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當晚,我去到了樂悠悠位於淺水灣的獨立屋。她屋子之大,果然非常人可以比擬,在香港有資格住獨立屋的,家底都有一定的實力吧。

這間獨立屋第一層是面積龐大的車庫,連住一旁的是Z字形通往上獨立屋的闊路,單單是門外已經有一個疑似特工的人物在看守。

如果想要溜入去的話,應該沒太大可能……因為停車庫一樓的位置都已經站滿保鑣。

而且初步估計他們家中應該有防盜系統。

在我觀察期間,有一輛黑色轎車駛進到獨立屋裡,因此我馬上取出望遠鏡往車中看去,可惜的是車子玻璃窗用防透物料製成,無法看穿裡面坐著什麼人。



回到家中後,我放下背包走到去工作台那裡準備好一個微型的跟蹤器,附帶著竊聽的功能,只要明天放到樂悠悠身上就好。

翌日,樂悠悠果然如同平常一樣找我。為了任務,我有必要接近她一下,暫時取得些關係。

「一齊去食午飯?」小息時,在操場的我主動走過去問。

「你…你竟然……會主動約我?」樂悠悠眼神又帶點期待又帶點驚異。

「送俾你。」在她神不知鬼不覺的期間,我在一旁的花圃摘了朵花給她。



「哇…」樂悠悠抬頭望住我:「好靚啊…!」

「以前係我冷落你,對唔住。」我說:「我諗得好清楚…有個咁愛我嘅女仔,真係好。」

「唔緊要…我都知,要你接受一段戀情係好困難,特別係一個十分仰慕你嘅女仔。」樂悠悠把頭輕輕放到我肩膊上。

「咁我哋行。」我也把手搭住她的肩,順便把跟蹤竊聽器放到她衣袖內則。

我把她帶到去鄰近對面的清水灣半島會所內的露天餐廳吃飯,因為距離學校近,所以之前我就租了這裡一個單位來暫住。



餐廳內情調優雅,不過露天的地方則變得清朗宜人,在外面能隱約地聽到餐廳內播著的英文老歌,環境氣氛也算不錯。

樂悠悠揭開餐牌,仔細看過裡面的餐點後便點了一份洛林鹹派。沒想到的是,她的英文挺好,因為餐單裡皆是英文字且她的口音在香港來說尚算悅耳。

「你平時有咩興趣架?」樂悠悠好奇地問。

「睇書」

「其實呢…我都好鐘意睇書架。」她有趣地傻笑著:「你有冇拍過拖架?」

「冇…」我搖頭。

「吓…!真係嫁?」樂悠悠雙眼變得更大。

「唔…」我點頭,說:「所以我對感情依樣嘢嘅感覺……可能嚟得特別遲鈍。」



「唔緊要啊,其實我都未拍過拖架。」

「唔似喎。」

「我…會成日暗戀人囉。」樂悠悠尷尬地笑著,說:「不過當我一鐘意一個人,就死都唔會咁易放棄嫁喇。」

「喔…係呢,點解你會…鐘意我?」增進關係最好的方法,先深入了解對方。

「咁……」樂悠悠合上雙唇,雙眼像是回憶著遙遠的記憶:「就要講番我細個嘅一段故事。」

「個一年…我好似七歲,雖然屋企好大……但係每日我都只可以坐喺窗前望住出面嘅景色,我爸爸好嚴嫁…唔俾我出街玩嘅……可能就係因為咁,佢都觀察到我唔開心啦,所以喺某個星期日,佢終於都肯帶我出街玩,對於唔可以經常出街嘅我嚟講真係非常開心,不過因為我爸爸係政府官員嚟,佢成日話會有好多壞人想嚟殺佢或者綁架我,所以我哋每一次出街都會有一、兩個保鑣,不過我覺得好煩囉~」

「之後呢?」我問下去。



「因為個陣我真係好想自己一個行下,所以就趁爸爸唔為意偷偷地走咗去一個公園玩,不過真係俾爸爸講中咗……個陣有個目無表情嘅怪叔叔一手拎槍…另一手抱起我掩住我個口……想將我帶去一嫁貨Van到,我想大叫救命都唔得……

就係個時,出現咗一個人。我仲記得佢著住一身修長風褸,一開始若無其事咁行過嚟,直到走到我哋身邊個陣佢同你一樣…用一個手刀嘅手勢一下劈暈咗綁架我嘅怪叔叔…!再之後佢一手抱起我,叫我合埋雙眼,雙手掩住耳朵,然後一陣『砰!砰!砰!』嘅槍戰聲音……綁架我嘅人嘅同黨都訓低喺地上…佢抱到我去一個安全地方之後放低咗我,我呆滯咁望住佢,佢用類似無線電嘅裝備講……『頭號特工,回報特工部,保護任務完成』…個日開始…我就一直忘記唔到佢……我同爸爸講有一位特工哥哥保護我,但係佢死都唔信我講…話個位哥哥只係警察,咁啱路過…」

