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地一聲,艙門自動打開。

天佑睜開雙眼時,突然覺得很不習慣。雖然從密封傳送艙回歸艙外環境,該是一種釋放和自由的感覺。但當下的天佑,卻感受到完全相反:囚禁和受約束。

這是由於剛才被分解了之後,天佑是用意識來感應超空間的世界,這是一種全角度的視力。現在重組回到肉身,只能以眼睛看前方的東西,當然會覺得拘束了。

天佑同學當時還未了解,剛才那第一次的「物質能量分解組合」體驗,其實是異能入門者的其中一種最基本,最重要的啟蒙。

甚麼是異能?就是異於正常人的能力。先要感悟到「正常人」的種種限制,才有想像力和方向感去超越這些限制。



例如說視力吧。正常人生下來就是以雙眼看東西,他們都把它當成理所當然的能力,也是人類視力的極限:你眼力再怎麼好,也只能透過眼球看前方最多180度視角的東西。

但如果有了抽離肉身,重新審視自己「只能夠透過眼球視物」的經驗,就會感悟到其不足之處。

而擁有潛力的人,便會試圖去突破這限制。至於突破限制的方法是因人而異的,以修煉仙法來突破的異能者,所獲得的是以真氣引使的天眼通能力,而以修煉魔法之道來說,這也許會以靈視魔法或魔法道具的方式去呈現,而純機械科學的信徒,則是從生體光學或其他方面去突破了⋯⋯至於以其他方法去突破的可能也是有的,法門可謂無窮無盡⋯⋯不過這是後話了。

傳送艙打開之後,天佑坐了起來,伸了伸懶腰,四周顧盼了一下。

天空是清澈的湛藍,還有浮雲在飄。



可是那純白色,無邊無際,甚麼都沒有的平坦大地,實在讓人覺得有點詭異。

天佑心裏想: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帝京異能學園?僅僅就一片平地?天啊!這是悟空悟天他們修煉用的精神時光屋嗎?

為甚麼只有他一個人出現在這兒?其他的准考生呢?

天佑突然記起那個跟他一起被傳送過來的校長。他去了哪兒?不會是傳送時出了差錯吧?

天佑覺得好像有甚麼人在戳他的肚子。他低下頭來,發現有個只有巴掌大小,背後長了對蜻蜓翅膀的人形物體,坐在他的肚子上。



那小人長得很精緻很漂亮,尖尖的耳朵,瓜子般的臉蛋,一雙水螢螢的大眼珠充滿著生機,流線形的身材十分修長,感覺像個花樣溜冰選手般健美,卻看不出性別。

這副模樣,恰似天佑從電影中看見過的「精靈」。

「呵⋯⋯天佑同學。」

「你你你⋯⋯你是光頭校長?」雖然聲線尖得像個女孩子,但那大叔般的語氣,天佑一聽便知道是他。

「沒錯,我的真正身份,是異界精靈「彼拉」。」

「那即是說,你不是人類!」

「那有甚麼奇怪?在你生活的那個所謂人類世界,不知有幾多像我這樣從異界移民過來的「非人類生物」。待你的異能有點基礎之後,就能夠看得出來的了。」

天佑覺得自己快要昏倒了⋯⋯



「喂,別昏啦!查看你的腕錶!好像有系統訊息啦!」彼拉道。

由於經歷著多重驚訝,天佑都忽略了腕錶不斷響起的提示聲了。

系統公告:你現在正身處於帝京所在的異能世界。僅代表帝京學園,歡迎各位准考生們的到來。本校歷史悠久,曾培育出無數最頂尖的異能精英,於各個平行世界叱吒風雲,成就無可比擬,因此帝京向來是所有潛力者心中嚮往的聖地。本校現誠心祝賀,即將踏出第一步的各位,心想事成。

