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提起手中的銀劍,向橫揮出,擋著這鳥怪的利齒!

那大頭鳥怪的力量不算太強,被天佑以銀劍擋過了一擊,頭顱被他的臂力震飛,橡皮般的脖子向後拉長了兩、三公尺後,又朝著天佑彈回來了!

「不用怕!刺牠的頭顱!」彼拉提示道。

天佑經過剛才的一擊後,已經不會怕了。他知道這鳥怪並不難對付,力量不強,速度甚至不比麻雀來得快。他看準時機,迎著對方衝到面前之際,橫揮出一劍。由於劍身甚短的關係,在估計距離上有點偏差,只稍為擦中那大頭鳥的皮,讓牠受傷飛退,並未能一擊即殺。

怪鳥受傷後,牠明顯對天佑加強了戒心,久久盤旋著未有再次攻擊。而這時天梯已經停止了上升,似乎是條件限制,必需要把怪獸解決掉才能前進吧。



為了要把怪鳥引誘下來,天佑採取了夏天時在家裏拍蚊子的手段。他放下了手中的劍,把頭別過來裝作忘記了怪鳥的存在,對牠露出了全身的空檔。

而就在怪鳥決意突襲之際,憑破空的風聲辨別距離,天佑在最後關頭才扭身揮劍,「嚓!」的一聲!非常漂亮地把大頭怪鳥一刀兩段!

解決掉怪鳥後,天梯又再自動上升了。

「看來⋯⋯通過這一關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天佑面帶笑容道。

「天佑同學啊,你最欠缺的不就是時間嗎?」



「⋯⋯那也是。」

他差點忘記了,自己現在只是倒數第二名。

五分鐘之後,天梯再度停止上升。

這一次,是連續出現兩隻比比耶,從兩邊分頭施襲。這一次戰鬥的效率可差遠了。由於手上的武器只是一把斷劍,雙腳又被鎖死在地上,要對付會飛的敵人,基本上只可以採取被動反擊的策略。

而被彼拉提起了「時間」的考慮之後,天佑頓時變得心焦起來,漸漸無法耐著性子去做本來很有效率的誘敵戰法。沒有把敵人引誘到足夠接近的距離便出手,做成命中率偏低,花去的時間反而更多了。



再加上敵人多於一隻的話,防守方面就更為困難了。很多時為了防備前後受襲,而被逼放棄反擊得手的良機。

如此這般,天佑花上了半小時,才殺掉兩隻比比耶。天梯繼續上升。

「天佑同學⋯⋯冷靜一點吧。」

「可惡啊!要是我拿著的不是斷劍的話,剛才肯定十分鐘內搞定!⋯⋯啊!彼拉!」

「嘻嘻⋯⋯有甚麼可以效勞的嗎?」這模樣漂亮的異界精靈,竟在剎那間變臉成一副既市儈又淫賤的嘴臉。

「你剛才不是說,有可以增長劍氣的秘藥嗎?我要吃!」

「謝謝惠顧彼拉小店!異界九陽牡蠣,乃純陽至寶,可遇而不可求,在帝京學園統治範圍,年產不過五十隻⋯⋯」

「要多少錢一隻?」



「折合現實世界的五十萬元,鐵價不二。」

天佑眼球都突出來了,這傢伙也太懂得做生意的供求之道了吧?

「不同擔心,只要天佑同學考進了帝京之後,這筆錢對你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啦。」

「⋯⋯真的嗎?」

「當然了!不然我怎麼會向個沒錢的學生獅子開大口?我彼拉就是算準了你有那個還錢能力啊!」

「是是是,那就請你記帳吧。」

天佑跟這貪錢怪交手多了,也沒那個討價還價的力氣了。他的心態似乎漸漸傾向於一個卡奴,只管擦卡就好,就不要讓他看到月結的帳單。



但對現時的天佑來說,負債或許是一件好事。因為他又多了一個非要考進帝京不可的理由了。就是要還校長的大筆卡數啊。

「來了來了,異界九陽牡蠣,請貴客過目。」彼拉打開了那個精緻的木盒子,天佑看呆了。一條滿體都是黏液的奶白色物體,正在嘔心地蠕動著。

「天啊。我還以為會是精製過的膠囊甚麼的!竟然還是活的啊?」

「嘻嘻⋯⋯新鮮的才補身嘛。」

「要、要吞下這個嗎?」

「吞掉?太浪費了吧?要把它含在嘴中,用舌頭擠壓撫弄,讓它因為恐懼而分泌出極之有益的汁液⋯⋯吸乾了分泌物之後,再慢慢細嚼,嚐盡其每一分的味道和氣味,充份感受一下生物組織在你嘴巴內掙扎活動的無限精力,最後才吞進去。這樣才是補啊!」