樂悠悠痴迷地雙手托著下鄂,說:「但係點都好,由個一日開始……我就忘記唔到佢,就算世人唔相信有特工都好,我永遠都會記得佢個一句,令一個小女孩帶嚟憧憬……直到我遇到你,見到你同佢個一下異曲同工嘅手刀姿勢……我就開始迷上你啦…!仇莫悔同學!」

說完整個故事後,樂悠悠便雙手搭住我手背,歡愉快樂的望著我。

原來是這樣……她對特工這個標準的「手刀」姿勢有情意結啊。

難怪會突然喜歡上我…不過看來她的父親並沒有跟她說明自己就是政府特工部的官員,香港政府是存在著「特工」這一回事。

也好的,特工界並沒有她憧憬的這般美好。

而且她所說的頭號特工……



早就叛變了香港政府。

「咁你呢?你信唔信有特工嫁?」樂悠悠充滿真誠地問。

「呃唔……我就唔太相信啦,哈哈。」我尷尬地抓抓頭。

「唔,好啦。」她的樣子頗為失望。

「想唔想食我一刀?」我笑著說。

「好啊,哈哈哈~」她特意把頸子側住一邊。

我舉起手狠快地劈到樂悠悠頸前…然後停下來,轉為用手掌輕撫她的頸子。樂悠悠似乎被我這舉動驚呆了,但呆滯過後又是半分桃花泛到臉上。



「哈哈哈~我點會真係劈你~」我深一深呼吸,認真的望住她,說:「手刀,並唔係用嚟殺敵……而係用嚟保護所珍重嘅人。」

「唔,有道理。」樂悠悠點頭甜笑。

「先生小姐,你哋嘅餐點。」侍應把剛出爐的餐點放到我們面前。

「食嘢啦!」我說。

「嗯!」她用力地點頭。

在這段日子,我開始與樂悠悠走得親近,浪費了不少放學後的時間去陪她,為的當然是拿取她的好感,可以去到她家中。

不過這一段虛假的感情,對我來說就像初戀一樣。

一開始我覺得自己控制得到,但日子漸長了,樂悠悠由默默望住我去到十指緊扣著我的手走遍街頭小巷,我開始感到未來的哪一天,自己恐怕會控制不了情感。

儘管發生的機率很低。

由於我的主動迎合,這段關係也提升得很快,她總是小鳥依人的一走到我身邊便要牽住我的手,累了就會把頭搭在我膊上。

反之,我對這段感情還未能完全投放感情進去,對她總是很淡然,大概就是說男生的熱戀期是在前三個月,我對她卻一點熱戀的表現也沒有。

好像為拍而拍拖一樣,這一點我是感覺到的。雖然有點對不起她,但投放感情進去的話,未來她只會更傷心。

這天放學後,她帶著我到中環海濱的AIA嘉年華會。裡面有著各色各樣的機動遊戲、精彩表演、及小遊戲攤位。老實說,這種地方我也是頭一次來,因為年少時專心讀書的關係,什麼什麼樂園之類的地方我可一次也沒去過。

裡面什麼新奇玩部也有,不過最吸引我注目的還是那立在遠處,隱隱約約發著微淡幽幽紫光的摩天輪。

「咦…莫非,你想同我坐?」我望著那摩天輪。

「哼,仲洗問嘅。」樂悠悠踮高雙腳,搭著我的後頸,零距離的望住我:「不過我哋最後先打大佬,最後先玩。」

「大佬?」

「摩天輪係大佬,過山車啊~擲銀仔啊~跳樓機啊~旋轉木馬啊~就係細怪,當一對戀人挑戰哂所有細怪之後情感同合拍度都會去到最高峰,個陣先再一齊打大佬,坐摩天輪……」樂悠悠閉上雙眼,幻想著:「Perfect。」

我默然獨笑著她的傻、她的純真。

「笑什麼~?」她側著頭問,挽住我的手走進去嘉年華會:「我哋入去啦~」

首先要對付的「小嘍囉」──擲彩虹,對我來說沒什麼難道,只要力度適中、又量度好拋物線的話,碰到彩虹中間就可以。

「啊…」

「呀…!」

「吖呀呀呀呀──」

以上的連續三下喊聲也是由樂悠悠發出,因為她連續拋了三次也飛了出界,連桌子也碰不到。

到我了。

「叮──」我把錢幣拋擲出去。

「恭起你,贏咗特大獎啊!」男職員友善地微笑道,然後把一隻超大型的飛天豬毛公仔送了給我。

「哇…佢牙尖尖又有翼,依隻公仔好得意啊。」樂悠悠毫不猶豫把這隻公仔當作自己一樣,幫我接過並抱住。

也太簡單了吧……

根本這些遊戲等同免費派禮物沒分別,為什麼那些市民好像玩得特別辛苦…?