「⋯⋯這是甚麼?新春賀詞?」

「嗯⋯⋯按我猜想,入學考試已經開始了。」

「那我應該幹甚麼?起碼該告訴我測試的內容啊!」

天佑再看看四周,還是漫無邊際的一片平地嘛。



「先別著急。似乎破解這一關的任務內容,正是測試的重點。讓我們仔細研究一下那個系統公告⋯⋯」

彼拉飛到天佑的肩上坐下來,兩人一起反覆讀著腕錶屏幕上的那句話。「心想事成⋯⋯怎麼這句話好像似曾相識?」

「例如說,你曾在自家門前貼著的春聯上,看見過這句話?」

「你別搗亂啦!⋯⋯啊!或許是這個意思!整個異能系統的最基礎原理,要是歸納成一句話,那句話就是「心想事成」!用精神的能量去增幅、改變,甚至創造這個世界的法則,這就是異能!」

「⋯⋯那即是甚麼意思?」

「再看一遍那個公告吧!我們到這兒來,心裏最想要達成的目標是甚麼?不就是進入帝京嗎?這公告的潛台詞,是要我們以內心或精神的力量,探索出帝京真實的位置!」

「啊⋯⋯原來入學考試的內容是「定向越野」(又名野外定向)嗎?」天佑是有聽說過這種把學員們丟到荒山野嶺,讓他們自己找路到終點去的測試啦。

「說是定向越野也行啦。總之測試的要求,應該是成功到達帝京吧。」



「這個嘛⋯⋯最少也給點提示好不好?放眼看去只是一望無際的平地,該怎麼定向啊?」

「憑心靈的感應。」

「我可不是精靈。」

「但人類可是萬物之靈啊!你們種族與生俱來就有著強大的精神力量,只是目前的人類文明太強調物質,疏於發揮這種力量,久而久之才漸漸遺忘了而已。現在身處於這種環境裏,是最適合重新開發這埋藏已久的潛力了!」

「可是⋯⋯至少也給我上兩課速成班,教我怎麼開發精神力啊!」

「我猜想是這樣,由於應考的人數不斷增加,帝京方面實在無法投放太多人力和資源去教授基礎的功夫,所以才會開出這種近乎入門自修課程的考試題目給准考生,目的是把天份和悟性稍差的人先淘汰掉吧。」他說,「放心吧!你校長我可是個超級老鳥,這種入門中的入門,還是懂得教你的啦。」

「好吧好吧,反正都來到了,練就練吧。該怎麼開始?」



「天佑同學,你口喝嗎?」

「嗯⋯⋯有一點。」

「先喝杯暖開水吧。」彼拉從他的背包中,拿出了一個只有指甲大小的暖水瓶,示意天佑伸手去接。天佑一碰到物件,便馬上變成正常大小的暖水瓶,嚇得他差點拿不穩呢。

「好神奇⋯⋯這也是異能的一種嗎?」

「異能是沒有界限的。只要你擁有足夠的想像力和潛能,沒有任何事情是做不到的⋯⋯喂喂喂,珍惜著點喝!別一口氣灌了它!那可是⋯⋯」

「那是甚麼?我覺得味道有點甜甜的⋯⋯」

「是、是營養飲料啦。」他賊眉賊眼地四周顧盼著,好像剛剛做了甚麼非法勾當似的。

經歷過物質分解重組程序後,口渴是正常的生理反應,於是天佑便又喝了幾口,很快就整瓶都給灌乾了。彼拉心痛得大呼小叫的,幾乎哭出聲來呢。

「不、不要緊的。反正最後會從小子的帳戶裏扣帳⋯⋯」他自我安慰地說。

「甚麼?要收錢的嗎?」他簡直不相信會從校長口中聽到這句話。「你這傢伙還算是成年人嗎?身為校長,請學生喝杯飲料也要算錢?」

「這是為了懲罰你沒有做好試前準備。反正當你考進帝京之後,這一點點錢對你來說根本就沒有感覺啦。」

「算了算了⋯⋯算是施捨你好了。」

「呵呵⋯⋯那我就記進帳單裏去啦!」

天佑心裏一寒:真難以想像有如此厚顏歛財的校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