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一直含辛茹苦的赤千花咯出了一口黑血到地上。

「千花,你有冇事!?」毒后扶著他肩膊。

「咳咳……」

「佢受咗咩傷?」既然會吐出黑血,證明毒性極深。

「好似係花刺毒…會令人頭昏腦脹仲有咯血,不過我仲未成功調配解藥俾佢……長久落去只會加深病情…」毒后答。



我脫下眼罩,略略看看赤千花受毒入侵的部位,發現體內的肝臟溫度特低,似乎毒素都聚於那裡了……

「佢肝臟有啲問題…」我推測著,說:「睇怕係花刺毒令佢肝臟失去原本功能,機能逐漸下降,最後失去排毒功能而死,係一種慢性毒。」

我繼續說:「要解花草類毒物就必定要尋根,搵出花刺毒依種毒物原本生長之地,因為毒物本身周圍必有同佢相剋之物……所謂十步之內必有芳草。」

「假如連我喺地面都未見過依種毒花,只係喺書上見過…咁睇怕依一種毒花只生喺地下世界裡面。」毒后說。

「冇陽光都可以生花…必定係毒花,我再番落個陣睇下我會唔會搵到花刺毒嘅相勊之物。」我說。



「靠你啦小時,除咗多謝……」

「……當日你救我,都冇要過我多謝。」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天,又或是救過我的人。

說罷,我便開門離開往傲家出發。

只有七天的時間去找回赤曲,否則九龍寨中的赤兵隊可能會按奈不住受張澄的影響而向狼族進攻,同時只會落得個兩敗俱傷。

更甚的是,真係如輓歌所說的一樣……赤皇就是等著這麼一個機會去重建真正的權皇勢力。



似乎我擔當著一個生死存亡的人物。

傲家的大宅位於香港某段山莊,要我準確地說出地點名稱也旦不能,因為那裡四周是森林之地,屋外面除了有個大海、湖泊及一條通往市區的馬路之外便再無別的,就算有的也都是森林花草那些。

不過我每次進去到會看到一塊路牌上面寫著──「傲君山莊」,可能它便是那裡的地名。

每一次知道自己又要跟傲家那群人相見的時候,總會莫名其妙地緊張起來,可能我曾經有數次生死邊緣的經歷,也是由他們家族的人帶來的吧。

雖然他們的山莊的大宅建設於高山之上被盛放的短樹包圍著,使得上山到宅的道路需要經反覆曲折的林間山路,卻能夠乘搭山下預設的纜車輕鬆上去。

不過在預計到他們應該有裝監視器等裝置之後,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改為直接徒步上山去。

其實這麼大的一片山草林地,很難想像會全由傲家的成員擁有。至少我相信在深夜要徒步下山的話應該困難重重。

在走過不少路,腳力用了大概十分之二後終於見到遠處華西宏亮的傲家大宅。我翻過那高厚且霸氣的大閘後,便算正式潛入了傲家。



不同的是,今天他們的停車場多了數十輛勞斯萊斯名車停泊在這裡,似乎有什麼重要人物今天到來光臨一樣。

我走近一看,發現平常人煙稀少的傲家如今連花園都有數名保鑣在來回巡邏,依情況看來似乎真的來了什麼重要的人物。

原本我還想著一步一步去靠近傲家,卻沒想到傲家那位現位繼承人零與另一位英氣不凡、上了年紀的男人一邊閒聊一邊步出了大宅,奇怪在於他們由大宅第二個出口出來,大宅對正中央的大門也莫名其妙地沒人軴守著,顯得格外奇怪。

為了方便潛入,於是我便走到花園一位正在百無聊賴,自以為這職業生涯會很安全的保鑣身後,然後一手掩住他的嘴巴再把他按住在地上,不消一會他的痛苦掙扎便停止。

我換上了他身上的西裝衣服、戴上黑超眼鏡、無線電,並把那名保鑣的屍身與我的衣服暫且先放到花園圃中的百合花之上,好讓盛放著的它們會為我掩蓋住罪證。

偽裝好後我便朝向那大宅正門進去,因為其餘通由大宅的門都有保鑣看守著。或許他們是認為沒小偷會蠢得由正門直接進去吧?但直至我進去後才發現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大宅正門一推進去後是一條既幾又寬的走廊,兩旁還放置著不同的古希臘神像,象石色的石身與支柱配合得極為完美。不過正常人小心思考都會懷疑這裡是否藏著什麼危險的機關,結果我一脫下眼罩那些恐怖的致命機關就毫無保留地表露了出來。



呼…早知道就在傲家大門前大喊著自己已經到來就好了,不用這麼麻煩。但也不能排除赤曲及傲小一已經落在他們手上的因素,因此我要徹底地過來秘查一次才能清楚。

說回這一條走廊,粗略估量的話大概有二十五米長吧。收在我眼內的機關暫時有離大門只有一米之隔的深藍波斯圖案地毯,但這不是一般的地毯……它的存在是為了掩識地毯下的刺狀機關。

似乎一踏上去觸發區域便會從地底伸出尖刺,把入侵者活生生地殘忍刺死,像串燒一樣從腳底刺到入腦袋裡。

陷阱二是地毯陷阱後一個身位的紅外線感應器機關,似乎只要經過紅外線探查器的話便會觸發到兩旁內部裝有嵌入電子裝置的古希臘神像便會移動起來,並向該區域的入侵者作出生硬的機械性攻擊,兩個神像分別為手持青銅長矛的阿瑞斯和鐮刀的黑帝斯,估計等下我要左閃右避來躲開它們的攻擊。

