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同學,很準時嘛。剛好六點整,我們出發吧!」
  
這校長似乎也是見慣了這種場面的人物,看到天佑同學像炮彈般從窗外飛進來,竟然一副若無其事的平常貌。
  
「咦?怎麼兩手空空的?你的行李呢?」
  
「甚麼行李?」
  
天佑撓著頭,心想,考個試而已,需要甚麼行李啊?
  


校長瞄到了天佑穿了雙新鞋子,不禁揶揄道:「你的試前準備,就只是一雙籃球鞋?雖然很佩服你對自己信心十足,不需要作任何準備,但⋯⋯你連食物和水都不帶去嗎?」
  
「食物和水?」
  
「天啊!帝京入學試的第一階段,有可能持續達一個星期!你基本上要把這當作是野外露營般做準備!你不帶帳篷之類不要緊,但沒吃沒喝要怎麼辦?」
  
野營?天佑心裏冤啊,他又怎麼會想到,要把考試和野營拉上關係?
  
「你沒有想像過,帝京學園的入學試,有可能是危險重重的嗎?而且每屆的考試內容都不一樣,難以預測試題,基本上一應求生用品,藥物之類,是最好有所預備啦。要是有渠道的話,更應該買些武器傍身呢。」
  


「那⋯⋯那我該怎麼辦啊?」天佑越來越擔心了。
  
「不用擔心,我早料到你們這些年青人不懂得照顧自己。」校長從辦公桌後搬出一個非常龐大的背包,「我已替你準備好啦。不管是現實世界的必需品,還是在異界商店購得的神奇道具,這背包可是一應俱全也。」
  
「那就好了。」天佑放心下來,繼而又想道:「慢著,既然你知道得那麼清楚,昨天幹嘛不跟我說,好讓我認真預備一下?」
  
「天佑同學,你就不要推卸責任了⋯⋯好了!我們出發啦!」
  
校長禁不住露出奸商笑容,帶著天佑同學神氣地出發了。
  


和昨天一樣,校長和天佑一起塞進那個巨型衣櫃裏去。從裏面反鎖了櫃門後,他卻沒有把密碼鎖調教到昨天的「2046」。
  
「昨天那個只是泰萊莎工作的地方,今天我們可是要走官方通道,正式進入異界啊。」
  
他把密碼調教到「3383」,衣櫃背後應聲打開!兩人來到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
  
那是一個裝潢得很華麗大氣的接待處大堂。沒有任何企業名字或標誌。泰萊莎早已在櫃檯後面等候著了。
  
泰萊莎今天的美態,讓天佑不禁眼前一亮。
  
一頭長卷秀髮充滿光澤,化妝清淡而典雅,貼身的洋裝盡顯她纖細單薄的肩膊,對比起來顯得她的身段更加豐滿了。
  
只是彎下身來對天佑打招呼的小小動作,已把她前胸的幾顆鈕扣掙得快要脫線了。
  
「天佑准考生,確認到達。」


  
她一臉認真的在電子平板中記錄著。
  
「你遲到了一點點呢,大部份考生都已經準備就緒,入學考試也即將開始了。要是你準備好的話,我們便馬上把你傳送到試場去了。」
  
「啊⋯⋯我忘了帶文具。」
  
「文具?要文具來幹嘛?」她笑著說,從櫃檯後面優雅地走出來,高跟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了咯咯的響聲。
  
