如上次般爭論,兩人反而坐在椅子上好像等待著我回來一樣。

「你返嚟就好。」毒后臉上十分驚喜。

「赤曲…」我立即上前向他下半跪:「對唔住……不過我已經殺咗你嘅目標。」



「唔緊要。」赤曲伸出一隻手,讓我扶起:「你冇事就得。」

「嗯…」我答道。

「不過今次都證明,你嘅實力……雖然成身都係傷。」赤曲輕撫我的頭。

「今次我真係差啲害死你……對唔住。」毒后愧疚地說。

「…我唔想你個班由叛變特工組成嘅『赤』兵隊會傷害到Rain。」毒后望向赤曲:「雖然我同你主張唔同……但係始終一開始Rain條命係你救,以後佢就跟番你……但係應承,俾佢做間諜滲透嘅任務……至少咁樣嘅話相對嚟講佢都會安全啲。」



「當然可以。」赤曲微笑答道:「其實我正有一項任務要交俾小時。」

「咩任務?」我問。

「滲透入將軍澳一間國際學校──啓思中學,搵出裡面一位學生,佢家人係特工部高層,專門負責管理『叛變特工』名單冊,我要你同佢打好關係之後借機會去佢屋企……再將所有資料交俾我。」赤曲說。

「學生…?有冇任何特徵之類…?男定女?」我問。

「就係要靠你自己搵,因為我收到嘅情報到係咁多。」赤曲雙眼深遠地望著前方:「假如……奪取到成個『叛變特工』名單冊,我就有能力召集哂全港叛變特工…一齊加入我,有能力去挑戰特工部。」



「……真係…會得…?」始終…要集合這群眾叛逃離的特工一起去挑戰組織嚴密的特工部也未勉太過困難……

「話唔定,真係有依一日。」赤曲微笑:「而且完成咗依件事情之後,你就唔需要再參與我嘅計劃……可以去為自己復仇又好,重新過生活又好。」

「但只要我一日仲喺『赤』小隊,我都會忠誠於你。」我說。

「如果往後你真係幫我奪取到『叛變特工名單冊』咁樣已經幫咗好大忙,之後落嚟嘅計劃亦會變得相對地危險,因為我諗到時特工部已經鎖定咗我依個由叛變特工組成嘅秘密組織……我身份都好快會俾人揭穿,所以你再留喺我身邊都冇用。」赤曲望一望毒后,輕柔一笑:「就當係遵守佢嘅諾言,唔俾你再參與依項危險嘅計劃……依個係命令。」

「係…收到。」我答。

「你真係要答應我,完成依件事之後……唔准Rain再參與你依場瘋狂嘅派對。」毒后再重申一次。

「嗯。」赤曲糾正她的說法:「係革命。」

「咁今次行動計劃叫?」我問。



「『叛變計劃』,目標係搵出學校裡面特工部高層嘅子女,再同佢哋混熟,借機奪取佢屋企電腦入面所有資料──『叛變特工名單冊』,有咗佢,我就有方法搵出一班同樣因為特工部腐敗政策而淪落成叛變特工嘅人一齊組織對抗已經腐壞嘅政府。」

