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街篇──

呆滯的我握住繃帶被人拉回上去,船艦亦開始以幾何級的速度下沉,不少叛變特工捉住船身或是跳到入水中逃生,而迷茫呆然的我則半蹲的望著自己的手……

「走啊,如果唔係你會死架!」捉住欄杆的水鬼激動地對著我說,說畢他就如猴子般想要攀過來。

海風輕拂過我的臉頰,我舉起一隻手示意他不要過來,然後站起來跳到去船艦一旁的潛水艇,再扭開蓋子後爬了進去。

我坐在連繫住船艦潛水艇裡的主駕駛位子上,望著慢慢向下沉沒的這個畫面,然後落入水中。



因為落入水中的那一下衝擊太大,所以本來連繫住潛水艇的繩索鐵扣都斷裂掉,我就坐在駕駛室裡頭望著於海中還繼續下沉的「海洋監牢」,沉默了一段時間。

直到海中出現了一點光,游入了這座已經沉沒到海洋中的「海洋監牢」,好奇心驅使下我開動了潛水艇入船艦中,跟著那一點光芒駛去。

沿途海中浮沉著不少已經早就死去的屍體,令這座漆黑的「海洋監牢」添加一份恐怖,幸好潛水艇有大燈才令前路得以照明。

那點光芒去到某個位置後終於停下來,並游向了一副屍體旁邊,我近距離一看發現是發著光的尖牙魚。

毒光魚…?怎會出現在這裡……



那條發著紫透瑩光的毒光魚正用著自己的尖牙啃食著船艦走廊中的屍體,吃相恐怖,可比得上亞馬遜河流裡的食人魚。

為免樂悠悠的身體會被這種莫名其妙地游上來的肉食魚,我開始用潛水艇去搜尋樂悠悠的,最終給我發現了她浮游到大堂的樂悠悠……

「我好似見過你?」正當我發呆時,潛水艇內的通訊器材突然亮出了一獄長先生的聲音……

「獄長先生…」他應該是透過駭入潛水艇的電子瑩幕來監視我吧。

但問題是……他怎麼還未死去…



這船艦都沉沒了。

「你認識我?……我記得,你係幾年前嚟過嘅一位特工,好似叫……赤小隊?」他說。

「冇錯,不過赤小隊已經……唔存在。」回答這句時,我心中有點黯然。

「點解?赤瞳…佢最近仲好?」

「唔多好。」我如實回答。

「咩意思。」

然後我如實把「特工界連環殺人事件」一事告知他,獄長聽後沉默無言,直接回避了話題。

「我座『海洋監牢』……終於俾人攻破啊。」獄長先生感慨地說。



「嗯,無敵嘅『海洋監牢』…終於都俾人攻入咗。」不知為何,坐在潛水艇裡看著沉沒了的船艦,總有著奇怪的感覺。

就像我堅信永遠不會拆散的赤小隊一樣,最終都是散了。

「事實證明咗…偷懶果然唔會有好下場。」獄長先生輕然一笑。

「嫁船沉沒咗…你都同到我講到嘢,已經係奇蹟。」我說。

「奇蹟…亦係自己創造,我間房喺製造時特別加咗堅固材料去製造,可以承受巨大嘅衝擊力,而且所有通訊、連線、供電器材都係獨立安裝喺房裡面,所以到依一刻我都仲同到你溝通。」獄長先生笑了一笑,說:「睇嚟特工界今後應該會好混亂,因為所有國際S級叛變特工都終於重獲自由。」

「所以你打算點。」我問:「發訊號出去俾特工部求援?」

「做法太愚蠢,身為獄長嘅我既然無法阻止有人劫獄,就已經失職……早晚都會被特工部處死,既然係咁…我倒不如一直留喺到仲好。」



「你點生存?」

「我間房俾你想像中高科技得多,至少裡面有提供我食幾十年嘅乾糧同濾水器,仲未計我可以操作未失靈嘅機械幫我去捕魚。」獄長先生打個呵欠,說:「重點係夠哂安靜,唔洗再管任何職務~可以專心研究科技。」

