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安娜小姐。」
  
天佑接過三瓶貌似果汁的東西時,一件像是鬥牛士穿的閃亮金色短外套,已穿到天佑身上去。
  
天佑覺得這外套浮誇極了,他可是一點都不喜歡!他很想要把金色戰衣脫下,但不知怎的就是無法伸手把它脫下來。
  
「就讓它穿在身上好了。挺威風的啦。」彼拉道。
  
「請問⋯⋯你是代理人「彼拉」嗎?」紅頭髮的安娜問。
  


「呵⋯⋯小妹子你好。」
  
「你好!有一位名叫「金」的元老院前輩,給你留下了兩個「黃金密信」。」
  
安娜捧起她那潔白細嫩的雙掌,掌心上托著的,是一個小小的茶色木匣子,以及一條式樣古典的鍍金鑰匙。
  
彼拉拍著翅膀,飛到安娜的掌上,然後很吃力地抬起鑰匙,打開了匣子。
  
匣子張開之際,安娜的嘴巴閃出了一道金光。
  


她像個機械人般說道:「第一個口訊是,天佑准考生的潛能測試結果,偏差值將由0.00修正為0.1,所有官方記錄已經過非法竄改,即時生效。」
  
「咦?」彼拉問,「金為甚麼要這麼做?」
  
「抱歉,密信中並沒有交待原因。」
  
天佑和彼拉對視著,都是一頭霧水的表情。
  
「至於第二封密信,發信人限定只讓彼拉代理人接收。」彼拉點了點頭,飛到安娜的嘴邊,讓她以最微弱的聲音交待內容。
  


「⋯⋯天啊!這個「帝京首席變態練功狂」,竟然想出了這樣的方法去折磨兒⋯⋯啊?嗯⋯⋯我明白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呵⋯⋯」
  
「啊,我又多認識一個老爸年輕時的外號了。」天佑心裏想。由於過度驚訝,彼拉也就不小心大聲洩露了一點點密信的內容,不過後來彼拉知道收歛,後半部份更重要的內容,天佑就無從得知了。
  
「密信交待完畢,請進行最後的信件銷毀步驟。」安娜說。
  
彼拉於是把匣子關好,正打算鎖上時,安娜依依不捨地說,「彼拉代理人,我⋯⋯知道匣子鎖上之後,我就會完全忘掉密信的內容。但我真的很想知道,這個發信者「金」,就是傳說中在二十年前君臨帝京的「深情瞳孔學長⋯⋯金」嗎?」
  
天佑同學又再發現一個他老爸的外號了。
  
「正是,而這位天佑准考生,就是那個「金」的兒子,連我也不知道歷史上有沒有出現過的「零偏差值潛力者」。」
  
「啊⋯⋯是下一位君臨帝京的男人麼?」安娜輕著下唇,說,「天佑先生,記著我好嗎?即使是存放在腦海中最僻冷的角落也好,請你記著我。」
  
「言重了,安娜小姐,我一定會記著你的。」


  
「謝謝你。啊⋯⋯我竟然有幸跟未來的名人說話呢。」安娜才剛說罷,彼拉已鎖上了密信匣子。匣子和鑰匙皆一閃而消失,安娜已回復了一絲不苟的服務性笑容。
  
「祝你好運,以第一名進入第一次測試的准考生,天佑同學。」
  
「嘻⋯⋯他很快就不再是第一名了。」彼拉陰險地低聲笑道。
  
「你說了甚麼嗎?彼拉?」
  
「沒有。」
  
「謝謝你,安娜小姐,再見⋯⋯」天佑哄到她的耳邊,補充道:「我不會忘記你的。」
  
看著登錄櫃檯和紅髮女孩漸漸消失掉,彼拉突然想起甚麼,急忙對天佑警告道,「天佑同學!要做好心理準備!將會有非常痛苦的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
  


這警告來得太遲了!
  
天佑連理解彼拉的話也來不及,便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竟再也站不起來!他全身冒汗,心跳極快,喘氣連連,肺部脹得快要爆炸了,而最要命的還是雙腿,紅腫腫濕漉漉的,那疲倦直透入骨髓,難受得連淚水都擠出來了⋯⋯
  
「我就說嘛,剛才你以超高速跑了將近兩個小時,雖然軀使你前進的是精神力,可是動的始終是你的腿,呼吸的是你的肺啊。因為剛才的登錄櫃檯是不受時間值束縛的結界點,所以才沒有發作啊。」
  