「不好意思,我想吐⋯⋯」

「乖⋯⋯別鬧了,給我拿著。」



彼拉把九陽牡蠣硬塞到天佑手裏。這小生物看起來光光滑滑的,原來底部是無數蠕動著的觸手,接觸在手上的皮膚時,天佑打從心裏打了個冷顫,全身毛孔都豎起來了。

正在猶豫要不要把這嘔心的東西隨手甩掉,自動天梯又停止下來。從天空的四個方向都閃出了銀光,似乎這次需要同時對付四隻了。

為了在這次測試搶得較前的名次,天佑咬一咬牙,就把這九陽牡蠣給塞進嘴裏,嚼也不嚼便大口吞掉。

奇藥馬上見效。

天佑的本命紫府突然燃燒起來!本來在緩緩轉動著的小宇宙,不斷加速運轉,並發熱成了紅色,散發出極高的溫度!

他覺得自己快要從身體內部被烤熟了!

雖然彼拉已假設天佑同學擁有像他老爸金同樣的超高潛力,才計算出誘使他吃下異界九陽牡蠣的點子。但看到現在天佑突然全身發滾,彼拉才知道他還是小看了這個小子,對他用藥太猛了。以這小子難以想像的高潛力,還吃下這超級純陽補品的話,不即時爆體就算幸運了。



「天佑同學!快點把本命元氣引導出來!以你現在的紫府容量,是盛載不下這個程度的能量的!」

天佑馬上照辦。他只要稍為暗示,強勁的本命元氣流便像缺堤般傾瀉而出,硬生生地撐開他右手的經脈,傳到他手中的廢劍。

一股強勁的衝力傳來,天佑馬上雙手持劍,使盡力氣高撐起來!「波」的一聲!被禁藥強行催逼而出的本命元氣,竟然像噴泉般激射而出。

而天佑同學手中的廢劍,也被這股激噴的能量升華成氣體,甚麼都不剩。

由於天佑連把本命元氣射出體外的基本技術都不會,全靠著手中那把入門者專用劍的屬性所引導。現在劍已毀掉,他渾身滿盈的本命元氣,便沒處宣洩了。

而九陽牡蠣的藥力顯然仍在繼續作用,天佑的小宇宙只有燃燒得越來越旺盛。過多的本命元氣在他體內各處經脈流竄擠壓,就是經脈網絡中最微末隱蔽之處,也被強行擠闊了好幾倍。

就在此時,在遠處天空的四個光點,已經接近!四隻小鳥模樣的比比耶異獸,已預備好要對天佑進行攻擊了。

「糟糕!我把自己的學生害慘了!這可完全超出我的預計啊。」彼拉在心裏後悔不已。「現在連劍都沒有了,要怎麼打啊?」

「嗚~受不了!」

「天佑同學,你想要幹嘛?」

天佑同學竟然扭開了自己的「心門之鑰」,把身為異能者靈魂的本命小宇宙給弄了出來!一團像是小型太陽般的刺眼發光體,在天佑身前猛烈燃燒著,周圍的氣溫馬上提升了好幾度。

但這也是他逼不得已的選擇,試想想把這個物體留在身體裏的話,肯定會被燒焦的!

四隻比比耶異獸看到這個傻瓜,竟然把自身的本命小宇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這簡直是掉到牠們嘴邊的大肥肉!像異能者的本命紫府那麼純粹的能量,對牠們來說無異於延年益壽的仙丹。是以牠們全都受不了這個誘惑,全部瘋了似的朝著這發光體襲去。

「不要!天佑同學!」彼拉緊張地大喊道。已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