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萊莎,請問⋯⋯」
  
校長搓著兩手,極其阿諛地盯著泰萊莎。
  
「啊⋯⋯差點忘了你這個代理人呢。」
  
泰萊莎飛快地敲著鍵盤,電腦屏幕出現了個驗證的畫面。校長把手指頭按在屏幕之上,只見他全身漫出金光,虎驅一震,仰天長嘯,隱隱現出一股霸氣。
  
驗證完畢後,他充滿自信地轉過頭來。
  


校長那渾身的脂肪,竟回復成結實的肌肉,臉上皺紋消失了七、八成,彷彿年輕了十歲!就是還有個大光頭而已。
  
「呵⋯⋯年輕的感覺啊,又回來了!」
  
「要成為帝京的代理人,必需簽訂把生命賭進業務裏的契約。」泰萊莎解釋道,「只要代理人持續交出業績,他就能夠享有近乎永遠的青春,在現實世界的運勢也會一帆風順。」
  
「呵⋯⋯想當年我發掘了金之後,過的日子真是比皇帝還過癮啊。」校長回味道。
  
而事實上,選秀代理人也是帝京行政系統裏的一個肥缺:只要平均每年找到一個潛力者,他在現實世界就可享有無盡的權力和財富⋯⋯
  


但如果超過一年沒有業績,代理人就會以正常人一倍的速度衰老,也會開始走霉運,就是躲在家裏不出,也會無端有塊磚頭打破窗戶飛進來砸中頭顱那麼倒霉。
  
金搖著頭道:「這笨蛋校長自從發掘了我之後,接下來的二十年裏,就只保送過四個異能者。所以現在他才會倒楣和衰退到這個程度。還有個校長位置給他坐坐,也已經很不錯了。」
  
「哼!這是因為本校長我,是個有良心的代理人!我寧可自我犧牲,也不為了業績而隨便找人充數,只會發掘真正有潛力的人!而真正的潛力者,世上是非常稀少的!」
  
泰萊莎補充說:「不過根據中央系統的預測,要是這位非常有良心的代理人今年還沒有業績的話,他的際遇將會是:馬上失業,再被卡車給意外地輾過雙腳,最後給丟在街上當乞丐,被一群流浪狗活生生吃掉⋯⋯」
  
校長頓時嚇得牙關打顫,冷汗直流。
  


「那即是說,金是為了照顧這個校長,才把天佑送到草根學園讀書的。這是平白把你這件肥肉,算在他的業績上啦。」說罷,泰萊莎對天佑老爸投來柔媚的一督。
  
「小金!原來你是為了關照我⋯⋯」
  
「別靠過來!難看死了!」
  
金一臉不好意思地躲開校長的擁抱。
  
從旁觀看的天佑,驚訝地發現老爸充滿人情味的另一面。
  
金、校長和泰萊莎又聊了一會兒當年的事,不經不覺,天佑同學的准考證已經辦好了。兩名穿白袍子的工作人員,恭敬地把一個普通的飾物盒子交給泰萊莎。
  
她打開了盒子,把裏面的東西向天佑展示著。
  
那是一隻近似腕表的東西。


  
通體呈銀黑色,流線型設計,有種冷酷和高科技的感覺。整個腕錶連一個按鈕也沒有,就只有一個約四公分寬度的屏幕。
  
「這是我們叫作「腕錶」的東西,是准考生的身份識別儀器。在入學考試的過程裏,這個腕錶也是官方向考生傳遞訊息的媒介。建議你由現在開始戴上,直至考試結束前也不要摘下來。這腕錶防水防撞,而且在平常狀態只會顯示出日期和時間,所以你大可當作普通腕錶使用。」
  
