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免為其難,只好將他大哥霉的《五毒寶鑑》收下。我記得自己在嚐過千般毒後,確定就只餘下五種極毒未吸入體內,會否跟這《五毒寶鑑》有關,其實我也帶著點期待想要探看裡面的內容……

離開傲家收藏館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進入收藏館其中一件收藏品──埃及古王木乃伊墓棺裡。

「入去之後,石棺感應到裡面有重量自然會有機關拉我哋上去。」霎解釋著,並在裡頭待著我:「仲唔入嚟?」

「同你咁貼訓同一個棺材你會死。」我說。

「咁我上去先~」霎把石棺關上。



「依件收藏品貨真價實?」我好奇一問。

「唔,古埃及先王嘅棺材,係霧哥哥年輕時去埃及探險個時入古墓帶返嚟,聽聞原本裡面有件死咗嘅木乃伊,不過俾佢一把火燒咗lu~」

「你哋傲家都幾無法無天。」霧…說起上來自從上次之後就沒見過他了。

「特工係可以行使一切殺生搶奪權利~不過聽聞如果喺依個棺材訓太耐會真係變成木乃伊,係一個詛咒。」

「啪──」話言未畢,棺材便沿著牆壁貼上升,離開這裡。



當棺再次降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兩分鐘之後的事,我照著霎剛才一樣站入棺內並關上蓋子,不到十秒我便感覺到自己在上升一樣。

「等死我,豬咁慢。」一上到來後,霎急不及待為我打開蓋子。

「依家先幫我搵出傲小一下落。」我說。

「唔得…屋企人緊要啲,我要閂咗機關先。」霎急忙地跑去。

如此一來,我也只能跟在他身後。一路上傲家果然出現了不少令人意想不到的機關,我也是跟在霎身後才能安然無事,不過路上就見到早前守在傲家但現在已經死去的保鑣,估計都被機關害死了的吧?



正當我們走到樓梯的時候,碰巧撞到個斯文彬彬的清俊男生,看他一身深棕色的歐式晚禮服,應該是這間屋子的客人吧?……但怎會還在這裡,大宅裡都已經這麼危險。

「……」他愣住,望著我們,但沒有阻止。

我與霎也沒有理會他的存在,直接在他身邊擦過,一直跑到去一間琴房霎立即坐到琴前,奏起一首充滿神秘感、節奏急速的歌曲來。

「閂機關唯一嘅方法,就係彈奏依一首曲…」霎的額頭幾乎要流出汗來,說:「而依首曲係冇樂譜,只記咗喺我腦入面……」

在霎彈奏完畢的同時,他終於有空可以喘著氣……

也難怪,這首曲子我聽起來也好像要花費好多功夫。

「終於……」霎伏在琴上抖著。

「到你幫我。」我說。



「嗯……不過我要先去資料室。」霎握住拳頭放到嘴前,說:「估計由啟動機關個一刻,我屋企人都已經立即離開咗屋企搵方法暫停機關……要趁佢哋未返嚟之前完成。」

說畢,霎又自己一個衝了出去走廊,向大宅某處走著。大概轉了七、八彎,跑了幾十米後,終於到達他所說的資料室。

霎進去後開始表現自己電腦方面的才能,很快便破解所有保護系統,進入傲家的核心資料庫。

那所謂的資料室,是個放滿了一台台高級電腦的地方,房間暗暗,只靠著電腦幕上的燈光來維持這裡的光源供應,而且冷氣似乎開得過大了。

霎雙手如「車摩」般,手指飛快地再鍵盤上輸入著資料,同時又會按一下電腦幕,進入傲家的資料庫似乎要花上好一段時間。

「去整杯咖啡俾我。」在這麼緊要的關頭,他的竟然提出這種要求:「最好配冬甩…要糖霜。」

「用嚟令我冇咁緊張嘅笑話?」我問。



「命令,認真嘅。」霎也很認真地望著電腦分析著的資料。

「算。」反正……他好像給了我一卷什麼垃圾寶鑑吧?

於是乎我走了出去,在傲家裡面尋找廚房看看會否有霎所需要的東西。說實話……其實我也是餓了一大半天,也覺得非常餓才會答應他。

不過既然機關又關了,傲家的人又全都撤離屋子了,那麼這間屋現在應該是安全吧?

