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經過無數次的重練之後,天佑的腳力和精神力都已有了倍數的進步,但要在半小時內跑完《凡人道》,還是非常勉強的。

但他並沒有選擇,只好低下頭來,咬著牙關,盡力而為了。

由於在凡人道上的奔跑速度,是以精神集中度和意志力決定的。所以在連續苦練了接近四十八小時後,天佑同學現時的奔跑速度,以現實世界的標準來看,是絕對不能想像的變態。

當他回到了現實世界之後,也可以跑得這麼快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到目前為止,天佑是尚未知道的。

天佑同學以百米短跑的方式,拼全力衝刺著,絲毫不讓自己慢下來。轉眼之間,空中走廊漸漸上坡⋯⋯那道老是跨不過去的石牌坊,又再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那石牌坊的橫樑上,這次還浮現出一個超巨型的數位屏幕,在倒數著測試的剩餘時間呢。只餘下三分鐘多一些,按他現在的速度是應該趕得及的。

唯一的擔心,該是那屢屢把他彈回起點的倒楣力量吧。

天佑同學索性緊閉著眼睛,低下頭來全力衝刺。

「我就是不相信命運,我就是要跨過它!」

他一直跑著跑著,也沒有遇上那反彈力。難道這次終於通過了?



他睜開眼睛,眼前突然出現了另一個登錄櫃檯,站櫃檯的短髮女孩被他的氣勢嚇得花容失色。但以現在這個速度,要停下來是不可能的⋯⋯

砰!

結果,天佑同學撞在那櫃檯上,翻了個筋斗,撲倒在那位接待女孩身上,把她按倒在地。

他倆的嘴唇,就只剩下半公分的距離。

「你、你好。很榮幸可以替你服務,我是蕾安。」她滿臉通紅地說著。



她本來正在嚼著的口香糖,使她那本已帶著女兒飄香的氣息,更添上幾分甜味,讓本無別心的天佑也不禁痴了。

但現在可不是沉醉在氣氛中的時候!

天佑警醒自己,馬上把蕾安扶起來,催促著要求登錄成績。

「是、是的。天佑准考生,通過第一次測試。時間是四十七小時五十八分十秒,是全部32212人中的第32211名。」

「啊⋯⋯原來我還不是最後一名啊。」天佑鬆了口氣,幸好總算合格了。

他記得剛開始時有八萬多人應考的啊,現在就只剩下三萬多而已。單是在試前測試和凡人道,已淘汰了超過一半的考生啊。

「餘下來的測試時間,將會累積進第二次測試裏。天佑考生第二次測試的可用時限,為四十八小時一分五十秒。」

看樣子,似乎測試還會繼續下去呢。雖然天佑已有心理準備,不會這麼快便可以回家休息,但現在確認了之後,減少了無謂的猜想,也是一件好事。



「那⋯⋯目前的第一名,有多少時限?」

「我查看一下啊⋯⋯目前的第一名,是「黎強」准考生,剩餘時間是⋯⋯七十三小時多一點,他在二十多小時之前就已出發了。」

天佑心頭一寒。這差距,他要怎麼追上去啊?

「強者越強,弱者越弱,這考試的設定,是完全符合異能世界的生存法則。」短髮女孩蕾安老氣橫秋地說。

「謝謝指教,那我要出發了。」

「慢著!天佑准考生!」蕾安叫住了他,「我還沒有把第二次測試的鑰匙交給你呢。把手伸出來,平放在我的掌上,不要動。」

「好的。」



蕾安的手小小的,柔若無骨,卻是有點冰冷,讓天佑頓時對這位外表倔強,但其實頗為脆弱的女孩,生起憐香惜玉之心。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你、你幹嘛⋯⋯」

「你的手很冷。獨個兒呆在這荒涼的地方工作,真是辛苦你了。」

「沒、沒甚麼⋯⋯你、你放手吧⋯⋯」

「難道我這樣握著你的手,你就無法把鑰匙交給我了嗎?」

「沒、沒有。你這、這樣也不是不可以啦⋯⋯好吧。」

說罷蕾安閉上了眼睛,喃喃地唸出連串難以聽懂的語言。由於被天佑剛才的甜言蜜語所干擾,雷安連續唸了幾遍都出現失誤,無法完成她所說的「鑰匙交送」程序。

才告別了安娜不久,天佑同學便又若無其事地調戲另一位女孩。但這次我們卻不能怪他,他對安娜是完全沒有任何過多的想像,完全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的典型例子。安娜在天佑的心裏,是水過無痕的。即使他曾經承諾過要記著她,也只單純地記憶著她的臉(還有身材吧大概),當中是沒有感情萌芽的。