「詳情五日之後,嚟到我屋企再同你講。」說畢,赤曲便離開這裡:「時候都唔早,小時你都早啲休息。」

在赤曲離開後,毒后便開始慰問我今天任務的事情,然後跟我交代了一下身體如果有什麼怪異要立即找她。

「仲有…今次任務你打算裝扮咩性格?」毒后問。

「呃…都係女權主義者?」我說。

「唔好,因為個間係國際學校,通常係比較有錢或者外國鬼妹仔入讀,觀念比較男女平等同性格豪放,所以你最好就……幽默一啲。」

「好…仲有呢?」



「仲有醒目一啲,因為有錢人同外國人通常好玩得,成日整蠱人唔當咩一回事,所以你盡量醒目啲,唔好俾人玩到。」毒后提醒:「仲有記住唔好咁懦弱同死板,表情要自然啲。」

「係嘅母后~」我說。

「唔,就好似咁。」毒后點頭。

「由依一刻開始,你要改變自己性格,融入依個角色,直到任務結束。」毒后續說道。

「收到,Madam!」我大聲喊出。

於是由現在這一刻,我便開始改變自己女權主義者、及溫柔的性格。例如對著鏡子說話笑話、閱讀《笑話集》,或是整天在自說自笑。

直到五天後,我就隨赤曲所言的去到他的住戶。去到以後赤曲便給了我一堆書本及一套校服,更即場幫我剪了一個九十年代的五五分界瀏海髮型。

「真係要咁做…?」我望著鏡子中握著剪刀的赤曲,慎重地問一次。



「已經返唔到轉頭。」赤曲剪功如刀法一樣流暢:「個頭清爽啲,同人傾計講嘢都會開朗同有自信啲。」

剪完頭髮後,我便開始在赤曲家中偽造入學的證明文件之類的事情,並且在下午時間我去距離要潛入那間中學不久的屋苑之中租了一個單位來住。

「你諗好改咩名未?」赤曲問:「你入依間學校要有一個新名。」

名字,能帶給人不同的感覺和轉變。

「就叫……大碌鳩 ?」我提議。

「…」

「開個法式玩笑姐……」我抓抓頭傻笑,說:「就叫番仇莫悔。」



「你會唔會脫離唔到本身仇莫悔依個角色嘅形象……」

「唔會。」

直到旁晚,我就戴著一切文件與赤曲和毒后走到去那間啟思中學面試,未走到入去之前我已經知道這間中學非一般人能讀,因為學生中有「鬼妹」,證明這是一所高級中學。

看!那些外國學生都身材高大,每一個都是藍眼白龍,氣勢迫人,相對之下我們這些亞洲學生的優勢就只有精緻的五觀與靈活的頭腦。

雖然已經接近晚上,但不少學生仍願意留在學校裡打籃球,不然就是在班課裡開燈的大聲說笑,經過操場時更看到一個學生玩著自己手製發明的水火箭發射器,充分體現了這裡的自由。

而學校裡每一層的延展也大分之大,每條樓梯都錯中複雜,有些儲物櫃是直接放在走廊中,我這麼大個人也是第一次入來這些國際私立中學。

我猜赤曲叫我來進行這任務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樣子夠年輕,可以裝成學生一樣吧。

進到面試室中,一名看似娘娘腔的副校長先叫我用中文及英文作個自我介紹,介紹完畢後就分別給了幾份卷我完成,是中、英、數、常那些的科目,我儘量把分數維持在七十至八十分之間,因為全都答對的話實在太可疑了。

「仇莫悔同學,你成績幾好喎。」副校長望著試卷,滿意地道。

「冇錯,佢自小就好自發讀書,不過冇乜點睇四大名著,通常都係睇《哈姆雷特》、《神曲》咁。」毒后今天是來扮演我母親。

「閒時都會去音樂會或者畫展。」而赤曲則是扮演我的父親。

不過在我的心目中,他們早已是我的父母親。

毒后說,這種國際名校有錢也不一定收,為了保持校風還要看家庭背景,所以就陪我一起來演戲。

「好…媽媽係一位醫生?而爸爸就係喺政府部門做嘢嘅?」副校長望著我們填的資料說道。

「無錯。」他們兩人異口同聲應道。

「好,我諗學校都會收阿莫悔佢架啦,不過你哋要等消息囉。」副校長親切地走過來跟我們握手。

果然,在兩星期後我們收到了一則電話,也意味著我任務的開始。

我所讀的班別是5A,是精英班。入到吵吵鬧鬧的班課後,班主任就開始讓我作一個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叫仇莫悔。」我托一托自己的單片眼鏡。

