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要是准考生們在第二次測試失敗被淘汰出局,他們也已從「心門之鑰」吐納訓練中,最少延長了二十年左右的生命。還有他們能夠利用其超強的心肺能力,去投身職業體育或以體能為主導的行業,要在行內站穩腳跟也不是難事。要是他們繼續進行自修煉氣的話,也可以成為現實世界中的一代宗師。

當然,在異能修煉的角度來看,這「心門之鑰」還只是在築基期的築基階段,還要經過接下來的一個程序,天佑同學才算是勉強跟「異能者」沾上邊兒。

「天佑准考生,你聽到我的話嗎?」蕾安輕聲地問。

天佑仍然處在閉目吐納的狀態。他點了點頭。

「好,天佑准考生,你現在已經完成了同步呼吸的程序,心門之鑰已經成為了你身體的一部份。現在,把鑰匙放回到他所歸屬的地方去吧。」



天佑睜開眼睛,疑惑地看著蕾安。但這位女孩卻是一副「你知道應該怎麼做」的表情。

是的,他直覺地知道應該怎麼做。

天佑雙手緊握著心門之鑰,然後把鑰匙插進自己的胸口。

這在外人看來,無異是等於自殺的一個動作,可是對天佑來說,卻是一次新生的蛻變。他完全感覺不到痛楚,心門之鑰完美契合地插進了他的胸腔裏,彷彿它本來就是從這裏拿出來似的。

「天佑同學⋯⋯扭開它。解除心鎖,釋放潛能。」蕾安道。



天佑把鑰匙朝順時針扭動,這感覺非常奇妙,就好像某種人與人之間極之親密的關係,這鑰匙是真真正正探到了他內心的深處。

「咔嚓!」一聲。

天佑的心臟位置,擴散出一道純潔的白光。這白光穿透過蕾安和她身後的櫃檯,都沒有投下影子。

白光直投在二十公尺外,竟投影出一道高達五公尺的巨門。巨門漸漸實體化,凝結出沉重古老的金屬質感,讓人有種望而生畏的氣勢,可是卻並非拒人於千里之外。

因為這道巨門,並不是鎖上的。天佑可以看到一道約五公分的門縫。



這是一道等待著被開啟的門。

「這就是上人始門。通過上人始門,便可達到本命覺悟的境界。天佑同學,去吧。」蕾安道。

天佑慢慢走向那道由自己內心投射出來的巨門。他伸出雙手,準備發力向前推,但竟然像空氣般穿透過這扇門。他知道這道門也是不能夠以蠻力打開的。

於是他集中精神,累積著想要推開這門的意志力⋯⋯天佑的雙手終於感覺到門的實體,於是他開始使勁推⋯⋯

感覺這門被推開的過程,就像是跟最親密最信任的人,全無掩飾地分享自己內心的秘密似的,是一種非常難忘,珍貴的體驗。

這並不是個困難的任務。天佑把上人始門完全推開的同時,他感覺到蘊藏在自身的所有能量,都透過全身經脈集中到自己的心臟部位,再透過心門之鑰的引導,給凝聚在他胸膛前約二十公分之處,緩緩飄浮著,旋轉著,恰似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宇宙。

這就是本命覺悟?

天佑直覺地知道,自己已完成了一項個人修煉上的大突破。他轉過頭來,想要讓蕾安分享他當下興奮的心情。



但蕾安卻是像看到鬼一樣地看著他。

但她畢竟是個性格強悍的女孩,猛搖了搖頭後,又回復了鎮靜。她微笑著對他說,「很順利呢。你運用精神力的潛質,跟你目前的考試排名,完全不相襯啊。即使是排名在100位以內的上位考生,也無法像你這麼輕鬆地完成「本命覺悟」呢。」

「嘻嘻⋯⋯是嗎?」

「讓我查看一下最新的數據⋯⋯」她邊敲著鍵盤邊說,「在本屆的入學考試裏,到目前為止,已有超過五千人因為無法通過本命覺悟,而被取消資格呢。」

「要通過剛才那個門,有那麼困難嗎?」這句話說出口時,天佑也懷疑自己會不會太囂張了。但看來蕾安還可以接受這個程度。

「說得好。帝京歡迎真正的天才加入。入學考試對你們來說,並不是一種考驗,只是在正式入學前的暖身運動罷了,」這位冰山美人竟漸漸臉紅了起來,但她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又回復過來了。

