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哋聽日就出發!」九蛇握緊拳頭,雙眼冒出了一團火。

「…」真的那麼簡單嗎。

如是者,解開謎團的我們便回到房間中睡覺,養足精神等待明天出發。可是……我卻有種深信不疑的感覺。

又是一聲雞鳴,一天晚上便又過去。隔天醒來,九蛇就嚷著我快點起床出發前往大澳,他更帶備了各種不同極具殺傷力的武器在身上。

包括流星錘、開山刀、棒球棍、拳套、象筋等,當然還有他上次用不著的手榴彈,還要興致勃勃、胸有成竹地說:



「快啲起身!我要去炸佢老母!!」

老實說,其實我不能讓他傷到張真理半分,因為霎還需要他來救……總之至少讓我把霎救回來再說。

所以到時我可能要弄暈九蛇,也是逼不得已。

不過到現在我們也沒想到……

前路將會危機重重。



入大澳的路程極長,八時入、十一時左右才到達,我們二人先在一間茶餐廳吃一頓飯才繼續上路,而九蛇還處於極度亢奮的狀態,程度好比中國人能夠聽到國際著名巨星Gem飆高音一樣。

我們沿路上邊問邊走,從一位村民得知八呎山位於一座少林寺的山上,路途峰迴路轉,需要小心行走。

我跟九蛇上山之後花費了大概一、二小時,總算到達了八呎山。而且那位村民告訴過我們,八呎山這名字早已是十年前所立,這座山的名字老早就換掉了,因此可以得知了張真理或許已經在山上等待了至少十年。

我們去到見到的,也許只有一副白骨吧?在深山處等待一個不知會否到來的人十年,恐怕任誰都沒這種耐性吧……

「入口?」九蛇望住左邊山林不遠處的一道小缺口。



「可以入去睇下。」滿身是汗的我經過的草混地皆即枯萎,如果有人發明一部自行式冷氣就好。

九蛇與我跳入那個小缺口後,他先從背包取出一枝手電桶:「跟住我,一陣我見到張真理唔會理咁多!即刻衝過去斬到佢血肉模糊!!!!!!」

「…」看來到時要當機立斷打暈他。

「啊啊……張真理,你無路可走喇。」九蛇口中咬著電桶、右手持開山刀、左手持長斧。模樣十足見神殺神,見佛殺佛。

在洞穴深處,一直除了幽幽的流水聲之外就別無其餘怪異的聲音。我與九蛇在裡面一直向著前方行走,我們就像被引導著一樣,因為這個洞穴根本就別路他路供我們行。

不久,我與九蛇無驚無險的終於走到盡頭,而最盡頭之處則放著一封白色的信。我與九蛇也不以為然的走過去打算看信,可是走到距離信件七、八米之遠時,我突然感到頭頂上的石壁有莫大的毒氣正在強烈的下降……

我立即用左眼一看才發現頭上石壁設置了機關,現在踩著的石地下有壓力裝置,一旦有人站在上頭便會觸發頭頂的水銀機關,會冒出一個又一個小孔並把水銀如同花灑射水般灑出來到觸發者身上。

我下意識之下一腳把跟在我身後的九蛇踢開,緊著下來我全身便像被雨淋一樣,滿身都是水銀液體。



要不然我的百毒之軀,恐怕當場會因為二氧化硫中毒而死。

「哇…啲味好刺鼻……都估到冇咁簡單……」被我及時踢開的九蛇捏著鼻子說。

「依家開始小心行事。」我撥一撥走髮上的水銀。

「百毒兄你救咗我一命,之後落嚟嘅難關就等我嚟!!你條友…害死我全家仲想害死埋我結拜兄弟!!!!!?」九蛇猛地站起身,便怒衝向最盡頭:「出嚟啦,張真理!!!!!」

「你個天生激進派唔好亂嚟!」我想攔他也攔不住。九蛇已經如一枝箭般衝到盡頭,並怒目張望四周。

不過似乎沒什麼動靜……

「佢唔出現嘅…?!」九蛇問。



「睇下封信講咩先。」我站在原地撥走著身上的水銀。

於是九蛇就代我打開盡頭處放著的信件,並代入另一個人的聲線讀出書裡的內容:

「看來,你真的來了這裡。你已經身處於八呎山洞穴深處,既然中了剛才的水銀機關還有命看到此信,證明你已經閱讀過你燒了的那卷《五毒寶鑑》繼而成為百毒,令得身體變成百毒不侵之軀。那麼真抱歉,我不能讓百毒人遊走世上,因為他的存在本身已經是個詛咒。」九蛇讀到最後一句有點呆滯,然後望住我讀最後一句:「我很感激你把《五毒寶鑑》燒燬…但同時……你亦將會不見天日。」

突然「轟」的一聲,這裡立即山搖地動,微微的石碎屑塊有些掉落到我頭上,慢慢地頭頂上本來裝置水銀機關的大石竟然在下降著,似乎想要把這裡與外界塞住阻隔……

「九…蛇!!跑啊!跑過嚟呀!!!」因為撥著水銀而沒走到盡頭的我,當下立即呼叫九蛇跑出來,不然就會被困在這裡……

「頂!」九蛇怒擲下書件,並一邊跑著出來一邊掉下自己來之前所帶的各種武器:「早知唔帶咁多嘢嚟喇,好重啊!!!!!」

現在我除了在另一邊吶喊助威之外,真的不能為他做什麼……

「再跑快啲啊!」大石已經下沉到觸到頭頂了……



「唔得啊…唔夠時間啦……」九蛇深知大石下降速度比自己雙腳還要快,於是索性狠下心對我說:「百毒…!」

「跑過嚟喇!!仲未完呀!」我試圖用雙手撐住大石,但根本是沒可能的事……

「已經唔得啦……」九蛇雙眼無望,一步一步退回盡頭的空位處,因為那裡是唯一不會被大石所壓的位置:「你要嚟救我啊…我……我唔想…我唔想死喺佢手上呀!!!」

「九蛇…」連我也要蹲下身子才不被大石壓到,並撲了去安全的區域:「你仲有咩想交代……」

「……」九蛇爬在地上,在大石完全跟地面合上之前,透過之間的小縫跟我說了最後一句說話:

