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發呆之際,毒后送了一小件用精緻小碟盛著的眉豆茶果給我:「小時,茶果!」

「千花哥佢都整緊熱狗俾我……」我客氣一點比較好。

「食啦~」毒后低聲道,似是不想被千花哥發現一樣:「我親手整架,最近學緊整糕點,第一個呢~就諗住整俾你食啊,快啲試味呀~你件衫我洗到一半架啦。」

「小時!熱狗整好喇,出嚟食呀!」千花哥大叫。

「仲唔食…!」毒后指著茶果。



我馬上取過茶果之後急切地吞入肚,毒后眼睛瞇了一瞇好像不屑浪費了一番心機在我身上一樣完全不試著慢慢地品嚐,所以我只好無奈地抓頭傻笑。

到我出去吃熱狗的時候,門鈴聲響起了,打開門後見到的是一位來歷不明的男人,他帶著一件長條形的包果放在門邊十分可疑。

「因為赤時大人行蹤不明,所以赤兵隊赤曲同鬼匠托人送嚟早前特製雨傘──『百鬼傘』。」那名特工說罷,便快速地轉身離去,留下一件包果。

我開門去接過包果,我是記得早前跟赤兵隊的武器匠,第九師團團長「鬼匠」說過想要把有戰鬥功能的雨傘,沒想到這麼快便能收到……

我的心情此刻就如小孩拆禮物一樣,不同的是我的禮物是一把傘,不單止能助擋雨的「傘」。



把包裡拆開後還有一個長盒需要打開,盒子卻被人用鐵鍊封住弄得像封印著的寶劍一樣,當一切都拆卸打開盒子以後……一把散發著赤紅黯淡光芒的傘安躺在盒內的軟墊上。

「哇…搞到成把神器咁嘅……」千花哥不禁嘆道。

我用手拾起一下,傘身的重量跟預想完全不同,要握住這把傘子就如要抬起半個人一樣重。但這也是無話可說的,因為裡面我想要求的功能鬼匠他應該也都通通加進去了吧。

除了防雨部份的布料物質感受到與別不同之外,傘桿亦附有了多種按鈕及扭鍵,讓我轉換雨傘不同的功能……

包括有個會從傘頭裡射出毒針總數十二發,而一扭之後便會轉換槍擊模式最多可射出六發子彈、再扭就轉成近戰模式……圓身的傘頭會變為鋒利的針頭。



雖然當時隨口說的噴火系統、噴毒霧系統都沒有加上去,但已經足夠有餘,果然是赤兵隊的名匠,不過傘子的重量我要點時間去適應就是。

「舉起嚟真係好重…好似啞零……!!!」千花雙手也舉不起傘子,且弄得滿臉暴紅。

「唔好搞啊。」毒后用打拍打千花背部一下,責備道:「依把遮好貴同難整,世上得一把,整難咗你賠唔起~」

「我都整得難就證明中國嘢啦……」千花反駁。

「『百鬼傘』,個名有含意?」我雙手托著傘子在面前思索著。

「咁多殺人功能,咪百鬼集於一傘。」千花哥說。

「喂,快啲試下!」千花喊道。

「小時,你哋要開就去第二個地方!」毒后聲正嚴名的道。



「喔…」我跟千花也一同愕然起來,第一次見毒后有這般的氣勢。

既然毒后讓我們出去試傘,我在去到外面空地的地方之後也以托長槍的方式握住了「百鬼傘」,再把傘頭瞄向地上的汽水罐,「砰!」的一聲,罐碎破裂。

千花走到傘頭前吹走槍煙,頭部嘆為觀止的點過不停:「好型啊!!!!」

「試完就好走…」我向千花打個眼色,便快速地回到家中。

「你個人生勝利組……連神器都有埋,假如我顏值高一定會慢慢享受依個人生!」千花在路上抱怨著。

「外貌唔重要。」我握拳敲一敲自己胸口:「實力先係一切。」

「唉~」千花雙手托著後腦,對我說:「你外表幾似啲純情男孩嘅,不過內裡就滿滿都是毒,講啲嘢又不近人情~唔洗下下都咁認真嘅!好似我咁,講嘢輕挑啲,人都輕鬆啲。」



「我諗自己做唔到。」我苦澀地淺笑:「成為特工之前,有一個訓練會將你造到鐵石心腸、對任何事都唔可以有太大情感反應…因為依啲表情小動作都會係洩露自身機密嘅特徵,亦因為同政府高層回報事件要嚴肅,長時間已經習慣咗又冷又單調嘅言語回答。」

「成部機械人咁?」

「至少……遇到赤曲佢哋之後情況好轉咗,佢哋唔似其餘特工小隊只建立工作關係,而係一種……『仲間』嘅關係。」

「『仲間』?咩嚟。」

「日本意思喺『戰友』嘅意思,曾經我哋擊退過一班日本特工…佢哋如此形容我哋。」

「講真,我幾好奇你做特工嘅時候經歷過啲咩?」千花好奇地問道。

「就係每一次都搵命搏嘅經歷……正因為一次又一次嘅出生入死…令到我哋一次又一次親密,家人?可以咁樣形容我嘅特工小隊,我好鐘意佢哋…我亦都好鐘意……」我閉上雙眼,腦海中出現了幾個人的身影:「曾經喺我生命出現幫助過我嘅人。」

「哈~話時話啦,我有冇機會做到特工?」



「你通過五萬比一嘅試驗應該可以……每個人成為特工嘅方法都唔同,我就係靠血緣直系中嘅叔叔間接成為特工。」

「你叔叔?哇,你全家都特工嚟嫁?」

「父母我唔知,聽過叔叔講佢哋原本係教中學中、西史嘅教師,不過佢總係答我長大之後會知道,直至我成為特工之後……有一日無意諗番起佢哋…試下喺政府系統網頁搜尋關於佢哋嘅死因…先發現佢哋都係特工,而且都已經好早『殉職』。」

「噢……咁即係你個嗰係特工世家嚟喎…」

「唔。」我斜瞧千花一眼,說:「我好少會同人提起,唔好講出去。」

「Ok啦~你同得千花哥講,即係信得過我啦~」

對著千花哥這種人,就是比較容易說出心裡的秘密,是一種讓人放下隔膜的魔力嗎?那種大情大聖、粗聲粗氣的感覺,卻給人感覺到是一個守信義的人…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