「對了,差點忘了跟你做說明呢。天佑准考生,剛才你已成功通過了「本命覺悟」,又被稱為異能入門者的第一覺悟。」



天佑看著飄浮在身前的那團雖然體積不大,卻有著華麗壯闊氣質的「物體」。

「這⋯⋯就是我的潛能嗎?」

「沒錯。一切的異能能力,都是源自這個我們叫作「小宇宙」或「本命紫府」的存在核心。」

「啊!小宇宙!我成了聖鬥士!我是水瓶座的,我要穿黃金聖衣!曙光女神的寬恕!」

「⋯⋯」

「對不起,蕾安,我不會再打斷你的話了。」天佑臉紅著說。

親眼目睹可能是史上最快完成本命覺悟的考生,雖然蕾安看似仍很冷靜和自然,但其實她的心情可以說是戰戰競競的。

因為站在她面前的,將來有可能就是君臨帝京的王者。



但看到這位王者候補生,竟然在她面前做出如此孩子氣的舉動,這讓她對天佑心生出尊敬以外的一種親密感。他並不是個高高在上的不可高攀的存在,他有著人性的一面,甚至還會跟自己開玩笑呢。

蕾安乾咳了兩聲,又繼續開始解釋道:「本命紫府,可以說是異能者的靈魂核心,是比肉體更真實的存在本源狀態,可以說這團能量才是真實的你。圍繞著這個核心旋轉著的白色流體,我們叫作「本命元氣」。而所謂的「異能」,其實就是本命元氣的應用。因為一般人無法支配、驅使自己的本命元氣,他們根本看不到也感應不到元氣的流動,所以在他們眼裏看來,咱們異能者的能力便是匪夷所思,無法理解了。其實這一切都是有其系統基礎,有邏輯可以依循的技能。」

「原來如此啊。」天佑有如珍寶地把自己的小宇宙捧著掌上。

「小宇宙是異能者的力量泉源,但也是其致命弱點所在。所以即使肉身被人滅掉,也要保護著自己的本命紫府,明白嗎?」

「明白了!」

「現在請把你的小宇宙歸回自己體內。用你的意念控制就可以了。做得到嗎?」

「沒問題。」



小宇宙於是依著心門鑰的來路,回歸到天佑體內。雖然小宇宙已從眼前消失,天佑卻可以從「內在的眼睛」,隨意觀察體內小宇宙的運行,以及本命元氣的流動。

就在這時,天佑的腕錶傳來了系統公告的訊息音和閃爍訊號。但這卻是個沒有文字的訊號,屏幕射出越來越強的白色亮光,不到一分鐘,就變成了一條通天的光柱。

「天佑准考生,已確認具備參加第二次測試的資格。」蕾安說,「請把本命覺悟驗證,即是腕錶發出的白色光柱,投射到上人始門之中。

天佑扭著手腕,調教著光柱的目標。數十米高的巨門完全淹沒在白光之中。這巨門漸漸變成了一道高高的牌坊,匾額上出現了名為《上人道》的題字。

天佑不自覺地走到牌坊下面。他看到從匾額後面,有一柄只有半截劍身的黯淡銅劍,正在緩緩降落。

天佑高舉右手,接過了劍。

這把劍彷彿連接著他體內流動本命元氣的經脈管道,一經接觸,便渾然成為一體。天佑體內的本命元氣,紛紛從他的紫府小宇宙中被引導而出,透過手臂給凝聚於劍中。

本來黯淡無光的劍柄漸漸發光起來。斷了半截的劍身,也延伸出約一寸左右的劍氣。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仙劍?」天佑興奮地說,「啊⋯⋯這不是一般的兵器,我感到彷彿可以用這把劍,削鐵如泥!」

雖然看到劍氣的出現,令蕾安再一次對眼前這名男子刮目相看,但好強的個性再次支配了她的心,她決定無論如何也不再過份稱讚這個准考生了。而事實上,第一次測試才拿倒數第二名的考生,也沒甚麼好稱讚的。

「不好意思,這只是雜貨店門前堆著當破爛賣的廢劍。」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