「隱居?」

「你都可以隱居,反正經過依一役之後……特工界往後十年應該會揭起一場翻雲覆雨。」獄長先生打了個比喻:「如果特工部係天界,咁『海洋監牢』就係地獄……如今地獄大門已經打開。」

「我冇諗過有咁快退休。」居然有人願意把自己困在漆黑大海之中被沉沒了的船艦的小房之中。

「我有一個請求。」我說。

「唔?」

「我想你…將一個女仔屍身好好咁海葬。」這是我的不情之請。



「點解,邊位?」

「只係想佢可以完整咁離開世上。」這是我最後能做的,因為我發現剛才那條毒光魚正在吃著艦中的屍體。

「等價交換。」

「我可以俾一份特工部高層機密資料你。」那份我破解不了、從樂悠悠父親電腦手上得來的資料。

反正他又是個駭客,給了他說不定可以破解出密碼。

「成交。」

「佢叫樂悠悠,文件你可以駭入我部電腦搵到。」然後,我把自己電腦所放之住處告訴他,好讓他能跟從地址駭進去拿取。



「好…你離開吧,就算『海洋監牢』沉沒咗都會係我水底中嘅一座堡壘,除咗海洋生物之外,閒人免進。」獄長先生話語中帶著一份寂寞。

聽他這麼說,我便駛著潛水艇離開這座沉沒了的「海洋監牢」,離開前用潛水艇的工作鉗把毒光魚夾住並收入到後方倉庫中,水面上溫暖的光與海底下冰冷的黑暗似乎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離開潛水艇後,我把毒光魚的毒膽吃下並帶著那種無能為力的情緒回去毒后處,一路以來也是歸根於我能力太弱,才什麼也說不了。

復仇如是,保護所珍重的人亦是。雖與樂悠悠未有如赤小隊般深厚的情感,但總是有著罪惡感纏繞著我。

毒后見我臉上神色就知道救人任務失敗,所以沒對我再三查問,

「唔洗怪自己,只係你一個人嘅能力實在太薄弱,其實有好多事任你幾努力都改變唔到…我都講過,你唔係個種見人就殺嘅怪物……你只係一個小特工,而特工路上就係充滿起跌。」毒后說。

我只是沒有想過她最終會死在我手裡。

大概特工部曾經給予的情感訓練,只能抑壓特工外在表露的情緒不形於色,可是說到底,心裡多少也會感受到及質疑自己。

「你有冇諗過要組織一隊小隊?就好似赤曲當初組成赤小隊咁,或者你一個人嘅能力唔足夠,但係一隊人就足夠。」毒后認真地提議。

「我唔係領導嘅材料。」我低下頭,說:「而且,我已經搵出折磨赤牙同赤瞳嘅兇手。」

「咁你諗住點…?佢哋係咩人?」

「殺凌竹,香港二號特工,門下仲有兩個手下叫殺初善同殺本惡。」我如實說道。

「殺凌竹……我聽過依個人,佢冇你想像中咁易對付…或者比起傲家,殺凌竹佢會代表住特工界另一個勢力,係一班無法無天嘅特工嘅代表人物。」

「佢會濫殺無辜?」

「唔係,而係佢會透過特工身份去執行多樣便利自己嘅事情,從而獲益。」毒后若有所思的說:「曾經因為特工部任務關係,我都同佢合作過一次……當時我哋執行任務要刺殺一名英國特工,但係佢殺死之前嚴刑拷問該名特工一啲重要情報,再將所得情報背住特工部販賣比世界各地,依種行為已經係違法……不過自從佢俾頭號特工廢咗雙腳之後…就好似消聲匿跡,估唔到依件事嘅主謀會係佢。」

「佢實力大概有幾高…?」我問。

「比起傲家族個班自傲嘅菁英,佢行事更為謹慎……特工界出咗名嗜血殘暴嘅人,至少傲家族係會絕對遵守特工部指令,而佢……暗地裡會助大自己,城府更為陰險恐怖。」

「咁睇嚟…照你咁講,我暫時都搵佢唔到。」

「的確係,不過我可以幫你聯絡赤曲,遲早一齊對付佢。」毒后站起來,走到我面前望住我:「但係要成功對付到殺凌竹,係一件好困難嘅事,或者帶你去「九龍寨」多少都會幫到你嘅復仇行動。」