「之後……」樂悠悠牽著我的手,漫無目的的跑著橫看,然後露出笑容指著了一個地方:「過山車!」

「…真係要?」我怕她會驚大亂喊。

「要!」

於是,我第一次玩過山車的體驗就送了給她。原本還以為她是個只會大呼小叫的女生,不過……沒想到的是她整程車沒有喊過,只是一臉歡顏的大笑著。

「咁屈機嘅你…」玩完後,頭髮凌亂的我撥一撥頭髮:「竟然冇叫過……」

緊接去到旋轉木馬、跳樓機、旋轉咖啡杯等,都對她和我也沒有難道,有時候我也難忍心中的情感,不自禁的「噗」一聲笑出來。

去到最後,我們終於坐上了那摩天輪。

「你好似開心過第二啲女仔出街咁。」我望著窗外的海景說。

「我好難得先可以出嚟玩嫁。」樂悠悠抬頭望住我:「所以當然覺得開心,你以後可唔可以成日陪我出嚟?」

「…可以。」

「多謝你。」

說畢,她在我不為意的時候……快速地在我臉上留下一個吻。

本來我想答一句「唔洗」,不過見樂悠悠這般認真,我也就不敢去傷她的心。

我們離開嘉年華會之前,偶然遇上一隊Band正在作表演。他們總共三男一女,還想著那個衣著有點輕哥德式的可愛女生會是主唱,但她竟然是鼓手。

之後,我跟樂悠悠就站在台前觀賞他們的表演,他們演唱著周國賢的《物極必反》。每當他們唱到去那一句,我心裡都不禁會有些慚愧。

「如果你太認真~只會悲傷。」

「呵欠~」樂悠悠打個呵欠,困倦地說:「我哋走囉?」

「唔。」我點頭。

就在我們轉身的一剎那,我注意到在我們十點鐘方向有個可疑的男人用相機偷拍著我們,當我與他四目交接之後他更轉身離開……

是誰……

「你企喺到等我。」我對樂悠悠說。

「吓?」

我尾隨著那個男人,不過他似乎亦發現我了,開始急步起來,我亦都加快腳步追起上來,與他來了一場短暫的追逐戰。

最終,他被我在嘉年華門外捉住了。

「你係邊個…!」我問。

「我…我乜都冇做過……!」他想要擺脫我的束縛。

此時,樂悠悠也追到上來:「你…咪係我爸爸嘅……保鑣?」

該男人見到樂悠悠後態度立即轉變,半躬身的說:「對唔住樂小姐,我只係為咗保護你安全。」

「但係點解你要影相?」我問。

「因為樂小姐同任何男人來往,我都需要拍一張相同樂生解釋番,講俾佢聽小姐接觸過咩人。」那男人說。

「唉…爸爸真係,到廿一世紀啦……」樂悠悠無奈地搖頭,望向那男人:「你識點做啦?佢係我男朋友,你唔好講俾我爸爸聽啊。」

「但係小姐…依位先生佢背景都仲查證……」

「你理得我啊~」樂悠悠挽住我頸子:「我就係嗒佢糖啊,吹咩。」

「咳…樂小姐我好難做…」那男人低著頭,臉有難色。

「唔難做啦咳?」樂悠悠打算從衣袋中取點錢,卻摸過空,於是霸王硬上弓地說:「總之下個月你會升職加人工啦~!」

「多謝樂小姐…!」那男人的頭和身躬得更低。

「走~!」樂悠悠說。

「嗯!」那男人立即跑到路邊舉手接了輛的士,並向我們招手道:「小姐,有車啊。」

「邊個叫你賴醒幫我叫車呀!!」樂悠悠鼓起腮子怒道。

「啊…!!唔好意思!」那保鑣又不斷低頭認錯:「咁唯有我搭啦!」

接著,那保鑣便進了的士離開。

「奇奇怪怪……」我望著那漸遠的的士。

「我哋去搭叮叮囉?」樂悠悠抬頭望住我。

「電車?」

「唔,我未搭過架。」樂悠悠說。

轉眼間,我們便來到了電車那裡,不知道又有沒有人像我們一樣,為了乘搭而乘搭呢?