找了好一會兒終於讓我尋得著一間小小的廚房,不過正確點來說應該只是茶水間,位於傲家第二層的某個位置。

途經到這裡之前,我經過了走廊有圍欄的地方看到了一樓的情況,跟二樓完全不一樣,那裡幾乎屍橫遍地……

因為不能用手觸碰食物的關係,因此我第一件事先找來一雙厚厚的焗爐手套,然後才在櫃子翻找那些冬甩咖啡之類的東西。

在我弄好焦糖咖啡後,再在雪櫃找來了一盒糖霜冬甩,我自己私人吃了幾件之後才把茶點運送予霎去。



但正當我一踏出踏水間的一刻,樓下突然出現的開門聲、說話聲、腳步聲,都令我動作停住了。

「機關終於停…」、「入去搵番古先生出嚟先!!!」、「估唔到死咗咁多手足……」

這麼大一群人,應該是那一群保鑣吧?他們所說的古先生又是誰,按推測來說的話應該就是傲家本來招待中的客人吧?

見到我的話,他們會否對我動刀……

算,香港的保鑣不容許帶槍,他們見到我時候應該會像傻子一樣衝上來想按住我在地上吧。

果然不出所料,給我撞上了那一群回來視察情況的保鑣,而且指住我想要衝上來了……

「你…你係邊個!」站在最前的保鑣也跟我隔了個走廊的位置。



另一名保鑣見此種情況,於是用無線電耳機暗暗地道:「發現可疑人物出現喺二樓,發現可疑人物出現喺二樓…要求指示。」

對峙期間,我見到剛才在樓梯口遇到的穿晚禮服的俊朗男人,他被四名保鑣以「牛角陣」保護著,而那些保鑣看起來也很緊張他的身體情況。

「古先生,你有冇受傷…?」一名保鑣問。

他搖頭。

「古先生…唔好意思,要你困喺到咁耐。」另一名保鑣充滿歉意地躬身。

「唔緊要。」他平和寬容地答。「一樓死咗嘅保鑣…都係個陣為咗保護我同開路而死……錯不在你哋,你哋已經好盡力。」

由我在進入傲家到現在,大概已經過了一、兩天吧。那說是說,他至少困了在這裡一、兩天吧。

竟然有這麼多的保鑣為了保護他,受機關所殺而死……似乎是個很尊貴的人啊。

古先生。

不過既然跟傲家有來往的話,也斷不是什麼好人吧。

「零喺邊?」那個叫古先生的問他的保鑣。

零……傲家第七代繼承人。

「零先生同佢家人仲喺出面,似乎相討緊一啲事情。」一名保鑣答。

什麼…那個零就在外面嗎……

「好…」古先生答。

然後我趁那些保鑣分神的瞬間立即轉身逃去,除了守在古先生一旁的四名保鑣之外,其餘兩名開路的保鑣也立即大呼小叫的追住我!

「你咪走!我哋仲未確認你身份!!停低!!!」他在後方向我喊著。

我憑著記憶在走廊間左穿右插,當他們追不到我的時候我真的鬆了一口氣……但沒想到那才是真正的開始。

因為在我跑到一間小房外的轉角位時,在走廊遇到了一個從對面轉角走出來的傲家成員……霉。

他凝著深淵般的眼神、陰暗的臉板著我看去。

……

「係你。」他先出聲。

「又再遇。」我說。

「你偷咗我本「百毒」記錄筆記,仲有我個妹?」他開始「啪」著手指骨節位:「我都想搵你好耐。」

「我體內百毒已經完成95%,你仲想同我肉搏?」

「你一日未到100%,完全成為百毒……」他亦戴上自己的黑蠍手套,說:「我都總有方法殺你。」

沒錯…他始終是「傲」,不是一般人……

「睇怕最後5%都喺我手。」我取出懷裡的《五毒寶鑑》。

「…你」霉神情錯愕了一下,隨後轉回那怨暗的眼神望住我手上的那卷寶物:「原來你入咗傲家收藏室,唔怪得知成間屋所有傢俱都突然變哂陷阱……」

他的眼,由始至終都只盯著我手上的《五毒寶鑑》。

「不過睇怕你死幾多人都沒緊要,你著緊嘅應該只係依樣。」我拋一拋手上的《五毒寶鑑》。

「無所謂,反正好快會拎番。」

「唔通我未服用嘅個5%毒……就喺入面?」我淺笑一聲。

「啪格──!」一瞬間,他飛身衝到我面前把那黑蠍拳往我臉頰上打去,一時之間反應不來的我被打飛往後。

「等我幫你睇。」他說。

幸好我抓住了那卷《五毒寶鑑》……

「肉搏?」霉輕蔑一笑,說:「好歹我都係個毒師,就算你真係嚐過千種毒,我體內都曾經有注射過百種抗體,可以同你對衡。」

「換言之,你一日未成為百毒都唔洗至意殺我……」霉一步一步走上前來:「當然我亦都唔會咁快殺你…因為要成為「百毒」嘅……係我!」

在霉想給倒在地上的我下重記的時候,我噴出唾液向他,反應不來的霉硬生生接了我好幾滴充滿濃毒的唾液,臉上一時間在冒著白煙蒸發著……

「…」霉咬牙抵痛,我再加以一腳把他踢開。

雖然霉中了「酸毒」,會令他皮膚感受到莫名其妙刺痛的毒,那感覺好比臉頰抽搐一樣痛苦。不過他依然將目光放在《五毒寶鑑》上,緊接下來向我施展的攻擊更有意圖地想要奪回《五毒寶鑑》,不過也被我守住並打他回去。

