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黃金密信的記憶刪除處理後,對於天佑是「謎之重煉:金」的兒子,和他擁有0.00偏差值的事情,安娜都已經完全忘記了。
  
在她眼中,天佑同學只是個潛力值中上,但在試前測試卻意外地得到第一名,勝過了那些真正天才們的神秘考生。
  
但對安娜來說,這位考生竟然第二次出現在自己前面,才更讓她感到驚訝。
  
「啊⋯⋯從路上掉下來了嗎?有點大意呢。在《凡人道》測試裏,這是比較少見的。因為道上應該沒甚麼障礙物嘛。」
  
「一言難盡⋯⋯還是不要提了。」天佑嘆了口氣。
  


「真可惜啊!成績要重新計算了。天佑准考生的試前測試成績是⋯⋯21小時07分,排名第13,將可獲得上位循環補充劑四瓶。」
  
「哦?⋯⋯還拿到第13名啊。」
  
對天佑這位零偏差值潛力者來說,他是很難想像其他准考生的情況。正常來說,這個看起來沒甚麼特別的「試前測試」,是准考生們的最大難關,因為這正是超越普通人的第一步,就像是學習騎腳踏車或游泳般,不懂就是不懂,懂了的話要進步便容易得多。
  
像天佑那樣「哦」一聲懂了然後便一秒變跑車狂奔的,基本上是不會有的事。
  
天佑拿過補給品時,身上的金色戰衣就隨即消失了,現在應該出現在原本是第二名的傢伙身上吧。
  


「呵⋯⋯只有「上位」嗎?這些次品的效用可差遠了。」彼拉道。
  
「好,上路吧!安娜小姐,再見了。」
  
雖然失去了金色戰衣,可是天佑卻一點沒有失望或氣餒,精神奕奕地起行了。
  
在這時候,他還未預料到會有怎樣的事情,將會發生在他的身上。
  
⋯⋯
  


進步神速的天佑同學,這次只用了不到十個小時,喝了兩瓶補充劑,就再次跑到《凡人道》的終點前面了。他還為自己的進步而鼓舞不已呢!
  
但怎知道⋯⋯他在最後一步時,又從空中走廊上掉了下來,又要重頭開始!
  
為了防備那陣在終點前出現的怪風,免得又要重練,天佑同學在第二次接近終點時,已經是小心翼翼的了。
  
怪風這次是沒有了,但跨過終點的那一步,卻是怎麼都踏不進去,好像被某個隱形人故意托著他的腳掌,不准他通過終點似的。
  
堅持了幾分鐘後,他乾脆跳起來,把全身重量都壓在那隻腳上,心想:本少爺怎麼也要踏過去!
  
但他卻被一股極其強大的反震力,直彈到天上,再掉下來⋯⋯
  
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又在傳送艙裏了。
  
一個人竟然可以倒楣到這個地步?還是這是設置在終點前的隱藏陷阱啊?滿肚子不忿的天佑自然不肯認命,也不休息一下,便又全速跑到櫃檯去重新登錄。


  
紅頭髮的安娜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天佑。
  
重練第二次?這位考生也太大意了吧?就算他是個掉了眼鏡的大近視,也不太可能會失足兩次啊⋯⋯凡人道只是一條毫無障礙的大直路啊!
  
「安娜小姐,請快點給我登錄,我就不相信我過不了那見鬼的《凡人道》!」
  
「好的。嗯⋯⋯成績更改為30小時47分,排名5441,將可獲得「下位循環補充劑」三瓶。天佑准考生,請務必要小心一些,要是再重來一次的話,恐怕時間就不夠了。」
  
「啊,測試是有時間限制的嗎?」
  
「是的。《凡人道》測試的合格時間下限,是四十八小時。這是系統訊息之一啊!」
  
天佑馬上看看腕錶,發現確實還在閃亮著,即是說有新的系統訊息尚未閱讀。這腕錶屏幕擁有類似瞳孔檢定的機能,所有新訊息在被考生閱讀之前,是會不斷作出閃亮提示。
  


確實有系統提示說,凡人道的測試時間是四十八小時。
  
測試時間過去一半之後,腕錶的時鐘機能,已自動轉換成倒數模式。
  
只是天佑實在太集中精神了,基本上完全忽略了腕錶的提示。這是異能入門者的通病,要不是難以進入精神集中的狀態,就是進入了狀態之後,便無法兼顧其他的外在訊息。
  
天佑正想埋怨彼拉,沒有提醒他腕錶有新訊息的事。但彼拉原來早已在天佑肩上呼呼大睡了,還蓋被子枕枕頭呢。
  
「算了,測試還是要靠自己啊。」
  
天佑跟安娜道別後,憑著滿肚子不忿的怒氣,一口氣地跑完了整條《凡人道》!
  
