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一頓魔草大餐之後,就要奉過去給張真理,打從我在洞穴生活之後從來沒有見過他會找點事宜去幹活一下,就像個大爺一樣天天逍遙自在地聽歌、吸煙、喝酒,他的這種生活的確有點頹廢。

「老師,早飯時間。」我如常地拔去他的耳機,弄醒沉醉在流行樂曲的他。

「我怕與你一起不夠魅力~還遇上過百女孩的妒嫉~」耳機隱約地傳出了裡面的歌聲。

這傢伙…又在聽香港以前那個女團「Cookies」的歌嗎……

「下次拍我膊頭就可以。」他悠悠地張開雙眼,彷彿發了一場美夢一樣。



「嗯,冇事咁我出番去先。」

「等陣,我要問你啲嘢。」張真理的眼神突然變得認真,更顯出了他分明的輪廓:「千奇唔好呃我。」

「嗯…」我吞一吞唾液,感覺會是什麼大問題。

終於…

要認真教我毒術醫技了嗎。



「Cookies佢哋依家變成點…?特別係Miki……」

聽到過這條問題後我太陽穴的青筋不禁暴瞪了一條出來,還想著會是什麼嚴肅的話題:「散哂,各散東西。」

「!!?」張真理雙眼跟我一樣立時顯現了一條青筋出來,像醫院一些家屬收到病人的死訊後那未擁上心頭的悲哀蘊釀在他的雙眼裡,淚光閃閃:「你認真?」

我點頭:「唔…」Cookies好像是我中、小學年代的香港女團,不過我也只是從網上花邊新聞留意到罷了。

「你可以出番去。」張真理嘆了一小口氣,顯得格外蒼桑。



「得閒出去吸下新鮮空氣…係唔錯嘅選擇。」說畢,我就打算離開這裡,料不知張真理叫住了我。

「都留意咗你一段時間。」張真理嘴角帶點笑意,雙手十指像電影中佬大的姿勢一樣,互相扣住:「係時候認真同你交流下,你既然搶過我徒弟手上卷《五毒寶鑑》已經證明你唔係一般人……加上每日大量嘅體力勞動、服從能力高、意志堅韌,喺洞穴住咗一段日子就完全適應咗依到嘅生活,你原本正職係咩?」

「特工。」

「喔?特工。」張真理有點吃不消這個答案,但還是信下了:「原來香港有特工依個部門啊…原來你係位特工,難怪。」

「喺一連串機緣巧合之下,我先得到你徒弟卷《五毒寶鑑》。」

「重申一次,《五毒寶鑑》係我寫~」張真理緩慢地合上雙眼,眉目微微皺著,眼神深沉,似是幽譚一般:「命運果然唔會呃人…最終都係找上門……依十幾年嚟…我總算冇白等。」

我不發一言,等待他的下一句。

「你相唔相信命運?」張真理問。



「對…我哋嚟講,手上嘅槍就係一切嘅命運。」至少,對一位特工來說這一點是正確的。

「依十餘年我一直追尋緊世上嘅一切真理…鍊金術、占卜、追魂、科學實驗、觀星,一切都試過,發現世上的確係有禁忌嘅知識人類仲未觸碰……不過已經有一班天才已經利用佢哋嚟達成自己目的。」

「可以講得淺白啲?」我說。

「簡單嚟講~就係我年輕嘅時候遇過一位預言師,預言我張真理一生之中會有兩位徒弟。兩個都係受百毒詛咒之人,不過唔同嘅一點係……其中一個將會係毀滅一切之人,另一個……將會係拯救一切之人。」

「所以之後你就入傲家教霉毒術?」我問。

「唔係,入去教佢都只係巧合,另一個原因佢哋家族出天價薪金請我做老師,正好我又缺一筆錢研究一隻叫「R7」嘅病毒,先入去教。所以一開始我都只係當個預言師講嘅嘢係屁話。直到後來霉所做嘅一切,我先開始相信個嗰預言……」

「佢…?當年應該只係一個少年…可以做出啲咩。」



「唔好睇小任何人,霉佢喺毒術方面的確極有天賦,不過我同時留意到佢內心實在太過渴望力量……幾乎同我年少時一樣每一分每一秒都專注喺研究「毒」依一方面。」張真理深遠地說。

「不過你竟然研究病毒……你唔怕病毒會傳播出去?」

「我年少時為咗追尋毒嘅極致同智慧,實在犯咗太多錯事。」張真理的愧疚都已經形於面上,每一句說話都彷彿含著苦瓜吐出來的一樣:「只希望餘生可以離補番些少,況且後來我已經完全燒毀關於依隻病毒嘅資料。」

「咁之後點?我指點解你要逃到嚟依到生活。」

「後嚟我研發嘅禁藥同成為『百毒』禁術嘅資料俾霉佢無意中得知,但儘管身為一場師徒…我都唔可以將咁危險嘅嘢教授佢,何妨係我自己研發嘅心血。」張真理繼續黯然地道:「所以最後佢出賣我,向毒師界透露我研究緊各種禁忌毒術仲偷走我卷《五毒寶鑑》,隨即我亦都俾唔少想窺探禁術嘅人追殺…無論係黑白兩道,最後我逃到返嚟收藏我極多毒術資料嘅『真理山』再將全部摧毀,最後同闖入嚟嘅人展開一場毒戰……大概三日三夜?我都已經遺忘咗,因為醒番嘅時候已經得番我一個,全部屍體都已經消失……話唔定…係『佢』救咗我。」