我們坐著電車上層,以慢慢的速度觀看著城市的四周。這部電車彷彿成為了急速城市裡的休息站,讓多急忙的人也要接受電車緩慢的速度。

在和靜的車內,我突然聽到樂悠悠在我身旁哼唱著一首歌,好像是黎明的《你這剎那在何方》,不過由她這女高音唱卻別有一番風味。

「你愛唔愛我啊?」在她哼唱完後,突然問道。

我被她的問題頓了一下,然後答道:「愛啊,應該。」

「要決斷啲!」

「愛!」

「唔~」樂悠悠好像很滿意這答案,又把頭貼到我膊上。

「係呢,就快六月大考,你溫咗書未?」我問。

「未喎~不過算啦,我資質尚算聰明,可以應付得到讀書。」

「仲諗住幫你添~」

「點幫呀?教我!?」

「係啊~不過照咁睇你應該唔洗幫。」

「邊係呢!書本上智識有限,但係人對於智識嘅追求同渴望係無窮無盡嫁嘛!?你快啲教我讀書喇!!!」樂悠悠似乎很高興。

「不過出面自修身到時一定滿哂,同埋我屋企又多人……應該冇乜嘢地方可以溫到…」我開始引導著樂悠悠。

「咁…」她托一托下鄂:「就一於我屋企啦?」

「吓?」我裝作驚嚇,說:「得唔得架?你唔係話你爸爸係高官,屋企保安應該好嚴密架咩?」

「車~我又點會帶啲大奸大惡嘅人返屋企呢?我爸爸知道我帶同學仔返嚟一定唔會嬲嘅!宰相肚裡能撐船,做官嘅都要有海量嘅氣度啊嘛。」樂悠悠說。

「咁幾時可以去?」

「就下個星期六!」

總算成功一大半了。

如是者,在下星期六之前,我準備了一隻USB和解碼裝置。準備解碼裝置是為防萬一我被什麼密碼門鎖住了,也能夠解開退出。

而我也把它的外殼弄成了GBA遊戲機的模樣,所以正常的安檢是難以發現,至於USB放面我早在內裡輸入程式,一插入電腦就會在短時間之內把電腦內所有文件複製到裡面。

不過樂悠悠說,為防她父親懷疑自己有男朋友,因此叫我多帶一位朋友一起來,介時會設豪盛的午餐招待他,而我們兩人則會在書房裡溫書。

因此我也只好隨便挑選個普普通通的人一起去,但最後我的選擇果然還是只有傲小一……我在學校唯一相識得到的朋友。

星期六。

在前往樂悠悠家中的路上。

「搞乜鬼啊~」傲小一打個呵欠,沒精打采地問道:「咁鬼早叫我去溫書,又講到有鮑參翅肚咁~」

「總之一定唔會蝕啦你。」我說。

去到樂悠悠的家中後,我按下了大閘的門鈴,隨即在二樓花園等候多時的樂悠悠跑出來接我,完全無視了門外保安的問話。

不過在進入屋之前,一些保鑣與警察真的對和傲小一進行了安檢。在社會上某些具影響力的官員或富豪會因為自身安全問題,而被警方予以特別的保護,有警察長期在家中看守,而樂悠悠的家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喂,老兄~搞邊科啊。」傲小一舉高雙手讓他們檢查。

「過埋依關你有得食嘢嫁喇。」我說。

「冇嘅話我一槍砰死你!」他盯了我一眼。

因為保安森嚴的關係,我連那把十字架小刀也不能帶來,待進入屋子後,樂悠悠果然準備了一桌美食予傲小一,而我則與樂悠悠入到房內溫書。

但對我來說,可不是單純的溫書。

「你屋企幾大…介唔介意參觀下?」我問。

「自己人~客咩氣,咁我睇陣書先。」樂悠悠自己取出一本名為《我被寄宿到糖果女孩的家中》的書,獨自在書桌前觀看著。

於是我便開始遊走整間屋子,先看看他的結構。這裡面除了一、兩名看似特工的保鑣人物和工人之外,基本上保安都沒屋外般的嚴密。

從屋子的裝潢看來,主人是個酷愛看書的人,因為家裡很多地方都整齊地放著不同的英文書籍。

大概「參觀」過她的屋子後,我從樂悠悠口中套出她父親的書房也是在二樓,但是在樓梯上去後的左邊最盡頭,而不是右手邊的睡房。

而屋裡總共設有兩名保鑣,分別設在一樓和二樓。二樓的那位保鑣,就是站立在樂悠悠父親的房間外頭分守著。

如果要進去的話,似乎要花點心思引開他的注意力。

在他們家中生火好嗎?

我走到去他們的廚房看一看,一看之後發現有名工人,而且他們家中是用平底爐,不會產生火焰。

要找點方法製造混亂入去,還會有什麼方法呢……

「唔該…要多碟和果子~」傲小一走到廚房中,發現了我的存在:「你嚟搵嘢食啊?」

「係…啊,呃…我要枝可樂啊。」我也要求道。

沒有辦法…唯有用這個方法。

看來必須清除一些障礙,任務才得以進行。

拿著可樂回到樂悠悠書房後,我把可樂給了她:「飲啦。」

「唔該~」樂悠悠把頭貼到我胸膛上。

「守住你屋企個啲保鑣唔攰架咩?我啱啱見到二樓個位好似好口渴咁……」我又編個籍口。

「嗯?咁我叫工人姐姐俾杯水佢囉。」樂悠悠說。

「我第一堂要教你嘅嘢,就係態度。」我望著樂悠悠,說:「佢哋為你哋樂家服務咗咁多年,係唔係應該親手俾杯佢呢?咁嘅話,我覺得會更有誠意。」

樂悠悠凝視住我良久:「衰佬,你又有道理喎~好啦,咁我親自拎俾佢啦。」

「你屋企有提子汁?」

「當然有啦~」

「就俾提子汁佢。」因為等下會跟我血液的顏色相融。

於是,我跟樂悠悠走到下面的廚房,倒了一杯葡萄汁給予二樓的那名保鑣,走上去的時候我拿著杯子走在樂悠悠身後,再趁她不為意的時候用牙齒咬破食指表皮,然後把一滴血滴到葡萄汁裡。

