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時話,點解你會收佢入門?」我望住鹿其。

「昨天她晚上敲我們的門說要學太極,我見她有點傷痕累累且快要暈倒就問了一下她的背景,她答我自己無家可歸,我才暫時收留兼讓她學學太極。」

「傷痕累累…睇怕逃出傲家個陣又受唔少阻礙。」我推敲道。

「不過真想不到毒兄竟然跟她有些少關係,倒是出乎意料,看來這就是所謂的緣份吧?」

「緣份?世上先冇啲咁嘅嘢……」



「怎樣也好,能在人海之中相遇,已經是很困難的事了。」

「既然佢喺到,我都唔方便久留。」

「毒兄…等一下,難道你沒想過法子要解救她嗎?」鹿其凝重地問。

「有,不過情毒冇藥醫。」我黯淡地說。

「當真?」



「嗯,所以唯一嘅解藥……就係痛恨自己嘅愛人。」我漠然地望著雨傘的尖頭:「所以…逃避佢離開佢唔見佢,就係對佢最好嘅選擇。」

由我打她那一掌後,我就明白到必須要如此做才能斬斷這因緣。

「雖然你說到她的家族情況是如此嚴峻,會對自己親妹實行禁足,但有辦法救她嗎?至少要解開此情毒,讓她不必白白受苦。」

「冇辦法,你最好放佢走…如果唔係連你哋都……」

「絕對不會。」鹿其斬釘截鐵地說:「雖然我與她只有一面只緣,但能救則救,乃是本人原則。」



「你唔怕死?佢哋家人實力……」

「怕,當然會怕。」鹿其目光黯然下來,但眼眸深處之中又隱約散發著微弱的光:「但既為仁俠、既為武術之師就應該有俠義的風骨,更何妨是饑弱婦孺?又何況是相識只有一日?我也希望自己失蹤以久的親妹能夠遇上一個好人……但在我有此種想法之前…不應該是要先做好自己嗎?」他抬頭望住我,一股從未見過的氣勢從鹿其身上湧出。

「嗯,我明白啦。」我點點頭:「我都會問一位朋友,解唔解救到佢身上嘅情毒。」

當今世上,恐怕就只有張真理能拯救她。

「多謝你諒解。」鹿其鬆眉一笑,望向遠方的晴空:「在那個時代…這種情義是不多見的。」

「時代?」

「呵…」鹿其注意到我聽到他的說話後,以笑帶過:「你不知道的時代。」

「我先去煎茶待霞醒後能夠飲用,毒兄就隨便走走吧。」說畢,鹿其就轉身徑自往灶房走去。



待鹿其離開後,我走去了扇門前靠一條小縫望住在裡面沉醒中的霞,面容絕美的她沒有受剛才的我影響而生出了數條魚眉,反之如個睡美人一樣安睡著在床上。

「鹿其剛才講嘅…不無道理。」凝望著霞的我,不自覺地說起傻話來:「既然係我打你一掌令你中咗情毒,咁我就盡自己義務去幫你解毒。」

經過半個早上的思量,我終於想得清楚打算把霞帶去「真理山」,且看真理老師能否有救治方法。所以我便請鹿其與我一同出門,叫她把霞抬起抱到去船頭一隻快艇上一同前往「真理山」,始終我怕抱住她會令其再次中毒。

雖然此處為接近市區的海岸,不過居然還有海鷗在天雲霧間飛翔,而空氣間混亂了海水嗅得格外新鮮。

「毒兄,怎地這麼快就想把霞治好?」鹿其和善地微笑道。

「因為……我諗起幫過我嘅人…佢哋每一個都冇欠我,不過喺我生命之中成為咗好重要嘅人物,既然係咁…我就順便當盡下自己心裡嘅俠義風骨…去解救依個見親我都會想殺我嘅女人。」最照料我的便是毒后。