再之後的是地板下隱藏著的電擊陷阱,緊接下來的是火焰陷阱,應該亦是從地板下釋出這些能量。

假如我有命撐到去第五個陷阱,我便要顧忌一下走廊兩邊牆壁內嵌著的射擊機關,因為我看到那位置牆身兩邊都有些類似發射機關的物體,看上去要極速狂奔一小段路才能通通躲開。

然後還未完結,還有個塞石的連環翻板陷阱。即是那看似平平無奇的地板,其實一踩便會下陷把你困住,假如對方沒有在下方安裝尖刺等物體的話最多摔得斷手斷腳,不致會立即死亡。

不過我看到的畫面,卻不是如此一般。裝設機關的那人竟然會想到在下方盛滿一個小水池,來養著一些魚狀生物……依我來看是食人魚的機率最大。



若果我真的經歷到這麼多陷阱又死不去的話,就僅餘下兩個陷阱。其中一個較前的是毒氣之類的機關,但我應該能夠輕鬆經過。這麼說來假如走這條路不戴防毒面具或衣物的話也是非死無疑,因為毒氣是無形於色。

來到最後,我就稱這個陷阱為「太陽的審判」吧?嚴格來說根本不是機關,而是一個賭命裝置……

那裡分別有三塊隔著一個空位距離的壓力板,入侵者要隨機挑選一塊壓力板來踩,而上頭天花板的阿波羅神像可不是單純的高檔裝飾品,更是會從三個位置之中隨機挑選一個射出它手上的巨箭,三分之一機會率死亡。而且看來壓力板要持續站著才能有把大門打開的功效,千辛萬苦的來到最後,結果竟然會是個賭命遊戲啊。

如果在那裡死了,不就一切也白費?一想到這裡,我便打算轉身離開,結果大門是開不了,是有入無出的設計……呼。

「死就死……」我逐一記好該如何躲開那些機關後,便開始原地踏著做熱身,先暖一下腿部。

第一個機關應該可以靠戴著的黑超眼鏡觸發。於是乎我便脫下了黑超眼鏡,掉到華麗的波斯毛氈上……果然不出所料!眼鏡一著地,地毯底下隨即快速地伸出了數十枝尖銳的尖刺機關,把黑超眼鏡瞬間刺毀。

「啪格啪──噠!!」黑超眼鏡的碎片飛散著。



原來我還想著慢慢地一個一個陷阱去應付,沒想到大門石柱一條用大象石雕刻、纏繞著枝柱的大蛇身體內似乎有什麼滾著出來一樣,最後從石象大蛇嘴巴出來的竟然是一顆發著閃耀紅光的圓形的小鐵球。

那小鐵球莫名其妙地用紅外線照射了我一下,突然變開始往我的方向滾過來……當下我立即意識到這顆球是有危險。

這顆跟蹤地雷球裡面到底是否有炸藥我已經無時間探究,因為它已經跟我快要接近,我只得被迫冒進向前方犯險,我就知道沒這麼容易給人停在原地破解一個又一個的陷阱了…應該是打破了第一個陷阱後便會觸發這顆跟蹤地雷的陷阱……

到我踏進第二個陷阱的區域後,阿瑞斯與黑帝斯神像隨即如像機械人般一樣硬生生地揮舞著它們手上的武器,分別是青銅長矛與大鐮刀!我先側身避開黑帝斯鐮刀的第一擊,然後閃開阿瑞斯的快猛刺擊,就這麼一來一回的不斷被它們困擾攻擊著,還因為反應不夠快不小心被黑帝斯的鐮刀割到了左臂一小下,不過最後亦被我一個蹲身後仰滑行,把兩個神像的最後一擊躲去。

「咔嚓──噹鏘!!」最後兩個神像的兵刃相交,行動停止下來。

我轉一轉身看看那顆跟蹤地雷,它還緊緊地跟隨在我身後,看來下一個陷阱能夠解決它……

去到電擊陷阱時,我毫不猶豫透過強力的助跑踏上了牆壁奔馳短暫的時間,但也足以讓我完全躲開了地板冒出的電流柱,著回地時已經是踏著火焰陷阱,狂奔離開火燒著的地方後,便完全快捷地過掉兩個陷阱。

原本我還想著那顆跟蹤地雷會因為電擊陷阱或火焰陷阱而被弄壞,卻沒想到它那堅固的鐵身外形保護了它,而且更重要的是還向著我方向前進著。

面對兩邊牆壁都裝滿射擊裝置的機關,我只能拔腳狂奔躲開那些從牆身中射出來,類似子彈的物體。

「砰噠砰噠砰噠砰噠!!!!!!!!!」我被射在牆上因而爆裂的子彈碎飛彈得得滿目瘡痍。

過了這一個陷阱後還不能停下來,之後這個就是石塞陷阱,我用盡全力一跳去到石塞陷阱區域中間,地板隨即想要碎裂下來,我再趁著這剎那用力再跳一下離開整個石塞陷阱。

原來還期待著那小鐵球掉到水裡被食人魚生吞,然後在水中爆炸大家一起同歸於盡的那個畫面。但那顆跟蹤地雷竟然能夠貼著牆身悠悠地行走,繼續追隨著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