緊接的是同學們的歡迎聲,可能這裡的人挺好相處,至少不會像以前那間中學一樣惡頂。

「嗱,因為仇莫悔同學左眼有眼疾,所以大家要互相幫忙一下,明白?」班主任帶到我過去一個位子:「你就……坐喺尾排第四張檯。」

「型喎。」同樣坐最後排,不過是坐隔行的不良少年向我說笑道。

我有善地向他回個微笑,便拿出所需的課本出來。戴單片眼鏡其實是赤曲的意思,他說比較有英倫的書生風味。

我說,這倒比較像一位管家吧……

第一天上學的日子,過得平平無奇,但如果要查出誰是特工部高層高官的兒女,到底要怎樣入手……

這所學校的電腦已經被我駭入過,裡面當然沒有一份學生資料寫著自己的父母是當特工部的高層。

所以我在不久之前都帶著點疑惑問赤曲是如何得知特工部的高層子女是讀這所學校,而他的答覆是一個在特工界非同小可的人物告訴他。

至於我問為什麼要他告知給你聽,赤曲則答了兩字──「無聊」。他單純想看特工界來一場亂起來的畫面。

是個有性格的傢伙,不過赤曲會選擇相信他所給的情報……那就說明這個人的實力和聲譽也很高吧。

在學校裡的首一個星期,我是先摸熟這裡的環境,例如這裡的校風、圈子、上下課進度。

我發現這裡師生尚算融合,大家會有說有笑,就算打籃球也會一起。這裡什麼國際的人也有,不過最主要的都是香港人,其次外國,再者東南亞。

每次一到轉堂的時候,大家都好像上班族一樣,捧著需要的書本走出班課,在梯間遇到熟識的人的話就隨便Say聲HI。

不過一間學校當然有壞份子,這是正常的。在這星期的觀察過後,我發現了一個小圈子特別霸道,是由一群六年級男女學生組成,整天持著自己的家庭背景來橫行霸道,例如搶走別人正在玩的籃球、有體育堂則強搶低年級同學的運動服、小食部買食物可以不排隊、整蠱同學等。

雖然這種行為在我眼裡是很少事,根本微不足道。

不過,我看他們本身家人也很疼愛著他們,所以他們到學校也都為所欲為吧。千金小姐大少……很附合特工部高層子女的特徵,能當上特工部高層的話年薪收入至少也過百萬吧。

「喂!你啊……一齊去食飯?」平時坐在我隔行的不良少年竟然這樣問道。

也可以吧…只是吃過飯而已,順便當作收集情報也好。唉,不過沒想到自己要扮演的幽默性格完全裝不到出來,這星期倒像個專心的書生一樣安安靜靜溫文地上每一課。

恐怕這就是所謂的「本性難移吧」?我在中學時期讀書也是這般安靜,平平凡凡的渡過中學生涯,現在要我強行裝什麼來的還是有些不習慣。

於是中午的時份,我就與鄰行的這位不良少年一起去到樓下吃飯。話說回來,這間學校的午飯餐廳的菜色和味道還不錯,以學校來說算有水準。

「唔…食咩好呢。」他一面茫然地望著餐牌:「就食咖哩豬排飯。」

雖然我說他是個不良少年,但實際上他也不是那麼不良,只是因為髮型有點狂傲、相貌有點傲慢兼愛無視老師、而且整天把雙腳放到桌上聽歌再加咬著吹波糖睡覺,所以我才這麼叫他。

沒記錯的話,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傲小一。

他媽的,到現在我一聽到「傲」這個字我就有點忍不住想握住拳頭。

「呃,咁我就食日式拉麵~」我說。

與他購過午飯後,我們就選了個陰涼水冷的位置坐下,他一邊聽著歌一邊吃飯,而我則環視著小食部的眾人,看看那個人物是值得我可疑。

不過接下來他的舉動卻吸引了我的注意,他竟然把剛才買回的罐裝咖啡倒到自己的咖哩豬排飯上……!?