她挺起胸膛站在天佑面前,胸部差一點點就碰到他的身體,讓他非常在意。
  
「呃、不是也會有筆試的嗎?」
  
「噗⋯⋯」站在天佑身後的光頭校長,也忍不住笑了。
  


這也是很難怪責天佑的,因為在他的概念裏,「考試」這種事情,絕大部份時候都是以筆試進行的吧。
  
「帝京的入學考試⋯⋯並不需要甚麼文具。」
  
她伸出了那擦著鮮紅色指甲油的食指,從天佑的脖子輕掃下來,挑開了他襯衫的第一、二顆鈕扣⋯⋯「你只需要帶你的身體去就行了。」
  
她以指尖輕輕勾著天佑的下巴,帶他走到大堂的另一邊,那裏有唯一的一扇門。
  
門後,是一條很長很長的走廊。走廊兩邊都是排得很密的房門。每個房門都各有編碼,但並不順序。
  
泰萊莎把天佑領到編號「2046・3383」的房間裏去。
  
那就像是個商務旅館般的整潔房間,但裏面除了設備齊全的洗澡間之外,幾乎甚麼傢俱都沒有。應該放著睡床的位置,換成是一個像是科幻片中常常出現的,類似太空睡眠艙的儀器。
  
天佑還一直被泰萊莎的食指勾引著,到他完全清醒時,發現自已已躺在那個傳送艙裏面。


  
「小子。」
  
「甚麼事?泰萊莎。」
  
泰萊莎突然彎下身子,把她的臉靠得很近很近,天佑頓時被她的體香迷得連老爸姓甚都忘了。
  
「你真是的!被漂亮的女人喊作「小子」,你都無所謂嗎?你⋯⋯不想聽我喚你作「男人」啊?想要被我認同為一個真正的男人嗎?嗯?你想不想要⋯⋯當我的男人啊?」
  
天佑已經喘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想要泰萊莎當你的女人嗎?那你就得要征服我,變成最強的男人然後把我征服。」她輕吻著天佑的耳垂,呵著暖氣說,「所以要活著回來喔。活著,變強,而且要以最短時間,變成最強的男人,因為我可不會無限期地等你的啊。」
  
「我、我知道了。」
  


「嘻嘻⋯⋯乖孩子。」
  
泰萊莎在天佑前額溫存地印上一吻,然後便讓開了。
  
取而代之的是,背著個超巨型背包的光頭校長,正企圖塞進這傳送艙裏來。
  
「喂!醜男!你想要幹嘛?」
  
「那還用說?跟你一起睡嘛。」
  
「我不要!」
  
從性感熟女變成中年大叔,這是多麼強烈的反差!天佑同學的弱小心靈是承受不了的!
  
「這是規定。」正在調教著傳送艙的泰萊莎說,「代理人會作為引路者,協助你通過入學試的。這是個很重要的助力,根據學院的統計,引路者的能力,對考生能否通過考試,有著最少百份之四十的影響力。」
  
說罷泰萊莎關上了傳送艙的蓋子,外界的聲音頓時被隔絕了。
  
站在強化玻璃外的泰萊莎嘴巴在動著,可惜天佑聽不到她在說甚麼。如果他能夠聽得到的話,他在未來的旅程就會安心一點了。
  
那句說話是:「不要小看這個校長,雖然他在二十年來就只找到了五個潛力者,可是透過他的引導,五個人可是全部都通過了入學考試。在帝京歷史上,從沒有第二位代理人,可以達到這個100%的合格率。只是因為他的業績太少,不納入官方統計數字的最低要求而已。」
  
傳送艙啟動之後,天佑的身體產生著一種怪怪的感覺,先是覺得飄飄欲仙似的輕鬆和暢快,接下來漸漸覺得好像已輕到沒有重量了,感官變得稀鬆而外散,身體好像變成了一堆乾乾的沙似的,沒有固定形態,只餘下一團「存有」。
  
傳送艙的頂部傳來了越來越強的吸力。已分解的肉體被吸了進去,穿過了彎彎曲曲的導管之後,天佑感覺自己正被烤得熱熱的,是那種充滿著能量卻絲毫沒覺得灼痛的舒服感。
  
終於,天佑從導管被發射到無盡的虛空之間,以超光速飛行著,也不知過了多久,可能是無限年月也可能是不足無限份之一秒,天佑飛進了另一端的接收導管,在這彼岸的傳送艙裏降溫,重組,成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