「哼哧!哼哧⋯⋯」
  
已近乎窒息的天佑,連回話的餘裕都沒有了。
  
「正常來說,天佑同學把身體透支到這個地步,起碼要住上一、兩個月醫院療養的啦。幸好你剛剛拿到了復原的藥物呢,不然這次的入學考試,你就註定敗在這兒了。」
  
天佑使盡力氣,也只能夠把手抬起一點點,而且顫抖得非常厲害,所以即使藥就在他懷裏,他也喝不到啊。
  
彼拉只好出手幫忙,以牠巴掌大小的體型,抱著一瓶「超循環補充劑」以龜速爬行,好不容易才灌到天佑的嘴巴裏。


  
「咕嘟⋯⋯」
  
大口喝下補充劑之後,天佑頓時感到一股暖流在體內流竄,全身一陣滾燙,憑體熱逼出一身烏黑惡臭的汗水!
  
汗水排乾之後,天佑的體力已奇蹟地完全回復,可以若無其事地站起來了。
  
「神奇吧?這「超循環補充劑」可是帝京學園化學部史上十大重要發明之一,到目前還是在學園正規軍的基本配備名單裏的呢。」
  
「學園正規軍?」這見鬼的帝京學園還會派兵打仗?打誰啊?
  
「是啊,很帥氣吧!不過你暫時還不需要知道這些事,先想辦法考進帝京再說吧!等一下,先給你洗個澡!」
  
說罷,彼拉從他的背包裏,拿出一顆藍色的珠子,隨手拋給天佑。天佑接著之後,珠子竟然馬上變成了直徑兩公尺的,盛滿了水的巨型塑膠氣球!
  


巨大水球把天佑壓倒在地上之後,便「啪」地一聲破掉!對天佑來說,就好像被一記迎面巨浪衝擊似的!
  
雖然被嚇了一跳,但總算是把身上的臭汗都沖去了。
  
「全身冰冰涼涼,也挺舒服的。」天佑甩了甩一頭濕漉漉的頭髮。
  
「好!出發吧!」
  
彼拉施施然地坐在天佑的肩上,又繼續看書打發時間。
  
登錄櫃檯消失了後,在天佑面前的,就只剩下那道高高的石牌坊。現在牌坊的橫樑上,多了一面鏤金的牌匾:上書《凡人道》。
  
本來是一片雪白而毫無特徵的大地,現在從牌坊開始,延伸出一條咖啡色的通道,寬約兩公尺左右。通道的彼端,正是天佑接收到強烈感應訊息的源頭:(應該是)帝京異能學園的主校舍。
  
現在要做的事,該就是沿著這條路前進吧。
  
「好!前進吧!」
  
天佑穿過牌坊,踏上那條咖啡色通道之際,白色無盡頭的地平面便隨即消失不見!通道頓時變成一條空中走廊,走廊下面也是無盡的天空,也有浮雲在下方非常低空處飄過。
  
從現在開始,天佑是真正走在帝京異能學園的路上了。
  
但即使有路可走,卻不一定會一帆風順啊。
  
⋯⋯
  
經過一個小時的努力之後,天佑同學得出的結論是:
  
這條《凡人道》,真不是凡人能走的!
  
天佑依著最初學到的方法,排除雜念,集中精神,積聚著想要到達目的地的意志力!這對天佑來說應該很輕鬆才是,畢竟剛才在白色地面上,他是輕鬆到以跑車的速度狂奔的啊!
  
可是踏在凡人道上,卻完全是兩回事了!
  
往前每走一步,天佑都必需擠盡每一分的精神力量。這是真真正正的舉步維艱啊!
  
「嗄!嗄!真想不到,試前測試和真正的測試之間,難度差距竟然會那麼大!」
  
天佑看了看身後,起點的牌坊已經變得很小,而牌坊後面,也根本沒有退路。
  
他只能前進!
  
正因為沒有選擇,天佑反而能夠專心致志地克服面前的困難。再努力了兩個小時,天佑似乎已漸漸習慣那加強了數倍的精神重力,可以以正常走路的速度前進了。
  
在凡人道上前進,要求考生進入一個精神非常集中的境界。
  
而為了保持速度,必需長期維持著同樣的意志力水平,否則只要一旦分心,兩腿馬上變得像石頭般,又要從頭進行整個除念集中的過程了。
  
就這樣專心一致地走著走著,甚至連時間也漸漸忘了。雙腿的疲倦程度不斷累積,有好幾次天佑想要停下來休息,但彼拉卻堅持要他再多走一些,直至累得連站也站不起來為止。
  
「碰!」的一聲,天佑大腿一軟,單膝跪在地上,試了很久都站不起來。
  
「真的⋯⋯到極限了。」他鬆了鬆牙關,以乾涸嘶啞的聲音說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