「你做咩啊…」我望著一臉平和的他。

「倒啲咖啡落去好食啲,咖啡豬排飯。」傲小一答。

「咖啡同咖哩撈埋點擺得落口……」

在我說完之後,他就立即示範一次給我看。先吃一口咖哩,再喝一口未倒完的咖啡,再向我擺出一副「係咪有問題?」的表情。

「你分開一啖食咖哩飯一啖飲咖啡緊係無問題!但係你之後落嚟要食嘅係咖啡同咖啡哩混合嘅不明味道喎。」我說。

「食過啦~幾好食,你都試啖。」話語未畢,張大嘴巴驚訝著的我便被他塞了一口咖啡豬排入口中。

那種又苦又甜又帶點辣的味道快要把我味覺奪去一樣,我強行吞下後要馬上喝口水才清得走舌頭那種殘餘著的味道。

「洗唔洗咁誇張~」傲小一無奈搖一搖頭。

「呼…要飲番啲奶清下腸胃。」我打開剛才買的牛奶,然後倒在日式拉麵湯碗裡。

「…等等,你好似唔好得我幾多…!?」傲小一望著正倒牛奶進湯麵裡的我。

「日本人呢,有依種食法嫁。」我開始認真講解:「叫做牛奶拉麵,啲味濃郁啲又為拉麵注入咗新活力,你睇合味道杯麵都出牛奶味就知喇。」

「唔好對住我食…!」傲小一拉開了自己與我的距離:「望到你碗牛奶拉麵就想嘔……」

「我望到你碟咖啡豬排飯都想嘔啊…!」我反擊。

就是這樣,我們兩人原本說好一起吃午飯變成了獨自一人無言地吃著,可能這裡的同學們很少見人戴單片眼鏡吧,不知為何我在吃牛奶拉麵他們總帶著奇異的目光望著我。

吃過午餐後,我又與他坐回到一起。

「喂…依間學校……」我問他:「有冇特別嘅風雲人物?」

「風雲人物?」他打了個呵欠,說:「有嘅~跆拳道班嘅周大熊同學,一陣帶你去參觀下佢哋。」

跆拳道……證明有武術底子,說不定可以會一下。

不過全校這麼多學生,恐怕要找到的話很費時,現在先找些特別出眾的人來看看。不過其實也可以調查每個學生的住址來得知誰是特工部高層的兒女,因為這般高級的官員一般都會有三、四個特工長期軴守於他家中,只要得知誰的家裡有疑似特工的人物就可以了。

不過…我見傲小一帶了我來跆拳道的集訓室,我也只好隨便參觀一下作罷。

「就係依到。」傲小一帶到我去跆拳道室外,因為裝著落地大玻璃的關係,我們不用進去也看到裡面的情況。

裡面明明是跆拳道,卻一堆人穿著跆拳道服打沙包……不是應該要打木板才算正常嗎?更誇張的是我竟然看到原本兩個正在用跆拳道格鬥的學生,懷疑因為落下風的關係竟然使出了MMA鎖技來扣住對方……他們都瘋了嗎?

突然,一個沉重的黑影經過我們兩人身後,然後那人走進了跆拳道室,眾人見到這個笨重的身軀後也立即恭敬起來……

原本嘻皮笑臉玩著劍道的兩名跆拳道成員也收回笑臉,驚恐地立正。

「你睇下你哋似乜撚嘢!!!!!」那剛才入去的人聲勢如洪。

「佢就係周大熊,跆拳道會長。」傲小一說。

「咁大隻…」我望著那腹大便便的身軀。

「你哋!全部一齊上!!!」周大熊站在中央大喊一聲:「我要磨練你哋意志!!!」

「係!」眾名跆拳道學生聽到後躬一躬身,再擺出格鬥姿勢對著周大熊。

「咁勁抽?一打三十?」我說。

「啲成員緊係一早收到order要放水。」傲小一毫不在意地說:「佢最主要都係想俾班女仔睇到佢嘅英姿。」

話說回來…何時開始我們身旁和身後站了這麼多女生……而且多了很多女性的激情尖叫聲。

「加油呀!!!」、「打殘佢呀!!!!!周大熊會長!!」、「食飽飯又有得睇班男仔打架好青春熱血呀~~!!!!」、「好型呀好英呀好勇呀~!!!!」、「我愛黎明!我愛黎明!!」、「唔好留手呀,打佢打佢!!」

「到邊個成日喺我耳邊講我愛黎明……」我打算轉頭望後的時候,傲小一拉一拉我衣袖,提醒我裡面開打了。

接著,三十人開始一個又一個的往周大熊的衝過去,站在中間的周大熊見一個便打一個,重點是每個被打飛的成員也像拍戲一樣一拳便被人擊飛。

「哈哈哈哈哈哈!你哋唔會係我對手!!!!!!!」周大熊一邊打一邊狂笑著。

「打得都幾假下…」有些成員直頭衝過去再自己後仰跌倒就算,根本沒被打過。

「呃得到啲無知少女就得。」傲小一淺笑。

「加油!周大熊會長!!!」話語未畢,我們身後就有一位外貌趣緻的少女踮起雙腳大喊著。

不過裡面的人劇本也不錯,因為演到中途周大熊開始假裝不敵,被人不斷猛打著

「睇嚟我要出絕招。」周大熊低吟一聲後,大喊:「火──力──全──開──!!!!!!!」

周大熊喊完之後雙手橫擺,雙腳合十身體做個十字架般的形狀,再開始利用自身重心的力量旋轉著身體,原地自轉著…!