「之後,你就開始信個嗰預言?」我問。

「嗯,經歷咗一切之後……毫無疑問霉就係我徒弟之中,注定成為摧毀一切個一嗰。所以我就如預言所講留守喺『真理山』等待另一個人出現。」張真理抬起頭來,深遠地望著我:「似乎就係你。」

「…」為了一個不知是真還是假的預言,在這座山裡待了十多年嗎。



「正常人一入洞穴就會死,因為十年前我同大批菁英毒師戰鬥個陣喺到留下咗大量毒氣,而毒氣都冇經過正常方法排過出去,所以由你第一日嚟到依一刻……」張真理走上前,用手拍拍我的頭:「我就確定,你係我張真理選中嘅少年。」

「講到好似小說咁。」

「人嘅命運本來就好似一篇小說咁,在於你甘於平凡、定喜愛不凡,每一筆每一劃,都由你自己嘅行動親自去撰寫。」

「我嚟依到都主要係為咗救一個人…冇諗過要咩嘢拯救世界,睇怕你搵錯人,或者只係純粹巧合。」

「一開始我都有疑惑,好似你咁愚蠢嘅人點會可以拯救世界。」張真理把手輕輕一敲自己心臟位置,說:「不過你有一顆虔誠嘅心,係可以隔絕一切,我知道你唔會背叛我,就如同你就算犧牲自由住喺洞穴…都要救到朋友一樣。」

「嗯嗯嗯,明白。」我無奈搖頭,接受一下他為我撰寫的這一筆、這個角色:「咁真理老師,可以教我知識未?我仲要……拯救世界呢。」說罷,我淺笑向他。

本來心情低沉的張真理亦抿嘴一笑:「好徒兒。」



原本認為還以為只是個笑話的我,卻沒想過張真理的預言是如此的準確……在故事的終端。

我的確跟霉一起以百毒身軀,對上了。

接下來的日子,張真理總算開始教授我一些毒術的知識。他跟毒后不同,毒后會細心逐樣解釋每一樣毒素的原理,而他則以最簡快的方式教授所有東西,似乎張真理也把我當作了天才來教一樣。

他說儘管本身擁有了百毒之軀,也不代表「毒」這麼一樣東西已經完全跟你做朋友,要學會將控毒,就必須感受得到它們的存在。因此有的訓練會要我戴著毒氣面罩跑山、要在倒滿毒液的坑裡游泳及經常服食魔草來保持身體對毒的需求。

張真理會把「百毒」形容為一頭酷愛毒物的怪物,就這麼潛藏在人體之內,一旦成熟再又「五極毒」加持,便能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

服食最後「五極毒」的過程,被分為了五階段。每服食一種「五極毒」,能力便會隨之多出一種。

第一階段,可殘留毒性在固體物件上,令間接觸碰者中毒身亡。

第二階段,能夠把體內含有酸性毒液即時蒸發從而使身體產生一團紫色的毒氣霧圍繞住身體。

第三階段,左眼會因為被毒素影響而發生銳變,能夠看穿世上毒物的視覺,包括生物體內受毒程度並能看得見病與菌的存在。

第四階段,感知世上周遭一切關於「毒」的存在,包括所有毒物的存在﹝如動物、植物﹞。

第五階段,自如控制體內百毒,包括在上千萬種毒之中可任意決定使用哪一種毒殺人,不再受隨機性決定,且終生壽命增長。

「明白未?依個就係魔草種植嘅方法。」張真理今天教授我種植魔草的方法,好讓自己以後放心交給我管理他的大麻天堂…說錯,應該是魔草天堂。

「比呱──!」那隻貪吃鬼又出現了。

「啊…大哥,你又嚟。」張真理伸出一隻腳向七彩蛙,想不到的是它很主動地跳上了張真理的腳上,再一跳一爬的上到了他的肩膊上安坐。

「比呱──!」它現在簡直就如《寵物小精靈》裡,坐在小智肩膊上的比卡超一樣。

「一日有佢喺到,種幾多都無用。」我無奈地搖頭。

「就即管俾佢食。」張真理輕笑一聲,說:「依位大哥係我恩人。」

「恩…人?佢唔係你寵物咩?」我愕然。

「當然唔係,當日我同毒師喺『真理山』大戰暈死過去……就全憑依隻當時只有手機大細嘅七彩蛙毒死追嚟嘅毒師,仲用條俐消化哂佢哋嚟食…我先冇去仙遊。」張真理自己說起上也不禁莞笑一聲。

「竟然係佢……?」我怔了一怔。

「唔好睇佢個樣傻下傻下……」張真理輕撫著七彩蛙的肚皮,說:「其實佢都幾有靈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