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霎微弱、顫抖的聲線。

「……啊!!!」兩臂手筋就如一條像筋被拉扯到盡一樣:「唔…唔會……再犯同一個…錯誤……」

「放…手……」

「噠──!!」一直抓住的草滕突然破土鬆散,令我突然急速下降到崖邊的一半……僅僅靠著混土連著的根來支撐著懸吊的狀態。

就在我低頭望去霎的時候…我發現了崖下有個極小的洞穴……不過裡面漆黑一片,連陽光也透不了進去。



「同我賭一鋪……」滿身狼瘡的我望著臉色蒼白的霎。

「……」霎微弱的呼吸、低垂的眼皮還未完全停止。

不過他還是用盡力氣揚起一個淺淡的溫柔笑容,眼神裡尚存在著些少希望,頓時間那樂天少艾的笑容又再重現我眼前,她的臉孔彷彿就和霎重疊著一樣。

嗯…你可以信任我就已經足夠…。

於是我用腳一踏踩住崖壁往下方洞穴的位置跳下去!在我空中我懸抱住霎,這次…可不能再放手……



‧‧‧

‧‧



要跌下去那無盡的漆黑深淵的話,那就一起跌下去。

直至我們沒入那入口極窄且漆黑一片的洞口裡頭,我亦作好死亡的準備,或許會是頭腦爆漿、或許會是分屍兩段……終歸要有個答案了。



「砰!咕咕咕──」

這令人窒息的感覺…我們沒有撞上石壁……這裡是一個有湖水的燕子洞。

「嗄…嗄……」我抱緊住霎游回到岸上,但亦小心著不讓他觸碰到我的肌膚。

在岸上確認霎還帶著絲微的氣息後,我雙手以公主抱的方式把他抱住,並利用左眼的熱能眼尋找通往外面的出口,因為正常有陽光照射或接近光明表面的地方溫度都會高出一點……

雖然不能確認這個燕子洞的形狀結構,不過單聽上方從石尖滴下來的水滴到地上的回音就知這裡十分空曠。

不久,終於尋得著洞穴的出口位,我抱著霎躍身出去後再次回到那潮熱的山林裡頭,之後我亦開始順著下山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我感覺到霎的呼吸一下比一下來得微弱,在密集的樹葉下陽光照射葉子造成的光班柔和地打了在他臉上。儘管霎快要斷氣似的…嘴角還是不爭氣地保持著那淺淡的笑容……是因為你終於感受到陽光的暖嗎。

跑出山林後我已經滿額是汗,霎的臉色亦鐵青泛紫,我左眼更注意到他的五臟六腑已經開始給毒素入侵…只要所有器官都被流入毒素的話就鐵定要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