「咦…有少少違反物理定律……」我向傲小一說。

「佢腳掌掌心應該踩住塊滑鐵。」傲小一答。

「啊呀呀呀呀!!!!!!!!!!」周大熊自轉的同時因為雙手打橫而放,所以每個前來他身邊的敵人都被狠狠地擊打回去。

「好型呀…」站在我們兩人身後的那位少女又發出讚嘆的聲音。

不可思議的是,似乎大熊的英姿的確吸引到不少女生……

最終三十多名的跆拳道成員也倒了在地上,裝作痛苦的按住身體痛吟著。

「問你哋驚未!!?」周大熊拍拍胸口,再向玻璃窗外的少女粉絲們展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但唯獨是我跟傲小一兩人苦苦地暗笑著,笑聲就像洪水一樣隨時要爆發出來,而周大熊亦好像注意到沒有為他呼歡的我們,因此指著我們大喝。

「你兩個笑乜撚嘢!入嚟!!!同我隻揪!!!!」周大熊對我們喝道。

「吓!?唔好啦呱……」我還是忍不住笑容:「我哋好雞渣喎…」

「入嚟呀!!!!!!!!」周大熊大喝。

「上啦,兄弟。」傲小一推了我出去。

「吓?」我收回笑容,愕然地轉頭望著推我進去的傲小一。

「加油。」他深遠一笑。

算了……這麼多女生在旁見證著,我也不想輸得太難看,索性贏他好了。

「你咩名呀!」周大熊問我。

「我…」

「佢叫仇莫悔!讀5A班!身高一米七六半、左眼有眼疾、性別係男、屋企銀行戶口密碼係……」不知哪位少女竟然想一口氣說出我所有資料。

「得啦得啦,唔洗再講落去。」周大熊說,然後大力地踏地一下:「同我嚟場男人之間肉搏!!!」

「呃……」他根本就是看到我這副書生外貌才特地挑我來打吧!

「我讓你三拳!唔好話我唔讓你,大蝦細!!!」說罷,周大熊便走到我面前。

「喔…」我望著比我高一個頭的他。

因為他執意要讓我的關係,我唯有就打他那麼一下,用手刀的手勢往他頸子輕劈一下。

「噠──」

「做咩呀你!!?」在我劈完一下後,他向我大喝道。

「打暈你囉…」我答。

「砰──」話語未畢,他沉重的身軀便倒到地上,暈倒過去。

「我未見過有人咁蠢讓人哋三拳……」我愣住。

「哇哇哇哇!!!!!!」玻璃窗外圍觀的眾人似乎對我的表現十分驚訝。

「竟然一掌打低咗周大熊學長……你到底係…」剛才站在我身後不斷為周大熊尖叫助喊的趣緻少女走進來迷茫地凝視著我。

「我只係一介書生。」我托一托回自己的單片眼鏡,便打算離開這裡。

「等陣…!」那少女叫住了我,雙手奉上了一張戲票:「我叫樂悠悠,如果你唔介意嘅……請收咗佢!」

我望一望玻璃窗那邊,傲小一向我打個眼色,就像是叫我快點收下這張戲票。我接過後拿到手上一看,是一套在學校演出的話劇。

「我係…女主角嚟,所以我想請你到時一定要出席!」樂悠悠看上去挺開朗的。

她交代完畢之後,便急忙地轉身離開,雖然外表給人很開朗,但行為就像一位冒失的少女。

離開跆拳道室後,傲小一便與我回到班課中,中途他輕笑著我說:「咁快就有桃花運~」

「我都冇諗過原來溝女係咁易……」我望著手上的戲票:「去唔去睇好?」

「我係你就去啦~」他又吃著吹波糖。

「話時話,啱啱個女仔係……」

「喔~叫樂悠悠,富貴嘅千金小姐嚟,個樣係幾趣緻嘅~不過我只係鐘意成熟嘅大姐姐。」我不是問你自己喜歡什麼類型……

「去睇下囉,冇壞嘅。」我聳一聳肩。

如是者,兩天後我便如期赴約去到禮堂觀看她的話劇,原本還以為演的是什麼英式話劇,例如《羅密歐與茱麗葉》這些老掉牙的故事,沒想到的竟然是演中國式的話劇,而那個叫樂悠悠的女生演的好像叫什麼紫霞仙子。