「九龍寨?」上次就好似聽毒后說過一次。

「一個地下城,或者叫佢地下街?唔知道,總之係一個不見天日嘅地方,裡面龍蛇混雜,多數惡名昭彰嘅罪犯都會喺個到逗留,香港政府、中國領事館同特工部都知道依個地方嘅存在,但因為實在太危險……所以一早被列為「三不管」地帶,所以個到幾乎無法無天,可以任意犯罪進行走私、殺人交易、賣淫、軍火販賣、器官交易、販毒。」難以想像毒后對這種污穢的地方也瞭如指掌。

「咁似香港「九龍城寨」前身?」雖然我出世之前那個地方就被拆了,但我還是從電視看過有關這地方的資料。

「無錯,『九龍寨』正正係『九龍城寨』前身,當年九龍城寨俾政府拆卸之後一班原住民心有不甘,佢哋一部份都係靠原本城寨「三不管」加上複雜嘅結構而賺錢,所以佢哋就用咗一筆錢,去收買當時工程有關人員同高層,喺往後變成嘅九龍寨城公園下面秘密興建一個地底城,借此繼續進行佢哋嘅犯罪事業嚟獲益,加上佢哋仲不斷搵人開發令地下城寨變得更大,所以如今依個地下城堡面積大概有九龍灣站至到旺角東站咁大,佔咗成個九龍東嘅五分之一。」

「難以想像…睇嚟我要親眼睇過先感受到個股震撼……」

「好似殺凌竹依種投機份子,我諗佢都經常喺地下九龍寨遊走。」

「既然下面可以無法無天,咁應該經常發生死傷大戰,或者有人將地下城依個秘密帶出,令依個地方公諸於世?」

「奇怪就在於……」毒后緩慢地說:「從來冇人可以帶得出依個秘密出嚟,睇怕裡面係的確有我哋不為人知嘅秘密,不過你講到打鬥裡面的確每日都發生,當然地下街都有自己嘅潛規矩,經驗老道嘅人會識得渣拿。」

「有潛矩…就代表下面同樣存在勢力?」我說。

「『赤城』。」毒后答:「裡面最大嘅勢力…應該話係唯一嘅勢力……就叫『赤城』。」

「赤城又係?」我追問。

「……我都唔清楚。」毒后本來毫無表情的嘴角,揚了一揚:「總之你唔好接近佢哋或者危害到佢哋就得。」

我用自己的左眼望著毒后,她的鼻子溫度正在上升……明顯在說謊呢。

不過不說,總有她的理由吧。

「你上次見你,你都好似提及過九龍寨。」我裝作無意說起。

「第一因為個到不見天日,你唔洗受陽光熱力而流毒汗,第二個到有地下黑市賣珍奇毒物,可以令你及早成為百毒……不過你自己諗清楚,未成為百毒之前你毒性已經咁強,何妨成為咗之後?會係希望定係災難,我都估算唔到。」毒后始終是為我著想。

「都已經無退路。」

「有,不過仲未有人試過,百毒只係一個毒學界嘅傳說或者可以稱之為禁術……冇諗過真有其事,關於依方面其實都仲有代研究。」

「嗯…」我能確切感受到自己心底裡,有一隻充滿毒性的怪物在蠢蠢欲動。

三天後,毒后讓赤曲把從「海洋監牢」救出的叛變特工都安頓好後便致電給他,並把我的情況告知他,包括找出殺凌竹是兇手的事情、與自己身含百毒的情況。

雖然他們兩人看似對雙方無意,但我還是感受得到……毒后和赤曲兩人還是存有一絲的感情。

而我也只是一條連接住他們疏遠而久的電話線罷了。

「Rain,我已經同赤曲溝通過,下個禮拜四佢會將所有救出嘅叛變特工集合到九龍寨集合,到時你記住事前搵佢帶你去,或者你自己去。」

「你唔帶我去?」

「我…唔得閒。」毒后溫柔地微笑。

從來也只見過她待在家中,幾乎沒有出過家門……這樣也叫沒有空嗎。

不過毒后這種高雅的女性,避忌這種地方也是正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