基於我每一次攻擊都屬帶著不同的毒素關係,而且我也無能力控制,所以我也不知道有哪幾次的拳腳打擊是真正傷害到霉。

終於有一次,霉使用殘打擊往我手肘曲池位打佢,令我雙臂剎時失去動力,麻震了一下,令我胸部硬生生吃了一拳黑蠍拳……

先不論這一拳存在毒性…單是力度就足以把我肋骨打斷一樣……但此時關鍵性的人物出現了,是霎。

「我已經搵到!」霎的樣子就像是終於找到我一樣,不過當他看到自己老哥之後就立即變得有些少懦弱起來:「哥……」

「係你…」霉分神望住他:「霎…?」

我趁這機會立即咬緊牙關咬住姆指,使其流出一點含毒的血液出來,再將姆指戳向他頸喉的位置!

皮膚只是表面,還是內裡的血液最毒……這是我自己在九龍寨無聊時發明的招式──「一血指」。

霉受過我這麼一擊後沒有後退,只黑著臉默默一笑:「果然…百毒嘅實力果然……同傳聞中一樣……估計大概幾分鐘後毒素流入嚟…我就會變啞?」

「但願如此。」我微笑。我打中他頸喉的位置,因此血毒的毒素會滲入他的喉嚨,令他喉管發黑最後損毀。

霉退後了數步,靠在一面牆上痛苦地按住喉嚨,但還不忘狠狠地凝視住我:「你…根本…唔配……成為百毒……」

「個95%其中60%……係你俾我。」我回想起了當時被他每天虐待迫吃毒物的情景。

「咳…」霉開始咯出黑血,輕笑:「唔緊要…反正……最後個五種「極毒」…你唔會得到手…」

「你份《五毒寶鑑》喺我手上……」我也要按住胸口,因為似乎斷了一、兩條的肋骨。

「裡面深奧嘅毒學…文章……你唔會睇得明…」霉雙眼猶如惡魔般,燃燒著那旺盛的野心:「《五毒寶鑑》係由我師傅親手編寫…裡面內容我大多數……都仲未理解…你個平…平凡嘅廢物……又點會理解…哈…哈哈……」

霉緩緩地抬起頭望住走廊上的燈火,就像中了幻覺一樣自言自語:「師傅…如……如果…當年…我冇一意……孤行…想研究「百毒」依一種…毒學禁術……你仲會唔會喺我身邊教導緊我……不……過…我…我要話俾你聽……我冇揀錯…我冇…後……悔…」

從霉的對話裡頭當中,似乎他和他的師傅多少也有點過去……

傲家人才輩出,也肯定是在外面請過高手來教導、培養吧…

「咁我就去搵你師傅,去完成餘下依五種毒……」我含著斷肋之痛說。

「哈…佢行蹤不明……連我都搵…唔到……你想搵…?你冇資格,凡人。」這傢伙…喉嚨也快要被我的毒毀掉了……還這麼多說話。

「…」霎則一面不忍的望住自己老哥。

「霎…」聲音開始沙啞的霉轉為望向霎他:「你……果然係個…叛徒……」

「我…」霎有點口啞。

「你……當年…設計咗一個機關害死…阿媽仲唔夠……仲想害死埋我哋…?」霉淺笑。

「我…我冇心架……」霎雙手掩住嘴巴,雙眼瞪大像是回憶著過去一樣:「我真係冇心架……意外…只係……意外……」

「霎…」我試圖叫一叫醒他,可是他還是沉淪在那段我不知道的回憶裡頭。

這個傲家表面上的確挺風光…不過每個人基本都有問題…有缺憾的……這就是強大的代價吧。

「但的確係你…殺死咗母親。」霉聲線已經如同魔鬼一樣陰沉恐怖:「我仲記得…佢個頭…俾你所謂嘅機關……割斷時嘅情況。」

「啊…!!!!!!!!」霎坐在地上,雙手按住頭髮尖叫,似乎被霉喚起了某段回憶一樣。

「霎!冷靜啲…」我連想用手捉住他,叫他清醒一點也不行……

「冇錯…根本你就係俾大哥困太耐…先忘記咗依段回憶…」霉的聲線就如撒旦的魔音一樣,彷彿能穿透別人的心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