我們兩人一步一步走到保鑣的前面,同是如像死神一樣,漸漸向他迫近,讓他喝下一杯無情毒。

為了任務能如常進行……

即便是無辜,也要清除。

因為這是命令。

「見你咁辛苦,飲啦。」樂悠悠從我手上拿過杯子,轉交給保鑣。

「嗯,多謝樂小姐。」保鑣馬上喝了一小口,以示好感。

「唔。」樂悠悠滿意地點頭後,轉身問我:「阿悔,我返去溫書囉。」

「我仲有啲嘢想睇,你返去先,我好快返。」我說。

「我間屋有咁多嘢好睇咩~哼,我返去先啦。」樂悠悠轉身便離開走廊,回到書房。

而我則,一直站在這特工面前,看著手錶倒數著毒發時間。照道理應該在三十二秒後就會立即毒發、全身麻痺中毒死亡。

因為我曾經用白老鼠試驗過,把自己的血讓它們一嚐會發生什麼事情,結果不出二十秒就毒死,假設他是特工的話,大概就在三十二秒吧。

暫時我也還未找得到任務一種解藥能把自己體內的「百毒」解去,除非我的血都被抽乾吧?

「你…企咗喺到已經一陣…有咩事?」那還握著杯子的保鑣問道。

「你係唔係特工?」我問。

還有六秒。

「…你」那保鑣有點愕然。

「我陣間仲要幫你接住隻杯,如果唔係跌落地會太聲。」我向他苦笑著。

「……」他完全無法理解我在說什麼。

三秒。

「對唔住,不過為咗完成任務。」我望著他:「你嘅死亡,係必須。」

兩秒。

「你係……」他還處於呆滯狀態。

「叛變。」我一手掩住他的嘴巴,另一手準備接好他因為毒發麻痺而會甩手跌落的葡萄汁杯子:「特工。」

零。

「…唔!!!」毒發的一瞬間,他猛然瞪大了雙眼望住我,然後全身震顫的靠到門身。

我把杯子裡的葡萄汁一飲而盡:「好歹都係用我嘅血製成。」

「阿悔!你去咗邊啊?」樂悠悠在書房大聲問道。

「我去埋個廁所先…!」我大聲喊道。

不消一會,那名保鑣已經毒發身亡。

事不宜遲,我取出了解碼器把大門的密碼解開。

「De──」密碼已破解。

書房的門自動打開後,房間最遠處就正正放著一部電腦。我把那名死去的保鑣拉進房間裡,再把門關上。

然後取出USB插入到電腦的主機當中,緊接自動把電腦內所有文件複製到USB裡頭,過程大概需要五分鐘左右……

反正需要點時間,五分鐘後再回來好了,免得引起樂悠悠的懷疑。遺憾的是,我一打開門的一剎那,樂悠悠便碰巧在書房門後,跟我對個正……

「阿悔…」她表情愣住了。

「唔?」我尷尬地抓抓頭髮:「我見對門開住咗,所以入嚟睇下……唔好意思。」

「依對門……我爸爸平時都唔俾我入…仲鎖住密碼……」樂悠悠驚恐的表情差不多都上到臉上:「你…個位保鑣先生呢!?」

說畢,樂悠悠便推開我走了進來,當她望到那已經毒死被我拖進書房的保鑣後,震驚雙手掩住了嘴巴。

我把門關掉,望向她:「咁你都應該知,我真正身份。」

「你係邊個……」樂悠悠恐懼得退到去書櫃前:「你到底打我爸爸咩嘢主意……」

「對唔住。」我舉起手刀的姿勢,對著樂悠悠的頸子:「我係……」

「特工。」

「噠──」這次不再是假裝,而是真正打了在她頸子上。

被我手刀劈到的樂悠悠沒有即時暈去,而是睜著雙眼直視著我:「一切…都……係…假嘅?」

「砰──」緊接,她整個人便暈倒在地上。

在完成複製文件的程序後,我把USB拔去便打算離開之前,我略略看了一看文件,裡面果然存有一份《叛變特工資料庫》的文件,裡頭列出了特工部成立而來,一直的叛變特工行蹤與動向,當中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叛變特工是已經被列為死亡及成功追捕。

