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幾個月來,真理老師已經把大量的魔草藥學智識傳授了給我,他認真教學的模樣也開始令我對平日有吸煙、喝酒印象的他有些少改變。

藥劑的效用在戰鬥中雖然只作為輔助,但兩個實力相等的人對戰的話便可能是靠一枝小藥劑分出高下。

製作原理十分簡單,將魔草以特定溫度烘焙到成渣汁,再倒進想要混合的化學藥劑中調配,繼而等待裡面的化學物質完全融合就可以。

今天我們亦如常在放滿書籍、藥劑及植物的洞窟進行藥劑實驗,頭一段日子我的確承受不了每天在洞穴的日子,想抬起頭遙望蔚藍的天空也不能,但最後也習慣了。

「試下飲。」真理老師托一托只在實驗時戴著的圓框眼鏡,把一枝鮮紅色的藥劑給了我:「多咗個白老鼠都唔錯。」



我無可奈可地接過,並像喝苦茶一般一口喝下:「又嚟…上次我因為要出山救走九蛇同幫霎施針時吞嘅毒藥你都俾解藥我……」作為助手的我每次都要試喝他新調配的藥劑。

「哈哈哈,我俾你食個一粒只不過係用臭雞蛋調配而成嘅藥丸,估唔到你又真係信。」他完全沒有悔意的大笑著。

「咩話!!?」我臉色當下變得鐵青:「難怪咁難食……」

「放心,我又唔係俾你食『禁藥』。」他收起笑容,繼續專注在藥劑工具組上:「臭雞蛋不時食一兩粒冇乜害處。」

「禁藥?你指興奮劑?」



「Nope,喺毒師界只要藥劑違反三個標準就會列為『禁藥』,第一違反道德、第二違反生命本質、第三會造成大量無辜傷亡。」真理老師解釋道。

「違反…應該係指以唔人道方式鍊製藥劑?」

「Right。」

「違反生命本質又係咩?」

「例如一個人佢飲咗藥劑之後突然多咗隻手或者翼,就已經係違反生命本質,我印象之中…好多年前有一班藥劑學菁英份子研發緊一枝名為『Raging Angels』中文叫狂暴天使嘅藥劑,聽聞注射之後人體各種感觀都會加強……唔知佢哋成功咗未。」真理老師心有餘悸的說。



「最後造成大量無辜傷亡……你好似話自己整個一枝名為『R7』嘅病毒?冇洩露出去啊嘛?」我開玩笑地說。

「應該冇……?」似乎真理老師自己也不太確定,所以轉為抓一抓後腦再帶過話題:「你相唔相信占卜鬼神之說?」

「站喺特工嘅立場,我係唔會相信,不過以自己立場嚟講,宇宙咁大應該乜都有,假如自視過高認為自己係生命體嘅唯一就太自大。」從小,我就是這樣想的。

「無錯。」真理老師「啪」一下手指,興致勃勃地說:「就好似古代人從來唔相信有一日人類會坐飛機喺半空之上出現一樣,世上就係先有假設同夢想,就算只係單單……係為咗證實佢哋嘅存在。」

「似乎老師你對依一科好感興趣?」一個科學為本的人竟然會酷信這些未曾證實的事,老師真是個特別的人啊。

「我帶你去睇啲嘢。」接著,真理老師直接拋下了自己剛才研發了大半天的藥劑成果,把我帶到去洞窟一道極深入之處,通道秘密得連我自己也未曾進入過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