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煉傳說》(2016新修版) 阿暖
  
  
被檢定為絕對潛力者的平凡高中生,銳意成為帝京異能學園校史上第一狀元(兼工蜂)的熱血傳奇!
  
  
《重煉傳說》第001章・絕對潛力者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星期五的下課鈴,永遠是最甜美動人的。在鈴聲響起的同時,班裏所有男生們,都同時振臂歡呼。
  
「耶!終於下課了!」
  
天佑當然也是其中之一。
  
從星期一到現在,天佑同學的意識一直處於游離狀態。直接點說,就是「他一整個星期都在做白日夢」。
  
其主要的原因,還不是在於那套上星期天推出的遊戲《爆乳沙灘排球》。


  
二十二位(未算上隱藏人物)樣貌身材各具特色,但一律穿上超性感水著的排球少女,尚有超過一半沒有對戰過(當然是指沙灘排球方面的對戰),而最重要的戀愛育成部份,情節才剛剛開始,連一幅特寫圖片都還沒攻略下來……
  
在如此緊要關頭,還哪有心情認真上課,聽那些甚麼二次方程之類的玩意兒?還會每天回學校去坐坐,就已給足面子了!
  
收拾好書包之後,天佑同學便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飛奔回家。長達二十分鐘的路程,竟然可以一股作氣地跑完,比體育課時的馬拉松練習要出色得多。
  
「穿著危危乎泳衣在搖擺著屁股的御姐蘿莉們,你們的老公終於回來啦!」當天佑衝進家門時,還幾乎脫口而出地喊出了這句話。
  
幸好沒有。


  
客廳裏出現了一項奇景:天佑的老爸竟然出現了。
  
他還是那副老樣子,這麼多年來他的形象幾乎保持不變:一頭故意弄得凌亂的頭髮,一身隨意輕便的衣著,比實際年齡最少要年輕十歲的樣貌和身材,以及常常掛在臉上的,充信自信的笑容。
  
老爸和老媽對坐在沙發上,似乎在討論著甚麼嚴肅的事情。天佑他媽跟他老公一樣長著一副娃娃臉,臉頰兒尖尖的,修長的身材,渾身散發著一股高貴嫻靜的氣質……只是這氣質跟她真實的個性有點不太協調。
  
「老爸!」
  
天佑擺出笑臉對他揮手道。
  
他老爸轉過頭來,對天佑笑了笑,他那兩排潔白的牙齒幾乎反射出刺眼的亮光,這副笑容……就是他當年用來追求老媽的資本啊。
  
「天佑!很久不見啦!學校那邊怎麼了?玩得開心嗎?」
  


老爸以朋友閒聊的語氣跟天佑道。
  
「嗯,還可以吧。」 天佑點了點頭。
  
雖然他看似很高興看到老爸回來,但其實心裏想的是:唉,難得老爸出現,也不好意思馬上衝回房間去玩啦。
  
「天佑今天看起來臉色很好,還帶著笑容呢!難道在學校裏遇上了甚麼好事?來!給老爸說說!」
  
「沒有甚麼特別的啦,還不是老樣子。」
  
坦白說,天佑今天在學校裏最高興的事情,就是聽到了放學的鐘聲。
  
「孩天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我也很久沒見過他這個樣子了。」天佑同學那溫柔的母親,也欣慰地說。
  
「還不是你把孩子調教得好?養得他臉色紅潤,白白胖胖的。」


  
「沒有啦,是這孩子生下來就有好體質!」
  
媽媽笑著拍打爸爸的肩膊。這兩夫婦雖然結婚多年,但看起來仍是很恩愛的樣子,很大方地在兒子面前打情罵俏。
  
天佑倒沒有當電燈泡的興趣呢。
  
「呃,老爸老媽,你們好好聊天吧,我回房間溫習去了。」 
  
老爸站起身來道:「我也很久沒去看看天佑的房間了。等等我。」
  
天佑點頭笑笑,其實心裏卻在慘號:
  
「神啊!求求你給我多一點時間……玩遊戲吧!」 
  


幸好天佑還算是個愛整潔的人,今天房間的狀況還可以見人。好歹跟老爸也很久不見了,要是一見面便被他瞧不起或被罵一頓的話,可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他老爸進了房間,把門關上之後,表情便馬上變了。
  