不過假如能把餘下的三分之二聯合起來,也足以令特工界有一場動盪發生……是一份十分危險的文件。

是時候要走了。在我離開之前,我多望了樂悠悠一眼……此女子,就當作是人生中的過客好了。

在我走到去大廳的時候,我被一個人的背影所嚇到,不敢在往前走一步……

他擁有如青絲的飄逸秀髮,背部上放著一把日本武士刀,手上握著三把手裡劍把玩並背向著我。

但最令我驚惶的是,他身穿長袖薄風褸,雖然背部放著一把武士刀……但還能隱約看得到衣背繡著一個青綠色的「傲」字。

就算不與他面對面,也能感受到他背上隱藏著的強烈殺氣。

是「傲」的傢伙……

他怎會知道我在這裡……

就當正思量什麼辦法可以對付他的時候,原本在一樓軴守著的那名保鑣悄悄地走到站在大廳中央的他身後。

「你哋家族嘅人終於嚟……」那名保鑣應該也是特工。

「我細佬真係喺到?」那「傲」的傢伙問。

「無錯…見到佢入嚟個陣我真係唔敢單獨落手……所以偷偷哋通知咗特工部先。」那名看家的特工說:「佢依家仲喺飯廳到食緊嘢,應該唔知你哋秘密嚟緊……」

他說的該不會是……

「聰明。」那「傲」的傢伙平和地淡笑著:「佢係我哋「傲」家族第一號戰神,我同三位大哥聯手都未必有機會贏佢……未來「傲」家族第八代繼承人…都應該會係佢,所以今次一定要捉到返屋企。」

傲小一……他…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

他跟「傲」家族的成員有關聯的嗎!!?

「你哋家族成員一陣仲有邊幾個會嚟?」那名普通的特工問。

「霉同雲。」

霉……我記得是那個用「黑蠍毒」及格鬥術把我打得半死的人,而雲則是上次藝術展事件握著雙銀槍,就算會因為大樓倒塌而死也要背著家族的榮譽把我殺死的傢伙。

糟糕了……

等下我該如何離開……

「先聯絡赤曲再算……」我取手機後撥打給赤曲,暫時說明一下現在的情況。

「估唔到…竟然會係咁,更加諗唔到嘅係你竟然會同傲小一佢做咗朋友。」赤曲笑了一笑。

「佢到底咩來頭……」

「當初我咪同你講有一個提供情報俾我聽,啟思中學入面有特工部高層子女喺入面讀?個情報就係佢講俾我聽。」赤曲繼續說下去:「我聽你情況,你應該走唔甩……而且特工部仲應該會派大量特工到現場…」

「咁傲小一…」

「話哂傲小一佢都係「傲」家族菁英中嘅菁英,實力仲可能係依家第七代繼承人「零」之上,所以…你唯一保命方法,就係趁混亂離開或者喺屋入面躲藏一陣先。」

「我唔洗幫佢?」

「佢自然會有方法逃脫。」赤曲在另一邊廂思量了一陣子,說:「我一陣會再派一批赤兵隊嚟,佢哋會製造更加大型嘅混亂……到時你就趁機逃走。」

「但係成班「傲」家族特工喺到…你班叛變特工必死無疑……」我說。

「你手上嘅文件,已經可以幫我回本。」赤曲微笑。

「好…咁我等你。」

呼……因為這個莫名其妙的傲小一,情況變得更加嚴峻了…早知就不把他帶來!

不久,那兩名「傲」家族的成員也果然到來了在大廳中集合,而我則在二樓的梯間躲藏著,等待機會離去。

「總係俾麻煩我。」那個霉一來到便戴上了自己的秘密武器──「黑蠍拳套」。

「今次拉佢去坐『海洋監牢』就最好,影響家族聲譽。」雲也替雙銀槍上好了子彈。

三個「傲」家族成員同一時間出動,這種畫面恐怕很少機會可以看見……

「呵欠~仇莫悔,我食飽啦~我走先!」傲小一的聲音從飯廳傳出,可能他要離開了。

「仇莫悔…?」霉聽到他喊我的名字後,似乎有點頭緒。

不過他還是注專地凝視著準備從飯廳走出來的親生兄弟,在梯間偷偷觀看著的我心跳也不知不覺間加快……

三打一…

真的有這種可能嗎。

就在傲小一把飯廳的門推開的一剎那,原本握著三把手裡劍把玩著的「傲」立即銳利地盯住那位置,再把三把手裡劍飛速地擲出……!

我不忍地閉上雙眼,原本還預計會聽到傲小一的痛叫聲音,因為他擲手裡劍的速度快得連我肉眼也跟不上……

但出奇地,什麼聲音也沒有出現。

手裡劍回來的,就只有傲小一輕視的笑聲:「麻煩。」

「今次睇怕要折斷你雙腳。」霉握緊拳頭,隨時戰鬥:「睇你仲點走。」

「或者等我射佢膝蓋?」雲補充道。

「又或者,你肯自願返屋企。」最後那名不知名的「傲」成員說道。

「如果。」傲小一問:「我唔肯呢?」

「咁休怪我無禮。」他取下背上的日本武士刀,說:「就算,你係我親生細佬。」

傲小一沒有回答什麼,不知何時便把剛才接住的手裡劍都擲到大廳天花板上掛著的大搖燈上!

「叮──」大搖燈的枝柱被割破,隨即墮到地上……而那之下正正是站著三名「傲」家族成員!