不竟是我人生之中第一個會約我去看話劇女生,就賞一賞面來了。不過到話劇終結的一刻大家都拍手掌,才把睡著的我弄醒了,這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睡著了。

我揉一揉眼睛:「咁快完…我好似睇都未睇就訓著咗……」

我向來對這種要用心觀賞的東西也沒什麼興緻的。話劇都結束,那就是說我可以走了吧。

在我跟隨人群離開的時候,一個人從後拍拍我的肩膊:「喂。」

「唔?」我轉頭望去,是紫霞仙子……

不!是剛才話劇扮演紫霞仙子的樂悠悠,她打算戲服也不換就這樣跟我在學校說話嗎?

「頭先有冇睇我憤勇殺敵,壓住二郎神嚟打!?」她興致勃勃地問。

「呃…有啊,估唔到你拳腳功夫都有番咁上下……」我胡亂地說道。

「我剛才係用劍……」

「啊…!」我拍一拍後腦,說:「無錯,係用劍…不過你都至少打咗佢一拳啊!?我係話個一拳!!」

「我全程都係用緊劍……」

「咳…我有啲唔舒服,我去個廁所先。」

沒什麼時間與這個少女在這裡糾纏,現在分秒必爭,要去學校裡每一家每一戶的學生屋子外,查探一下他們所住的地方有沒有特工軴守。

我走入廁所後一陣子再出去,原本以為她會知難而退,料不知她竟然還在等待著我出來……!

「你仲喺到嘅…!?」我心中嚇了一嚇。

「等你啊嘛~」她說。

「吓…」這少女是喜歡上了我嗎……

這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我還是頭一次給女生追求。

直接拒絕她吧…?