「屌!」

「砰轟轟──」大石正式與地面合併,雖然我與九蛇只相隔七、八米之遠……現在卻好比相隔一個天與地。



「喀喀──!喀喀──!」我不斷敲打著堅厚的石身,卻毫無反應。

「九蛇!!!?」我大喊著,另一邊卻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令我雙腳不禁酸了下來坐到地上:「中咗計……」

張真理除了想有人替他燒書之外,更想透過他寶鑑習得如何成為百毒的人死去……因為他肯定知道…成為百毒,就表示殺過了無數的人與其奪過無數的珍毒奇物。

但這種害人極深的寶鑑為什麼會流傳到他曾經的徒弟霉手上……

我深信九蛇在另一邊也在不斷敲拍著石壁,只是兩邊的聲音都已經完全隔絕了。

之後我該到底如何是好……

找人用炸藥把巨石炸開嗎?但這種恐怕會觸發洞穴倒塌,到時所有人包括九蛇都會一起被活埋。

鑽石機?這裡入口小,路面又不平坦根本不可能進來吧……

可惡到底…

「咩嚟……」正當我苦思著有可辦法時,我無意望到洞穴裡有一面的地方較為凹陷且陰暗,假如不是走回路時視覺會比較順便地望到的關係,真的難以從入口一路進來時注意到的位置。

我提著神走到那位置,發現那裡是一個小空洞……上面躺著一副白骨。我慎重地走過去查看一下情況,既然這具屍體已經白骨化,這個洞穴裡的土質又如此乾燥…應該要用上最少要用上七至八年才會化成現在的白骨……

我看…這具屍體在沒有蠅蛆侵食之下化骨,那意味著他早在十多年前已經死掉了。

當然這裡除了一副白骨之外,還有其餘的東西很具參考價值。例如石壁上有指甲恐怖的抓痕,上面被人用力地抓出了一隻英文字出來……「Lie」。

除此之外,石壁上還有一副類似地圖的問題,似乎是他用尖銳的石塊刺成,不過圖案太過難看,我難以推斷是什麼地方。

直至我走近白骨一看,才見到裡那副白骨正壓著一本筆記。我小心地把那副白骨移開,並掃掃筆記上的塵埃,因為封面沒有寫上什麼,所以我索性打開來看。

「這傢伙該不會就是張真理吧……」這是我心裡第一個想法,要是真的話那霎真的沒救了。

裡面每一頁都只是寫著幾句,很少會連串成一段文章,而且動筆之人就似是在十分驚恐的狀態下記錄,因為字體顯得格外抖顫。

上面年份寫著200X年,我說X是因為那個數目字被一些液體掩蓋住了。

第一頁:「毒師協會所有人也在追尋我找了…該如何是好……」

第二頁,空白。

第三頁:「現在的情況…筆墨難以形容……又是下雨天了…到底何時我才會脫難…」

第四頁:「為什麼所有人都在追尋真理!!!」

第八頁:「情況越來越險峻…今天幾乎因為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並用硫化氫把兩名毒師殺害了,我又再一次迷失方向,到底真理何在……」

第十一頁:「一切已經失控…但我找得到張真理了,我該把他的位置告訴瘋狂了的毒師們好…還是繼續逃命……但真理他百毒的這個秘密已經守不住了,就連那個神秘組織的科學家,也奪走了『R7』了。」

第十五頁:「真理把我叫到來八呎山深處,與我在這裡相約等待,他需要到南丫島的『真理山』提取所有秘密離開……可是他遲遲還未出現啊…!已經數星期了……驚慌、畏懼、恐怖流遍我全身,每一次望著那群毒師戴著恐怖的防毒面具來找我時,就如夢魘追殺著我一樣,令我喘不過氣來…」

第十九頁:「他…他是騙子……是個騙子…他根本就沒有來…洞穴外……好像站著一群毒師了,閃電在他們背後掠過,那令人驚恐的面具…出現了。」

第二十頁:「完了…那群毒師用防暴盾擋住不讓我從洞穴出來……並投了數顆沙林毒氣彈進來……要完了…」

看著這個人所寫的字,再一望洞穴內四周的情況,當年的事便好像浮現在眼前一樣。雖然我不知道是關於什麼事情,但我猜想毒師界數十年前應該因為張真理而發生過一場動盪……

接下來的頁數不是被胡亂地撕爛了,就是他死前發瘋用筆狂寫亂劃一些扭線,就如他臨死前已經扭曲的內心一樣……用指甲在石壁上抓了一個「Lie」字出來便氣絕。

如果這傢伙有名字的話,我或許會拜際一下他,因為他給予了我一個重要的線索……「真理山」。

張真理,或許就在「真理山」。而他把筆記壓在身下,明顯是不想讓他的筆記被逼死他的那群毒師發現到。

至於這裡的大石機關…

或許是那群毒師造出來想張真理來到後被困死,或是張真理製造出來讓妄想成為百毒的人都困死吧。

是怎樣也好,我也不管了。

現在行動最實際,要去南丫島的『真理山』。

事不宜遲,九蛇和霎的性命都在我一人之手的關係,所以我立即趕緊去前往南丫島,現在的感覺又像回到赤兵隊內亂時的情況一樣……我還真是個大忙人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