「冰冰冰──!!!!」大搖燈跌到地上後玻璃四散,三名「傲」家族成員也及時四散躲開玻璃碎片的彈射。

同時間,傲小一以閃光般的速度便來到了霉的面前與他進行格鬥術。我跟過他對決,那個霉的肌肉與手骨就如同鋼鐵般硬朗,但此刻間與他正對打著的傲小一卻沒有一絲困難,密實的防禦與快敏的反擊也並齊。

「點解要離開家族……」與傲小一對峙著的霉問。

同時,傲小一手握日本武士刀的兄長也衝向他背後……準備給他一下背斬!

傲小一沒有回答,只反手捉住霉的手腕再蹲捲身子躲到霉的身後!他拿武士刀的兄長見狀隨即停下了準備的背斬一擊,轉而打算利用刺擊穿插他。

不過傲小一用腳一下子踩踏牆身,以反彈的力量並使霉靠向前方,這麼一來握著武士刀的兄長也意料不及,再轉為立即轉身躲開。

同時一直在遠方握著雙槍的雲等待著機會可以往他開槍,霉為了配合他立即用雙手固定住傲小一,不讓他再動彈。

「雲,開槍。」盡管他的身體與傲小一重疊著,霉也相信著雲的槍法。

可是傲小一另一隻手卻如潛龍般把他剛才轉身躲走的兄長捉住,再把他一同拉到自己面前好讓能幫自己擋子彈,眼見雲開槍在即……握武士刀的他只可以立即揮擊刀子把子彈打掉!

「唔該哂……阿哥。」傲小一邪惡地淺笑著。

「霏…」雲也幸於他能用武士刀把射過去的子彈打掉。

原來那個握武士刀的傢伙叫霏……

「唔好大意。」說畢,霏便舉起武士刀作切腹的姿勢:「霉,忍受得到?」

「只要捉到佢返屋企就得。」霉把被夾中間的傲小一鎖固得更緊。

難道那個霏不惜武士刀的切腹之痛,也要用刀子貫穿自己與親弟弟的腹部,好讓被夾在中間的他失去行動能力!?

沒想到的是,就正當霏想這麼做的時候,傲小一立即咬住他的後頸,再把捉住霏的那隻手鬆開,轉為一掌把他推出去往雲的面前……霏也瞬間作出反應從袖取出一把手裡劍往他的雙目擲去。

傲小一猛地把那手裡劍用力咬接住,嘴角流出了一絲的血液……

再者,他把口裡咬著的手裡劍吐落地上,再一腳往準備開槍的雲踢去,就算雲的子彈打中了手裡劍也僅僅能讓它從預定位置偏移一點,轉為右肩插中了手裡劍,而不是原本應該打中的喉嚨。

「差啲俾佢殺死……」雲喘著氣的說道。

「一龍紋字……」緊接,霏開始單手自轉著日本武士刀衝向傲小一:「斬!!!!」

在一剎之間,傲小一強行扭著霉固定著他的雙手,迫使他脫手,再滾地避開霏的狂刀亂舞般的揮斬攻擊!

雙手敏銳的霏瞬間以超音速的速度把眼前的物件斬破,唯獨他想斬殺的人卻躲開了這麼一擊。

如果多一個的話……

說不定傲小一真的能取勝…

但單看剛才的戰鬥來說,我的神經反應根本及不上他們的十分之一……

霏的攻擊過後,靜靜地凝視住地板:「點解?點解唔去繼承『傲』家第八代繼承人嘅位置…」

「明明有大好前途,但係不斷摧毀自己未來。」雲把雙槍瞄向傲小一:「不知好歹。」

「離家出走遊戲係時候要終結。」霉也加上一句:「今日唔係你死,就係我哋亡。」

「戰鬥緊就唔好咁多廢話…」傲小一握緊拳頭,抹一抹嘴角的血跡,充滿挑戰性與銳利的雙眼望住霏:「假如你把刀可以斬斷我同家族嘅淵源……就即管斬…」

「背叛家族嘅叛徒……!」霏再次自轉著武士刀,衝上前往傲小一猛斬,猶如一條青龍般不斷向他猛啃。

儘管傲小一在閃躲期間不免被斬傷,使得血液如水花般濺出……他都毫不畏怯,任由自己兄長對他攻擊。

突然…!一直閉著雙眼,沉著躲開兄長揮斬的他睜開了眼睛,眼神既暴戾又霸氣,一瞬間把眾人的氣牆壓倒下去,彷如戰神中的尊者一樣散發著王者的氣息……

「佢要認真……霏!小心!」霉握緊一雙拳頭便衝上前。

再霏下一次的斬擊,傲小一似是在剛才的戰鬥中感受到他的戰鬥律動、揮斬的規律與攻擊模式,主動向他作出敏銳的反擊,用右手的食指與中指敏銳狠準地戳按住霏手肘的曲池位置,使得霏手上一陣酸麻把武士刀甩手,再順勢踢開了他並把他的武士刀據為己有。

雲見此況立即連續開槍,霉也衝上其後向他發動背襲,可是傲小一似乎能夠一心二用的一手揮刀把子彈揮掉,另一隻手則用中國武術中的詠春與霉進行著格鬥術。

在霉手刀險些往他後頸劈去的最後關頭,傲小一使出回旋斬把把子彈與霉一同打走,一次過化解了兩種危機。

「你唔洗走。」霏很快便回復過來,取出一把苦無擋住自己親弟去路。

就在傲小一想衝前向他兄長腰斬的時候,霏把手上的苦無飛擲到傲小一下半身的位置迫使他跳起上來,如此一來傲小一也自然地舉刀往上直斬,但正正中了霏的計謀利用空手入白刃把武器定住…!