至於剛才對蕾安使出的這一手嘛,則更是一種近乎本能的對待女生的方式。雖然作為男生,天佑也不算是很害羞的類型,但不要忘記他繼承了哪位偉大人物的遺傳基因。

成功地唸完最後一個音節,蕾安把被天佑握著的手抽了回去。天佑掌心遺下一把正在呼吸的鑰匙。

是的,正在呼吸的鑰匙。

「這⋯⋯這到底⋯⋯」

「我只是負責保管鑰匙的人,詳細的情報我知得不多,所以只會對你覆述官方的說明:這是敞開潛力者內心的鑰匙。」

「敞開⋯⋯內心?」

「是的。普通人類和異能者之間的差距,關鍵就是在於「心門的開敞」。因為人類一切潛在能力的源頭,都埋藏在「心」內。通過開啟這潛力寶藏的程序,天佑准考生將正式踏進「異能者」的門檻:本命覺悟。」



「要用這個⋯⋯敞開我的心?」

「這把「心門之鑰」是活著的,卻沒有生命。你感覺到它在呼吸,它卻沒有任何意識反應,因為它只是一個輔助的部件,協助打開你的心門。現在,把你的呼吸調節到跟「心門之鑰」同步吧。」

天佑並不是太理解蕾安所說的話。可是他確實感覺到,躺在他掌中的神秘鑰匙,那種像緩緩潮水般呼吸的韻律感。這韻律感是很有感染力的,令天佑想起那些節奏感強勁的流行音樂,會帶動聽眾血脈沸騰,聞歌起舞。

天佑閉上了眼睛,透過心門之鑰的引導,漸漸地放緩了呼吸。

呼吸越來越慢,越來越深,漸漸跟門鑰的呼吸同步。

他並不知道,這種呼吸的技巧,是古今中外各種修煉系統的共同基礎,只是在基本理論或技巧細節上,有細微的差異而已。

例如在古代東方,這種呼吸訓練有個專有名詞,叫作「吐納」。

呼吸吐納的技巧,無論對修煉者的「外觀」或「內觀」能力,均是很重要的築基。但通常西方修煉派系較著重「外觀」,即是把自己的呼吸跟整個世界的呼吸同步,以至理解,感應自然,最後達到調用或操控自然力量為目的,這就是西方魔法文明的基礎。

而天佑現在的修煉,則傾向於東方修煉系統較為擅長的「內觀」,是一種透過極端集中和寧靜的精神境界,了悟自身,開啟個人潛能的基礎修行。

一般來說,目前在現實世界流傳的太極功或其他門派的氣功修煉,正是吐納修煉的一種。一般人要是每天早上勤耍太極,耍上一二十年,也許能夠達到「煉氣士」的基礎境界,開始確實感覺到自體內「氣」的流動。但即使感覺不到「氣」,單是每天耍耍那些精髓早已失傳,理念已非正宗的晨運式太極拳,已都能延年益壽了。

這就是為甚麼,帝京異能學園的學額是多麼的珍貴,讓無數人不惜付出一切,也要換來參與入學考試的機會。

因為僅僅在門檻不算太高的第二測試,所有考生均可得到「心門之鑰」的洗禮。「心門之鑰」就是東方仙術系統發展千萬年來,眾多奇人異士累積其經驗能力所歸納出來的築基結晶。

只要能夠達到與「心門之鑰」同步呼吸,則每呼吸一次,便等於在現實世界修煉坊間太極拳三個月的煉氣量,或專業氣功修煉一個月的練習量。

而「心門之鑰」是以三百六十次呼吸,作為一個完整的循環。當天佑完成三百六十次同步呼吸後,他的煉氣量已相等於修煉了四十年的氣功高手,或一個耍了近百年太極的,早已成了精怪的晨運客了。

這是一種脫胎換骨的變化。但當事人要是不進行劇烈運動的話,是幾乎感覺不到的。需要非常細心,才會注意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比正常減慢了好幾倍,這是心肺能力極端良好的表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