「天佑,老爸今天真是太高興了!」他露出燦爛的笑容道。
  
「呃……有甚麼好事發生了嗎?」
  
「天才!我兒子果然是天才!不愧是你老爸和老媽的優秀遺傳啊!」
  
「嗯?我是天才?」天佑撓頭。
  
「你看看這份答卷。」他把一份列印文件交到天佑的手上,「這是你上星期在網絡上做的測驗吧?」
  
「這……好像是吧……」


  
在天佑同學看來,這完全是網上到處可見的智力測驗,都是從五個複雜圖案中找出兩個最相似……之類的題目。他也忘了是哪位同學分享過來的,因為類似的東西,在網絡上實在是太多了。
  
「你看清楚,這些答案都是你填的嗎?問卷最後的分數,是你上星期拿的嗎?」
  
「咦?」天佑好像有點印象了,「我的測驗結果?老爸你是怎麼拿到的?」
  
他老爸露出了神秘而帶點狡獪的笑容。
  
「天佑,你忘了你老爸是幹甚麼的嗎?」
  
「你每次都說是「高度機密」。」
  
「那你還不明白?世上有哪些行業是必需跟家人保密的啊?唉,我沒空跟你解釋這個,先跟你說正事吧,」他興奮地吞了吞口水,道:
  
「天佑!你的測試結果非常出色,連你老爸都嚇了一跳!」
  
天佑馬上查看那份問卷。
  
他在這次測試裏的總得分是:100.00。
  
但是文件上清楚列明,這考卷的總分是200分啊!
  
天佑好像記得,他曾經跟班裏的同學比較過分數。他的得分也只是中規中矩而已。有些同學還拿到140分以上呢。
  
「這測試看起來像是智力測驗,其實只是偽裝的表皮!這不是智力測驗,並不是以分數的絕對值來當標準的!」老爸解釋說,「這個測試,其實是以「偏差值」來評核測試者的!得分越接近100,成績就越好!反過來說,拿到60分和140分的,同樣只是屬於「低能者」。」
  
他再翻找一下測試結果的數據。
  
在偏差值一欄,天佑同學的數值是0.00。
  
「看懂了吧?你是完美測試者!你拿到了絕對的滿分!」
  
「但是老爸……這個測試是用來量甚麼的啊?」
  
「別嚇倒了!這是我們局方秘密開發的「煉能力者測試」,是用來挑選具有潛質的異能者的!」
  
在這剎那間,天佑的內心,晴天霹靂。
  
他張大了嘴巴,卻無言。老爸所說的這種事情,是他完全沒有意料到的。他混亂了,而且心裏充滿了不安。
  
天佑心裏想,他老爸要不是瘋了,就肯定是在跟他開玩笑。老爸的演技或許相當高明,但這玩笑本身,對天佑的智力而言,似乎是相當拙劣的。
  
於是,他很自然地開始爆笑。
  
「哈……哈哈哈哈,異能者……啊哈!異能者啊……」
  
「天佑,你不相信老爸的話嗎?」
  
「哈哈哈哈……」他除了爆笑之外,甚麼都想不了。
  
老爸乾咳兩聲:「咳嗯……天佑,你還記得老爸曾跟你說過,老爸在高中時代曾經是……?」
  
「哈哈哈哈……咳嗯……咳咳咳咳……籃球、市內籃球隊代表……哈哈哈哈……」天佑同學已爆笑到擠出了兩行淚水。
  
天佑老爸單手抓起放置在房間角落的籃球,然後把房間的窗戶拉開,然後指著遠方說道。「天佑,看清楚那邊,那是你的學校吧?」
  
「是、是啊……哈哈哈哈……那、那又怎麼啦?」快點找人救救天佑同學,他快要因為過度爆笑而窒息了!
  
但天佑同學的老爸,他充滿自信地微笑著,雙手抓球,彎下膝蓋,然後躍起,投了一記姿勢完美的球。
  
他竟然把球扔出窗外!
  
天佑被他老爸突然的瘋狂舉動,嚇了一大跳!
  
「老爸你瘋了麼?要是扔中途人怎麼辦?」
  
可是,天佑竟然眼睜睜地看著,那籃球竟然一直向上飛,那到幾百公尺的高空,到最後只看到了一個小黑點。
  
這時,老爸給天佑同學遞上一個專業級的雙筒望遠鏡。
  
他透過望遠鏡,看著那小黑點像炮彈般墮下,直衝向校園的籃球場。那球正好穿過籃圈,連籃框都沒有碰到一點點的完美命中!
  