戴著這隻看起來如此名貴的腕錶,可以預期天佑回到學校之後,定會引來同學們的起哄。
  
天佑把腕錶戴上。
  
「嘟⋯⋯嘟⋯⋯」
  
腕錶隨即鳴响起來,同時屏幕閃出耀眼的銀光。
  
「這是系統傳送訊息的提示。」泰萊莎說。
  


天佑提起腕錶,察看屏幕,上面出現了一行文字:「帝京異能學園入學考試,將於x月x日十八時零分正式開始。請各准考生準時到達考試集合地點。」
  
天佑在心裏算了算:「咦?不就是明天嗎?」
  
「對啊,你們可是剛剛趕上了參加本屆考試的最後限期呢。」泰萊莎說,「從現在算起,你有大約二十四小時可以收拾行李。對了,先發給你試前准備的預算。」
  
她提起腕錶的盒子,雙手很有技巧的一擰,「啪」的一聲,盒子底部的暗格隨即被打開來。
  
裏面放著一個看起來很名貴的皮夾,顏色是跟腕表一樣的銀黑。
  
依著泰萊莎的指示,天佑把腕錶屏幕拍在皮夾之上,頓時腕錶屏幕像是個正在派彩的老虎機般,代表著金錢的五位數字不斷嘩啦嘩啦地上升著,最後停留在50000的數值上。
  
天佑打開皮夾,裏面果然出現了五萬元!
  
「這個皮夾直接連結著你在異界的銀行帳號。你在那邊賺得的每一分錢,在你回到現實世界之後,就會自動兌換成這邊通用的金錢。」


  
「只、只是報名入學考試而已⋯⋯我已賺到了五萬塊錢嗎?」天佑的心情可想而知。
  
這帝京難道是用金子砌出來的?
  
「先別那麼高興!這五萬塊錢只是發給考生的免息貸款,這是用來添置考試必需用品的經費,只能夠在二十四小時內消費掉,剩下來的錢會在考試正式開始時消失。而你所有的消費,待正式考進帝京之後,是需要分期償還給校方的。」
  
「要是我拿了這五萬元後不去考試,或考試不及格呢?」
  
「雖然校方有追收貸款的規定,但學校行政工作量向來就甚大,所以基本上是不會浪費氣力追回這些缺席考生的錢。考試不及格的也是一樣。再說,相對於他們損失了的機會,這幾萬塊錢根本不算一回事。」泰萊莎說,「好吧,事情也交待得差不多了。天佑准考生,你可以回去了。有關試前準備的事情,可以向校長請教。」
  
「天佑,你跟校長先走吧。我有話要跟泰萊莎說。」待天佑和校長都離去了後,金便輕輕抓著泰萊莎的小手,在她的掌心上畫著圈圈,搔得她全身發軟,臉紅耳熱。「泰萊莎,我想要⋯⋯」
  
雖然面對的是帝京首席工蜂的「採蜜」手段,但泰萊莎畢竟也不是二十年前那個純情少女。她揮掉了他的手,嘆氣說道:「別再玩這種調情遊戲了,認真點吧。」
  


「泰萊莎,我⋯⋯」
  
「這全都是你精心安排的交易條件,我是知道的。」她說,「天佑同學的潛力值數據,對整個異能界而言是無價的寶藏,你把這些數據無條件地送了給我,肯定是因為有些事情,只有我才能夠幫你完成,是嗎?」
  
金坦然點頭道:「泰萊莎,你是我交往過最聰明的女人之一。」
  
「你的目的,應該是為了孩子的事吧?」她說,「這樣我就不明白了。憑天佑同作為「零偏差值潛力者」的天份,還有需要利用我來⋯⋯」
  
「泰萊莎⋯⋯」金很有技巧地打斷她說,「我們不能夠找個寧靜一點的地方,再慢慢談心嗎?」
  
泰萊莎頓時滿臉通紅,想要拒絕,卻又說不出口:「唉⋯⋯都過了那麼多年了,我對你的甜言蜜語依然沒有免疫力呢。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接下來說的話,是S級機密吧。」
  
金展露著他的招牌笑容:「泰萊沙,你真是越來越聰明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