「咳…」我裝作咳嗽一下,然後認真地望住她:「其實我……」

「其實你……」她斬斷我的說話,接著說:「有冇睇到剛才套劇嫁?」

「老實講……我冇。」我尷尬地抓一抓頭髮。

「唔……」她合上雙唇點一點頭。

「係…就係咁,我有嘢要做…走先!」說畢,我就速速逃離這裡。

這是什麼感覺,我為什麼要感到不好意思……呼。

在晚上,我把全校同學的住址都從學校資料庫駭入偷取後,劃分了不同地區,以更有效率去尋找出目標。

我印了一份文件,全部列印了全校同學的地址,只要是不附合便用原子筆擦一擦。

第一晚潛入尋找了三十多個同學的住址,包含了西貢區與觀塘區,不過似乎都找不著有特工軴守的住址。

亦因為通宵找住址的緣故,害上堂時不夠精神睡足了整整一堂。一直睡到小息,有個人輕輕的敲我桌子……

「唔…?」我抬起頭來:「又係你啊……樂悠悠?」

「係啊,又係我呀…!」她用力拍我膊頭一下,說:「係咪好驚喜呢?」

「冇…只係有啲煩姐……」我低聲唸道。

「我落樓下買咗杯白咖啡俾你啊。」她放到我桌上。

我立即把蓋子打開,把咖啡都灌著喝光然後再伏到桌上休息:「咁得喇…?你走啦……我要訓…」

其實,我也不想對女生這麼狠心。

不過我知道,跟特工有感情關連的人會有什麼下場。

到時後悔,也太遲。

「勁啊…竟然可以秒速飲哂罐咖啡……」她讚嘆的口吻又再出現。

「你…好似有啲浪費。」在隔行的傲小一低聲說了一句:「杯咖啡。」

「你好攰咩?」樂悠悠蹲下來望住我雙眼。

我把臉別過去另一邊,她又跟著我的臉移動到去另一邊,死也要看到我的樣子一樣。

「係啊,你俾我抖下啦。」我說。

「咁……唯有遲啲先搵你。」樂悠悠終於肯離開。

待樂悠悠離開後,傲小一才向我說道,

「咁樣對一個咁清純女仔……你唔覺得可惜咩。」

「緊係可惜……」但我的身份,是不容許我擁有愛情:「不過…冇辦法。」

「點解冇辦法?」他追問。

「你唔明嫁啦~」

「唔通你不舉~」

「緊係唔係啦。」

縱使多完美無敵的特工,所愛、所珍重的人也會是其被威脅的唯一弱點,最後所受的不是身痛而是心痛,最陷到心中的痛苦。

這種情況特工界累見不鮮,毒后也是其中的例子……

因此與人保持一段距離,往往是最好的。

不過我似乎與這少女結了一段孽緣,這段日子中,無論我在吃午飯、在走廊出去走走、到圖書館看書,種種行為都會吸引到她的注目,就像怎樣都擺脫不了。

為此,我開始逃避她。例如會在圖書館玩捉迷藏、走樓梯的時候會直接滑著欄桿下去、吃午飯也會躲在廁所中吃,而她卻是總有能力找到我並把我的手捉住……

「哈…仲捉你唔到!」她天真愉快的笑容,令我真的不忍再糾纏。

「其實…我同你係冇可能。」儘管我對你有好感,也是沒可能。

「點解啊?俾個解釋我啊!」她怎會這麼固執。

「因為我係一個……Gay佬。」特工。

「吓…咁……」樂悠悠似乎變得有點不知所措:「咁…都有機會變番直架嘛!?」

「冇嫁喇~打從我十四歲開始,我就深深地愛上男人……我都係一個想人保護嘅小女子。」我感慨地說。

「但係個一日你一掌就打低周大熊喎!我忘記唔到啊……」糟糕,她的表情泛起桃花,似乎真的對我著了迷一樣的回憶著:「你個下舉足、每一啖呼出嘅鼻息、角度十分完美嘅手刀姿勢、力度既柔又剛……都深深印證咗一個,你係一個幾咁完美嘅男人。」

我凝視住樂悠悠,她亦深情地凝望著我……然後不知哪位同學合巧從班課出來並拿著手機聽著歌,播起林志美的《初戀》。

「愛戀沒經驗~今天初發現~」

「其實我冇你想像中咁……」我正想說下去的時候,她舉起纖瘦的食指放在我嘴唇前。

「遙遙共他見一面~那份快樂太新鮮~」

「你咩都唔洗再講,我對你嘅愛…由個一天開始已經萌芽,如果你相信一見鍾情嘅話。」她說。

「我哋無可能嫁──!」說苦惱地抓著頭髮,然後轉身逃跑。

「點解無可能!你講!」然後,樂悠悠又死死地追著我不放。

直到黃昏。

「無…可能……架!」我已經跑得快要天昏地暗。

「點…會冇可……能!」她怎會有這麼驚人的體力。

「哇…兩個條友咩事……好似由上午追到依家……」一直在打籃球的人也注意到我們了。

「唔知啊…妖!接受佢啦,有幾多人想拍拖都拍唔到呀!嗚…嗚嗚嗚……」另一個籃球友傷感地大喊。

「有啲嘢,唔迫得。」我爬到攀石牆上,再跳往鄰旁的三樓欄牆上,轉身回望她:「你放棄啦!」

「我從未對個一嗰男仔心動到咁……」樂悠悠攀著石牆,辛苦地說:「我唔會放棄嫁!!!」

「塵世間之中,竟然會有對我咁上心嘅女仔……」我望著她,不禁默默地唸著。

不過我的叛變特工身份,怎樣也改變不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個普通人的青少年的話……或許會覺得心動。

但我,的確是一名特工。

「…呀吖!!!!!!」突然間,樂悠悠一個鬆手只餘得一隻手去捉緊石牆……

我立即爬出欄牆橫跳到攀石牆那邊捉住其中一條安全繩,並借力順勢把從攀石牆上脫手的樂悠悠接住…!

