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安解釋道:「不用擔心,這並非針對你的不公平待遇,這破劍是每一位考生走《上人道》時的基本配備。雖然劍身已斷,但這的確不是一般兵器貨色,是異能入門者專用的修煉劍。異界生物跟現實世界是完全不同性質的存在,物理攻擊是基本無效的,所以必需要使用特殊的兵器,配合異能者的本命元氣,才能產生出有效的攻擊。」

天佑已大概猜到用劍的方法。他凝聚起意志力,讓小宇宙紫府內的本命元氣,加速流動到劍體內。劍身斷面祭出的白色劍氣,看起來又再延長了一些。

蕾安繼續道:「一般來說,以本命元氣覆蓋著外物,以增幅或改變其屬性,這已是屬於異能應用的高階技巧。一般來說,至少要進入帝京苦練三年,才能達到這個層次的覺悟。現在那麼容易地達到這個境界,這並非因為你很強,只是這把劍容易使用得近乎玩具而已。它能主動融入握劍者的本命元氣,即使是個傻瓜也能輕易使用。由於這個設定已近乎用盡了劍的屬性,攻擊力加幅方面已變得近乎沒有,所以在異世界基本上是件垃圾。但要應付《上人道》的比比耶系幻獸,這個水平已是夠用了。」

天佑目前的心情,是十分複雜的。

即將面對生平首次的戰鬥,心情無疑是會緊張的;而手裏拿著一把帥氣的劍,又覺得自己非常有型;雖然被蕾安一語道破這把劍只是個玩具,頓時感到全身無力;但聽說即將面對的怪獸名叫「比比耶」,他又安心了不少。取這麼可愛的名字,應該不會是太強的怪吧?至少個人安全可以得到保障,又能享受秒殺怪物的樂趣。



「活著通過《上人道》,就是第二次測試的內容。」蕾安說,「上人道是個異獸橫行的境界,千萬要小心。好好善用你手中的廢劍,用來保命吧。」

說罷,蕾安和櫃檯漸漸消失。

天佑視線範圍裏,又只餘下一片空白的大地,和一道題為《上人道》的牌坊。

天佑緊握著手中的劍,穿過牌坊。

牌坊後面,現出一道呈銀黑色,閃著星芒的梯級,以約三十度角的傾斜度向上延伸著,直通天際,看不到盡頭。



「怎麼?又要跑步啊?這次還要跑樓梯?」天佑的心情頓時黯淡起來。就在此時,他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嘔心的呻吟。

「呵欠⋯⋯睡得真香。咦?天佑同學!你通過了第一次測試啊?」在天佑肩上睡了一頓好覺的彼拉,終於醒過來了。

「名次如何啊?甚麼?排名三萬三千多?這麼差勁啊?」

「你知道我為了通過那條凡人道,受了多少苦,重練了多少次嗎?你這個不負責任的引路者,就只懂得睡覺!」

「幹嘛啦?你現在不是成功通過了嗎?名次那種東西,別那麼在意,很快就可以追回來的啦。」睡飽了的彼拉精神奕奕地呼叫道:「我們出發啦!」



⋯⋯

穿過了《上人道》牌坊後的天佑,以為腳踏著的那條銀黑色閃著星芒的路,並沒有甚麼特別,只是又一條跑道罷了。

當他正想要起跑時,突然腳下一震,整條梯級竟然開始緩緩上升。這竟然是一部超巨型的自動電梯!

「咦?這麼佛心,竟然是自動電梯!即是不用再跑步了麼?太好了!」

但天佑畢竟不是個好逸惡勞的傢伙,他還是很在意成績的。由於第一次測試的成績只有倒數第二名,他是很想要在這次測試裏追回一點名次。

但當他想要起跑時,但卻發現雙腳完全不能動。這並非被重力黏著的感覺,而是完全不能動彈的無力。

「不要浪費氣力了,看來這不是精神重力場,而是精神禁制。」彼拉說,「細心想想,這入學測試,其實也是個循序漸進的基礎修煉教程呢。既然第一次測試是集中鍛練精神力和腳力的協調,那在第二次測試就不會再重覆的了,而是輪到鍛鍊別的能力吧?」