傲小一立即棄刃,再後翻在地上抓起一堆剛才跌落的玻璃碎片撤到去正好想往著他影襲的霉與霏。

他們如此的戰鬥下去,恐怕要鬥出三天三夜才有結果……不過就在此時外面傳出了一下巨大的爆炸聲。

我往窗邊望去,只見兩隊駕著裝甲車並且戴上赤色戰鬥面具的一隊人馬握著武器趕來了……赤兵隊終於來了嗎。

「佢哋係……」霏意外地望向外面。

「我上次遇過佢哋……好似係一班叛變特工。」雲說。

「咁佢點。」霉望著傲小一。

「零,我哋遇上咗一班叛變特工……解決佢哋定係捉住傲小一先?」霏用無線電問道。

「又會咁巧合…咁唯有先解決班叛變特工,因為依間屋主人係特工部高層,擁有特工部機密資料,唔排除佢哋想奪走。」那個零在無線電中回答。

「咁佢……」霏問。

「遲下,我會親自帶領家族成員去捉佢返嚟…今日就暫且同佢停戰。」零答。

「唯有係咁……。」霏的武士刀轉對面向屋外的赤兵隊,與另外兩名傲家族成員一步一步走到屋外,並背向傲小一說:「你就儘管走,下次再遇到你……冇咁好彩。」

傲小一瞪著三位兄長離開屋子與赤兵隊對決後,他才鬆了一口氣喊道:「悔,出嚟啦。」

「……」我從梯間裡行出來:「你一早知我喺到…?」

「仲知道你係個特工。」他走到飯廳那一邊,把那裡的玻璃窗一腳踢開:「我哋喺到走。」

「咁點解一開始扮唔知……」

「我冇話唔知,只係唔講。」傲小一跨出了窗戶,望著藍天白雲輕淡一笑:「原來做下平凡人,都幾好玩。」

「今次我俾你累到差啲無命……」我跟在他身後離開。

「放心…成個『傲』家嚟講,單挑暫時仲未有人可以同我打成平手。」他輕蔑一笑。

果然是「傲」家出產的人,就是這麼瞧不起人……

「點解你屋企人要捉住你……」我問。

「嘖,佢哋想迫我返去成為未來『傲』家第八代繼承人……我先冇佢哋咁得閒。」傲小一嘴臉有點不屑:「而且…我好憎依頭家。」

「就同霍同雷一樣…?」

「你識我兩個細佬?」

「有一次……偶然遇過下。」我輕輕帶過。

為什麼在享負盛名的特工世家──「傲」,都會有家族成員想要逃走……似乎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在夕陽底下,我與傲小一在一個十字路口上分揚道鑣。

「再見,你應該要返去赤曲到?繼續佢個一場……驚天嘅革命。」傲小一問。

「唔係…依次係我最後一次幫佢。」我說:「之後嘅事…就唔關我事,我會繼續自己嘅復仇之路。」

「復仇之路?或者多少……作為你陪我依段返學無聊日子嘅回報,我應該有啲情報可以俾到你。」

「咁最近嘅特工界連環殺人事件……」

「依件事…好似我家族跟緊,行兇者斬時未知……不過你唔排除可以親自查探一下頭號特工行蹤,咁嘅話…話唔定你會遇上行兇者。」傲小一雙手托著後腦,說:「因為暫時遇害嘅……都係追查頭號特工下落嘅人。」

「咁依啲嘢我都知。」

「咁作為小提示……或者係一個朋友嘅提醒,我勸你唔好再咁輕易相信任何人。」

「點解咁講…」

「因為…」傲小一望向夕陽,似乎回憶著某些事情:「當你出生喺一個周邊都冷酷嘅世界,突然有個人俾份『家』嘅溫暖你……你好快就會因為咁而遺忘一切,為佢賣命…更覺得佢係絕對嘅存在。但到最後你知道佢哋真面目同真正目的之後…你會痛苦無比,斷七情六慾…先係保護自己最好嘅方法,始終每人個人背後諗梗乜你都唔會知,依種方法……亦係最快變得強大嘅方法。」

「你…」

「『傲』家…嘖。」傲小一轉身便離去,拋下這麼一句後在夕陽下離去:「身為家族成員,我完全唔覺得驕傲自豪。」

可以相信的…

只有自己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