那球著地後又再彈起達數十米高,不知彈到哪裏去了。正在打球的籃球隊員們,被嚇得全部倒在地上,他們驚呼的喊聲,在五百米外的天佑家也聽得見。
  
「看到了嗎?這就是「煉」能力,也就是一般意義上的「異能」。」
  
老爸瞄了瞄兒子目瞪口呆的模樣,說,
  
「一般來說,這麼招搖地使用煉能力是被嚴格禁止的,但為了以最快的速度讓你相信一切,唯有破例亂來一次了。希望沒有人看到剛才你老爸的投球後,會去報警或給傳媒報料吧,不然你老爸就有麻煩了。」
  
「這、這實在……」
  
眼見為憑,天佑想要不相信也不可能了。
  
「……天佑?你怎麼啦?雙手抖過不停,又全身冒汗的……老爸不是嚇壞了你吧?喂!醒醒啊!天佑!」
  
「不,老爸。我沒有被嚇倒。」
  
他以堅定的眼神看著老爸說: 
  
「我是興奮、激動得顫抖啊。」
  
「孩子,你……已經接受這事實了嗎?好了不起的精神力!」
  
天佑雙眼閃閃生光!「我……也能夠擁有像老爸剛才的投球能力?那我在籃球隊裏,可以穩當先發球員了!」
  
老爸幾乎即時摔倒!
  
「傻兒子!這是甚麼話!這種毫無難度的投球遊戲算甚麼?真正的異能者,只要配合足夠的想像力,幾乎可以說是無所不能!」
  
老爸抓著天佑的雙肩!
  
「兒子啊!你待在這世界裏接受教育,實在是太可惜了!這裏的制度,老師,同學,完全無助於你發展自己的無限潛力!但只要考進「帝京異能學院」的話,你將擁有一次極難得的機會,去改變自己的命運!你再不是那個學業成績普通,運動神經普通,樣貌性格也普通的天佑了!」
  
「啊……那即是說,要轉校嗎?」
  
天佑頓時黯然起來。那個甚麼學校的名字他可是聞所未聞,但應該肯定不在市內。那即是說,要離家寄宿了吧?
  
「不用轉校的啦。」他老爸乾脆地說。
  
「不用轉校?難道帝京是個補習社,只需要每星期去一次?」
  
「呃、很難解釋呢……也可以說是補習社吧。」老爸撓著腦袋說,「基本上呢,帝京是個寄宿學校啦……但為了跟社會保持連繫,這邊的學校也是要繼續上課的……那即是說,你每星期要上課十天吧。」
  
「甚麼?一星期就只有七天啊!」
  
「雖然帝京是寄宿學校,你每星期最少要在學校宿舍住五個晚上,但因為你在這邊也會正常上課,所以還是可以每天晚上回家吃飯睡覺啦。」
  
「我昏……我怎麼同時當寄宿生,又每天回家睡覺!」
  
「在這個階段,是很難用三言兩語解釋清楚的。你去到之後,自然就會明白了。來吧!天佑!我們出發了!老爸實在等不及啦!」
  
「要、要到哪?」
  
「申請准考證啊!你以為帝京是這麼容易進去的嗎?還是要考的啦!」他抓著兒子的手臂,急不及待地把他拉出去了。
  
天佑老媽常常就對兒子說,這個老爸從來就沒有長大過,永遠像個貪玩的大孩子。天佑同學如今是真正感受到了。
  
老爸在街上興奮地拉著天佑走的表情,令天佑聯想到,一個孩子偶爾在公園內發現了個隱密小山洞後,正急於向同伴分享這個只屬於他們的「秘密基地」似的。
  
雖然已親眼見證了老爸那一記變態的投球,但對於將要入讀異能學校一事,天佑還是沒有真實感。
  
他心裏不斷想著,啊……這世上竟然真有「異能」這回事,還有學院專門培訓呢。
  
「這一點都不值得奇怪啊。」
  
他老爸好像看穿孩子的心思,故意解釋說。
  
「歷史上曾出現過那麼多的奇人異士,實在很難令人不相信,這些奇人異士不會把他們的能力和經驗綜合起來,把各種開發潛能的竅門紀錄下來,流傳給更有潛質的下一代,令他們成長得更加順利。」
  
「好像有點道理。」天佑點著頭。
  
「就以打普通電玩或網絡遊戲為例啊。要是你偶爾發現了遊戲內的隱藏人物或特殊攻略法之類的,也會馬上向朋友們分享,甚至寫成攻略心得放在網上討論區裏流傳吧?」
  
「你這樣解釋的話,我就懂了!」天佑拍了拍手掌。
  
「當然了,要是發現的是極之珍貴的情報,你當然不會願意無條件地公告於人的,對嗎?你只會告訴跟你組隊的親密戰友,甚至會寫成攻略本作限量發售……訊息有價,這道理你也明白吧?」
  