來到那終點的門框前,天佑神經兮兮地坐在地上,雙手牢牢地抓著地面,僅僅用腳尖穿過了那個石牌坊的領空⋯⋯就被一股霸道的力量給彈飛!
  
他實在搞不清楚到底這是甚麼回事!這種近乎惡搞的倒楣運,明顯是針對著他本人的!他很想要找出迴避這倒楣力量的方法,但每次失敗的嘗試,換來的是又要重新開始⋯⋯


  
如此這般,n次之後⋯⋯
  
不管是安娜還是天佑自己,都忘了這是第幾次登錄了。最初幾次,安娜還在懷疑天佑是在故意惡作劇,但他的表情可是一點都不覺得好玩呢。
  
到了後來,她漸漸猜想著⋯⋯天佑是不是想要結識她,便開始對他問些試探性的話。
  
到了某一次,安娜好像領悟了甚麼,表現出非常感動的樣子,甚至都拉下面子來要做主動了,但天佑同學卻完全沒有這個心思。
  
⋯⋯
  
經歷過一次又一次,差一點點就成功時卻功虧一簣,天佑心裏累積著的那個鬱悶,是不足為外人道的。當時的他,滿腦子就想著「你不讓我通過,我就非要通過不可。」哪有空閒去理會其他雜事?
  
安娜看到天佑故意忽略她的情意,也便裝起沒事的模樣,只默默地替他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著成績。雖然安娜仍是猜不透天佑的心,但她已經開始相信,這個男人的不斷重練,實在不是他本人的意願。他是盡了全力想要通過凡人道的,只是因為某種原因而無法通過。
  


看著天佑又重練兩次之後,安娜熟練地替他登錄完畢。她嘆了口氣,對他說:「測試時間只餘下半個小時不到,你還是放棄吧。」
  
天佑看了看腕錶,倒數只餘下二十八分七秒。
  
「應該還可以再試一次。好吧,安娜小姐,我走了。」
  
「慢、慢著,天佑准考生⋯⋯」
  
「甚麼?」
  
「你整個人都髒兮兮的,至少讓我替你抹一下臉吧。」說著,她拿出了一條乾淨而帶有飄香的手帕,替天佑擦去臉上的污垢。
  
這兩天以來,天佑都是吃那些補充劑維生,每次排出的汗都奇污極臭,補給過後又馬上趕路,沒時間洗澡也不甘心付出天價跟彼拉買洗澡水,所以到了後來,他對自己的滿身異味都已經麻木了。
  
「對不起,安娜,弄髒了你的手帕。我實在是太髒了。」
  
「不要緊,將來有機會的話,還給我一塊新的吧。」她很費力地在天佑同學的臉頰上,抹出了一小塊乾淨的皮膚,然後在那上面輕輕吻了一記。
  
「別這樣,會弄髒你的!」
  
「不要緊,這是努力的痕跡,努力的味道。」她臉紅耳熱地說道,「我很喜歡看到你努力不懈的樣子,有一股傻勁,很可愛。」
  
「⋯⋯我會為你努力的,安娜。」
  
「嗯,祝你成功。不要再回來了。」
  
天佑故意轉過身來,裝作看不到她淌下的一滴淚。
  
直至天佑走遠後,安娜才幽幽地嘆了口氣。
  
「唉⋯⋯到頭來,我也沒有膽量去問他,是不是為了見我才故意重跑那麼多次的?在完全沒有障礙物的凡人道,還是在試前測試拿到第一名的超級考生,現在竟然掉到倒數第二名?要是這天佑真的那麼差勁,那他怎麼過得了下一關:異獸橫行的《上人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