「哇……」合巧又有一群人本來正在地下觀賞著我們的鬧劇。

「捉實…!」我向著懷中的她說。

「知…道…」樂悠悠似乎又被我驚人的表現所著迷。

媽的,沒辦法……不然她掉下去的話可會受傷。

我一手摟住她,另一手則捉緊安全繩像飛虎隊遊繩而下般回到地面之上。

「冇事啊嘛?」我問。

「冇…」她還在我懷裡,被我一手托著背部。

「唉…唔好再為我做咁瘋癲嘅行為。」

「…我今世都係會為你而痴狂……」她的少女情懷是痴狂嗎。

我托回她站得直直的,然後托一托回單片眼鏡便離開學校,圍觀的同學也讓開了一條路給我離去,不同的是……這一次樂悠悠沒有再追來。

而是,雙手合十、含情脈脈的把視線凝固在我背部,目送我離去。

如是者,在學校當特工要尋出特工部高層子女的這段日子,變得至少沒那麼沉悶。樂悠悠沒有再像以前般不斷地跟蹤著我,反而只是偷偷在一旁望著我,表情便顯露出她很滿足。

大概,變為了默默的喜歡吧!?這種情況我有跟毒后問過,她卻回答我是那女孩真的愛上我的表現。

不過毒后也很清楚愛上一個叛變特工的下場會是什麼,難道一輩子也跟她到處逃亡嗎?所以毒后也沒叫我對樂悠悠作出什麼回應,直接拒絕會有反效果,反而漸漸地把她冷淡了,才是最好的選擇。

直到今天放學準備繼續尋找餘下的五百二十六個地址時,一位高年級男同學搭住了我膊頭。

「喂,上去天台,有啲嘢同你傾。」他說。

「我唔識你…」我肯定自己不認識這傢伙。

「我大佬識你啊嘛。」

喔…原來這學校是有幫會的,那就是說能更容易找到目標人物,不用每晚通宵的四出尋找吧。

因為這些學校幫會通常也應該很清楚學校所有學生的情況。他們把我帶到上天台,一上去只見數十個不良少年囂張的站在上面吃著煙等著我。

「就係佢?佢就係仇莫悔?」站在眾人之前的一個微胖男人問。

「冇錯,左眼戴眼罩,右眼戴單片眼鏡,就係佢。」其中一名手下說。

「細路,知唔知我係邊個?」那微胖的男人問。

「唔知…」我愣著。

「我叫程咬銀!知唔知點解我叫你上嚟!?」

「唔知…」

「因為你追咗我條女……樂悠悠!!!」

「吓…原來你條女嚟嫁,你管教好啲喇…!」我說。

「大佬…你好似仲未追到手架喎……」一名手下低聲提醒。

「屌你,邊個叫你出聲!」程咬銀重拍手下的後腦一下。

「總之,我要你離開佢!」程咬銀把煙頭的餘燼放到我校服上,使得衣服上燒焦了一個圓孔:「人哋係千金小姐,日日出入有保鑣護送……唔啱你依啲死垃圾接近!」

「等等…日日出入有保鑣護送…?」我再問一次。

「係啊…樂悠悠小姐佢每日番學放學都有隊車隊保鑣保護佢……你唔知咩…?」程咬銀手下反問。

「屌你!」程咬銀一個反手,摑了說話的手下一個耳光:「邊個叫你出聲!?」

「刷下存在感唔得咩……」那手下陰聲地道。

樂悠悠……

會不會…

她就是我一直以來尋找的目標人物?

「點呀!?」程咬銀捉住我衣領,說:「以後唔好接近佢,聽唔聽得到。」

「…對唔住。」我給了程咬銀腹部一下重拳:「我有選擇性失聰。」

「你…」程咬銀意想不到我會直接攻擊他,表情上盡是驚嚇:「上!打死條仆街!!!」

我摺一摺衣領,然後開始與這裡的人打架。因為都只是一群沒受過訓練的學生,所以花兩、三下手勢,他們便一個一個的倒下。

「你…到底係乜水……」終於天台全場的學生都倒下,餘下程咬銀痛苦地問道。

「殺手。」我走上前捉住程咬銀的頭,裝作輕輕一扭:「格噠──」

其實「格噠──」這聲音只是我喉嚨發出來,不過程咬銀好像真的當自己給人扭了頸子一樣把頸子側在一邊,死也不扭轉回向前面。

「啊…死啦死啦……快啲幫我叫白車啊……我條頸俾人扭鬆咗呀……」程咬銀驚慌地喊道。

回到家中後,我就搜尋了一下樂悠悠的住址,然後到夜深再走到過去先觀察一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