「嗯,這個完全明白。」
  
「很好很好。要是把現實世界當成是一個巨大的網遊,那帝京異能學園所傳授的,就是只有少數特殊帳號才可享有的,超級絕學秘笈,隱藏職業,超強法寶等等……甚至是變相合法的外掛程式!你可以想像,成為頂尖異能者的你,回到現實世界之後,會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嗎?」
  
「……啊!」
  
天佑一副頓悟的表情。
  
「明白了吧?孩子?」
  
「老爸……怎麼你會對網遊啊,打電動之類的事情那麼熟悉?」他質問道,「你常常出外公幹不回家,工作不是應該很忙的嗎?怎麼會有時間玩網遊?」
  
「……孩子,這是最高機密。」
  
不管如何,老爸的一番解釋,確實讓天佑對學習異能增加了一點點的憧憬。不過他跟著老爸一直走,怎麼覺得這路線跟他平時上下課時一樣?
  
天佑試著問道:「這甚麼帝京到底在哪兒?我們要乘車嗎?」
  
「不用,我們已差不多來到了,你看?」天佑老爸笑著給天佑指了指。天佑抬頭看了看,這……不是他每天上學放學的草根學園麼?
  
那時候正值黃昏,才放學了不到兩個小時,還有些同學正在參與課外活動或隨意流連。由於今天是星期五,所以同學們留校都比較晚。
  
當中有些人認識天佑,他們看到他還穿著校服,被老爸拉回學校去,都站在一旁看著他竊竊私語。
  
老實說,連天佑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
  
天佑老爸對草根學園內的環境,似乎非常熟悉,這讓天佑有點驚訝。天佑心想,老爸不是連他的入學典禮都沒有來參加嗎?怎麼走在學校裏時就像家裏般熟悉?他完全不用問人也不看指示牌,直接就來到了校長室的門前。
  
他很隨便地把門推開。
  
這個時候,校長還正在案頭前敲著電腦呢。他發現有人不請自來,也嚇了一跳。但他看清楚兩人是誰後,就放下心來了。
  
這校長是個光頭胖子,是社會上常常可以看到的大叔典型。這位校長向來給天佑的印象,都是板起臉孔,遙不可及的存在,接觸的機會並不多,更沒機會看到他撲克臉以外的表情。
  
但現在,這位校長大人,竟然向著天佑老爸堆起了一副阿諛奉承的嘴臉!盯著天佑看時,更幾乎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呵……金,好久不見了。這位就是令公子嗎?嗯……果然是人中龍鳳之格。不騙你,在天佑同學入學的第一天,我這個當校長的,就一直密切留意著他了。」
  
「謝、謝謝校長提攜。」天佑心想,我又不是穿短裙上課的女生,留意著我幹嘛?
  
見著兩人沒有抗拒,校長大人也就加大了拍馬的力度:
  
「呵……真是越看越順眼了!以天佑同學的潛力,肯定可以重現二十年前「謎之重煉:金」在帝京創下的光輝紀錄啊。嗚……我們草根學園終於有出頭之日了!」
  
「這還不是托你這個光頭領導無方!」
  
老爸大刺刺地坐在椅子把手上,摸著校長的光頭說:
  
「自從本大爺掛著「草根學園」這副招牌,在帝京取得了「狀元王」的榮譽之後,二十年過去了,竟然連半個有資格承繼我位置的人都培養不出來?最後還是要出動本大爺的親生兒子來當「救世主」嗎?」
  
對於老爸對校長的放肆舉動,天佑看得目瞪口呆。雖然說在整個教育系統裏,家長最大,校長不過是服務家長的打工仔,但是……這樣的態度,也實在太囂張了吧?
  