「就是說毒兄你,內心也有一顆仁心啊。」鹿其作勢敲我心臟的位置,說:「好好保存。」



前往到「真理山」的山尾時,鹿其代我把霞背上山,我則為他帶路。

「這一連數天霧氣還真大。」鹿其無奈地說。

一直走到去「真理山」的洞穴入口時,我叫鹿其他停下來先等我一下,因為洞穴內毒氣正常人的身體是承受不了。

進去真理老師居住的洞穴之後,我如常走到平時他會出現的洞窟裡,不過卻了無生氣似的……

平日亂走一通的老鼠都會「吱吱」的叫著,那隻七彩蛙也會如小狗一樣走到我面前呆呆地凝視住我,不過現在卻好像通通都消失了一樣。

就連…一般會插在洞窟岩壁上的火炬也全都熄滅,不是我早就走熟了整個洞穴,也真的不會來到現在的中心處。

「叮嚀~!叮嚀~~!」突然,洞穴內傳出瑣碎的鐵鏈聲。

我警覺地瞧一下身後,開始用平日會合上的「赤灼之眼」望著洞穴內的一切,但不見有突然異常的熱態生物移動著……



於是我又繼續向前走,走著走著又聽到洞穴裡另一邊傳出了微弱的腳步移動聲…是真理老師?

我繼續往聲音來源走去,腳步聲與鐵鏈聲不斷在交接地響著,節奏聽起來就似是追逐一般,一邊的聲音越快另一邊也加快速度。

我靜下來仔細聆聽著各方傳來的聲音,他們都開始續漸靠向我,去到後來聲音幾乎在兩、三米的距離之內!

接下來我聽到一個男人微弱的喘氣聲逼近,前方通道的轉角位同時出現了一個人形的熱體生物……是真理老師嗎?!

可惜我沒機會去確認,他就衝過來跑向了我,在這種情況下我顯得不知所措,只好用「百鬼傘」的毒針射向前方衝過來的他,因為反正真的是真理老師的話根本不會因為這些毒針而受傷。

「噓噓噓──!!」

毒針射中那發熱體後他沒有身腳肌肉抽筋而倒在地上,反而繼續衝過來我面前,更用飛撲把我撲住了,並在撲倒的瞬間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唔好出聲……」這把聲音正是真理老師!



在真理老師把我撲倒後的一秒,我左眼隨即看到洞穴通道跑來了一隻長約5厘米的壁虎生物,快捷地往我們方向爬來然後猶豫地停在中間,疑惑地不敢走上前來……

莫非…這隻就是「五極毒」中的隱壁虎?

它在我們前方猶豫良久後,真理老師小心翼翼地把手移往自己的口袋,再取出白色的粉末往隱壁虎擲去!

「冰──!」藥瓶碎裂後,真理老師從另一個口袋取出一根火柴猛地往它一擲。

白色粉末旋即以魔鬼般的形態變身急長為像樹滕一般的物體把身形細小的隱壁虎捲裡在入面。如果沒猜錯…是硫氰酸汞遇到燃點後產生的化學反應!?

「走。」真理老師立即牽住我的手往反方向逃跑。

「老師…!到底發生咩事?」我只是出了去短短一、兩天……

「你有睇過我卷《五毒寶鑑》?」真理老師轉身停下來,在嘴裡含著一根火柴,右手放進長衣的口袋裡隨時準備再擲出什麼一樣:「應該記得有一個chapter係講隱壁虎……」

「係…個隻嘢就係隱壁虎?」我問。

「冇錯……小心佢鑽入你耳朵食咗你。」

說畢,真理老師又再往追上來的隱壁虎擲出一小磚方形物體,再把嘴中的火柴吐到那方形物體上,又再發生了神奇的事……原本方形的固體不明物內部突然湧出不明的條狀把隱壁虎纏住。

「…機會!」我想趁機上前一腳把它踩死時,真理老師卻拉住了我。

「小仇,唔好。」真理老師說明其意:「佢係「五極毒」之中最稀有…假如你一腳踩死佢就會毀壞佢藥用價值……要活捉。」

「我聽你聲線同喘氣聲…你已經唔係好掂……」

「的確…同佢跑足成晚……居然都仲有力氣嚟追我…」真理老師喘著氣淺笑道。

「依個就係你叫我離開嘅原因?」

「嗯…會有危險,估唔到你會咁早返嚟……」真理老師意想不到地說。

「你係咪同我講過「夢境預言」依樣嘢…我諗的確係真…」雖然是漆黑一片,但我還是不其然瞧著身旁的真理老師一眼:「成真咗。」

「有趣有趣。」真理老師也不留情面地說:「既然係咁,你就幫我一齊捉佢,否則佢一走出洞穴就禍害不少,先會係食物鏈嚴重失衡,再者南丫島就會發生多宗尋常命案……而死者耳窩都將會係被刺穿。」

「嗯,就咁決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