天佑再試了一下子,發現無論怎麼燃起意志力,雙腳連一點挪動的跡象都沒有,似乎真如彼拉所言,「禁足」是第二次測試的前提條件。



「咦?天佑同學手裏拿的是甚麼?」

「啊⋯⋯這是官方派發的武器。」

「哈哈哈⋯⋯這種垃圾也足以稱之為武器啊?」

「這是統一標準,有甚麼好笑的?」

「好好好,我就不取笑你這把劍有多廢柴,你看看劍尖上的劍氣?才只得一寸半啊?」彼拉一臉淫賤地展示著他手中的書說,「根據最新一期《異界大八卦》雜誌的心理測驗專欄所說,男性異能者所祭出的劍氣長度,是反映著他某個重要器官的尺寸哦⋯⋯」

「誰、誰會相信這種事情?」天佑頓時漲紅了臉,「我只是個入門者,劍氣當然沒有高手強!」

「嘻⋯⋯可是這部雜誌的二百萬讀者可不是這麼想喔。試想想啊,要是天佑同學拿著這短短的劍氣出現在帝京,不用五秒,你頓時成為全帝京的首席笑柄了。」



「這、這個嘛⋯⋯」

天佑好歹是個年輕男子,對自身的某重要器官,懷著極強的自尊心。因此,他又再一次陷進了彼拉的勾當裏了⋯⋯

「想要改善這個尷尬的局面嘛,很簡單,使用這個東西就可以了。」

說罷彼拉像是多拉x夢般,從他那大袋子裏掏出了一個小小的木盒子,陰陽怪氣地叫道:

「異界九陽牡蠣,男人的救星,奮起的希望!」

「⋯⋯校長先生,我不是真的需要壯陽啦。」

「我當然知道!害怕劍氣太短,惹起人家不必要的聯想吧?九陽牡蠣絕對是助你解除危機的恩物。此物純陽,而且富含蛋白質及活性細胞原質,對拓闊體內經脈,加強本命元氣運行流動都有極大益處。而且吃過之後⋯⋯祭出來的劍氣還是蘑菇形的喲!保證引起「必要」的聯想!」

眼前這個無恥之徒,在現實世界裏竟然是他的校長,想到這點,天佑就頓時四肢無力。



不要忘記,當他們正在聊天時,這條叫《上人道》的「自動天梯」仍然是以穩定的速度上升著的。在毫無預警下,天佑同學已進入了比比耶幻獸出沒的地帶。

本來是完全清靜的天空,突然傳來了一記破風的呼嘯。

天佑側身突然閃出一記銀光,嚇得他心頭一跳!

那銀光直向天佑飛來,來到他身前五公尺左右,突然停了下來,跟著他們一起緩緩上升!

看真一點,原來那是一隻通體銀色的小鳥兒,拍著短短的翅膀,模樣可人。牠繞著天佑同學轉了幾圈,好像很開心地吱吱叫著⋯⋯

天佑心裏想,難道這就是比比耶異獸?怎麼設定成這個模樣啊?這麼可愛的樣子⋯⋯難道要拿劍砍它嗎?

天佑不期然地,握緊了手中的劍,但那銀色小鳥顯然沒有察覺到危險,繼續在逗著天佑玩,逗得天佑也禁不住微笑起來,讓出肩膊來讓它降落。



「別心軟!天佑同學!」

「稍等一下⋯⋯或許它⋯⋯並沒有攻擊性呢。」天佑始終不想胡亂出手,畢竟這始終不是網遊,很難全無感覺地殺戳小動物的啊。

這小鳥降落在天佑肩上之後,雙腳狠狠地陷進他的肌肉裏,然後⋯⋯嘴巴大大地裂開到腦後。

銀鳥的頭部,突然變成籃球大小,樣子也變得猙獰可怖,兩排牙齒又尖又長,就像在電影中看見過的「大白鯊」。

這小鳥是個扮豬吃老虎的兇狠怪獸!

這大頭鳥怪雙爪緊緊抓著天佑的肩膊,張大了嘴巴就要朝他猛噬過來!

「用劍啊!」彼拉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