校長也只是一副求饒的可憐嘴臉,連還手或抗拒的念頭都沒有:「金、金大爺啊……在天佑同學面前,你留點面子給我這個校長好不好?」
  
「原來老爸……還是我們學校的畢業生啊?」這還是天佑第一次聽說的呢,「還有……金是老爸的綽號?」
  
「咦?你爸爸他沒有告訴過你嗎?」校長顯得有點驚訝。
  
「他只說是「高度機密」。」天佑聳肩。
  
「天佑即將成為異能者,我身上的秘密也可以漸漸解開了,」金道:「其實「金」就是我的本名。為了接下局方的工作,我放棄了原本的身份。這學校雖然也留著我以前的入學紀錄,但這是沒所謂的。畢竟接任這個工作後,名字樣子身高體重之類,甚至是指紋以至染色體水平上,我都已經完全的兩個人了。」
  
「真是……太神秘了。」
  
「沒辦法,這是職業需要。」金沒所謂地道,「除了你媽之外,這個光頭就是極少數知道我過去身份的人了。」
  
校長不禁有點自豪:「我可是一手把你發掘出來,把你保送進帝京的呢,因為我身兼帝京的選秀代理人嘛。」
  
金狠狠地鄙視了他一下:「是個業績非常差勁的代理人。二十年來就只找到五個「潛力者」,讓我們草根學園在異能界完全抬不起頭來。」
  
說著他又拍了拍校長的光頭。這個老爸實在是太囂張了!
  
「這、這也不能怪我啊!潛力者的數量是非常稀少的,再說偏差值高於正負3點的低度能力者,我是寧願讓他們當正常人好了,他們去到帝京就只會被秒殺!」
  
天佑聽出了不點不妙,連忙道:「秒殺?慢著!帝京不是一所學校而已嗎?這「秒殺」是甚麼意思?」
  
「孩子,我待會再跟你解釋。」
  
老爸把天佑的測試紀錄丟給校長。校長架起老花眼鏡一看,馬上嚇得倒個四腳朝天:「天、天啊!絕對潛力者?金!這真是你兒子的測試結果?」
  
「我騙你幹嘛?你也知道,讓低能者嘗試考進帝京的話,只會換來被秒殺的下場。他要不是有真材實料,我這個做老爸的,怎麼敢把兒子丟到這種變態地獄中去?」
  
天佑越聽越覺得不妙:「變態地獄?是指帝京嗎?這到底是甚麼意思?」
  
「孩子,我待會再跟你解釋。」
  
校長這回兒是真的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這完全是天才……不、逆天的數值嘛!即使是金當年你,也沒有……」
  
「好了好了,別說甚麼廢話,快點把准考證給辦下來吧。」說罷,老爸用食指節敲了校長光的頭一記,痛得他丫丫大叫。
  
校長摸著被彈痛了的光頭,突然「啊!」地道:「我記起來了!金!你說過在帝京學會了讓頭髮再生的異能後,會幫我生髮的!我還付了你三萬元的押金!二十年前的三萬塊!你、你到底學會了生髮術沒有!沒有就還錢!」
  
「唉……小弟天資愚鈍,學不會嘛。」老爸狡猾地攤攤手,「你可以拜托我的孩子啊。你當年付的押金,都用來當作這孩子的養育費了。」
  
「你光頭是你的事,我才不要負甚麼責任。」天佑連忙道。
  
「你!你果然是這個「臭嘴阿金」的種!竟敢用這種語氣跟校長說話?」
  
金開懷大笑:「敢用同輩的語氣跟成年人說話,證明這孩子終於長大了!」
  
天佑說完那句對校長不敬的話,本來還有點心虛的,但老爸的鼓勵讓天佑同學又增添了自信。這個老爸,是導致天佑以後性格變得越來越囂張的罪人啊。
  
「我、我不跟你們父子玩了!」校長哭喪著臉說,「天佑同學,跟我過來!金,你也跟去湊熱鬧嗎?」
  
「當然。我也很久沒跟泰萊莎見面了。」老爸一臉回味的表情說。
  
校長轉過頭來給天佑解釋說,「小子,你老爸當年在帝京學園,可是有很多外號的。其中之一,便是「帝京首席工蜂」。」
  
「工蜂?」
  
「工蜂的成就如何判斷?就看它採蜜的能耐嘛。你知道了,「採蜜」的過程是,把尾部一根硬硬的針,深入鮮花的花蕊,然後……」
  
「老爸年輕時是工蜂?」
  
「天佑,別告訴你媽,不然我殺了你。」
  
「……老爸,你實在、你實在……嗚……」
  
金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釋道:「天佑,這都是二十年前的舊事了。正所謂「人不風流枉少年」,再加上帝京學園的美女又多如繁星,擁有異能之後又有著各種便利……」
  
「嗚……老爸,你簡直是我的偶像!謝謝你推薦我進帝京!只要學會了異能,我就可以成為像老爸一樣的工蜂!太好了!」
  
校長有點無力:「喂,小子,你是不是誤會了……這只是你老爸本人的個性問題……」
  
金點了點頭:「算了吧,只要孩子能鼓起幹勁就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