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自己,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面對來勢洶洶的四隻敵人,天佑同學猛然意識到了危險!只要暴露在敵人眼前的本命小宇宙被牠們稍為攻擊一下,他即使不死也會變腦殘!

面對這危急的環境,他只有兩個選擇!

一・把本命小宇宙收回自己的體內,但這是做不到的,他不被燒焦也會被過多的能量撐爆!

二・用肉體保護著自己的本命小宇宙。這也不成啊。即使天佑同學真有決心去忍受被攻擊的痛楚,敵人的注意力會不會被他引開也是一個問題。他實在沒信心去扮演「肉盾」,擋著四隻鳥形怪獸的攻擊。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他的雙腿被牢牢黏在地上不能動彈!



情急智生,天佑心裏突然想到:既然肉盾戰術不行,那就讓小宇宙自己創造一面盾吧!

他於是伸出右手,輕輕托著浮在半空中的小宇宙,把它帶近自己身前。接著他軀動意志力,去加速小宇宙的旋轉。源源不絕本命元氣不住噴發而出,漸漸形成了兩道白色的元氣旋,原本的碟形小宇宙隨即變成了旋臂狀形態。

兩團氣旋越來越強大,越來越濃厚,好像在結繭似的,漸漸把整個小宇宙覆蓋起來,而由於旋轉速度極快,最後竟變成貌似一顆散發著靈性光芒的寶珠。

「天啊!這到底是甚麼招數?這傢伙究竟領悟了甚麼?」多年來已見慣了天才的彼拉,此刻的心裏還是驚愕極了!

這小宇宙形態改變的過程,暫緩了四隻敵人的攻擊,畢竟能量流的改變太過強烈,作為能量體的它們對此是很敏感的,本能上是不會輕舉妄動。



但當看到天佑的小宇宙變成了寶珠形態,並已穩定下來之後,牠們的食慾又再被激發起來了。四頭怪鳥各自張大那裂開的嘴巴向下俯衝,爭著要把這寶珠獨吞。

天佑同學眼看著敵方來襲,卻表現得極為鎮定。

其中一隻怪鳥張大了嘴,把元氣珠連同天佑同學整條手臂,都吞進胃袋裏去。就在牠合上利齒,即將把天佑的手臂咬下來之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那大頭鳥怪漸漸扭曲,萎縮起來,形體都被拉扯成旋渦狀,向內被吸收進本命元氣珠裏去。受到這強大的吸力牽引,旁邊的三隻鳥怪連逃跑都來不及,全都被吸進元氣珠之內。

才不到三秒鐘功夫,《上人道》又變回一片寧靜。



除了事後嚇出一身冷汗之外,天佑同學基本上毫髮未傷。他掌中的本命元氣珠,彷彿體積增大了一點點,光芒又變強了一點點。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彼拉,指著天佑的鼻尖罵道:「太亂來了!你竟然眼巴巴地看著異獸吃掉自己的本命小宇宙?即使是最最最傻瓜的異能者,也不敢做這種事!被異獸吞食了小宇宙的話,你可是會變成永久性植物人的!」

「呼⋯⋯現在不是已經解決了嗎?」

「那、那即是說,你剛才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就是覺得,變成了元氣珠形態的小宇宙,擁有同化外在能量的本能⋯⋯」

「你、你這個沒有危機感的傢伙!拿自己的本命元氣來對敵,完全是賭命的行為!還有你剛才說的「元氣珠」到底是甚麼?那吸收異獸的伎倆,是你老爸教你的嗎?這麼變態又詭異的招數,我可是聞所未聞!」

「我也不知道。我心裏只想著要保護自己,小宇宙就自行變化成這個樣子。我甚麼也沒做,那珠子就突然變成了黑洞似的,把怪獸的能量都吸乾了。」

「你、你、你、天、天才⋯⋯唉⋯⋯差點忘了你是零偏差值的絕對潛力者,跟你講常識是無用的呢。」



「再說我不用本命元氣珠,難道用赤手空拳打怪獸嗎?你給的那個禁藥還真是霸道,連劍都給弄爆了!你叫我以後怎麼⋯⋯嗚⋯⋯」

「怎麼啦?天佑同學?」

「嗚⋯⋯嘔⋯⋯」

「忍著不要吐出來!慢著!來來來!吐到我的巴掌上去!」

一陣乾嘔,天佑同學把剛才生吞進去的異界九陽牡蠣,一整個給吐了出來,從天梯直掉下去無底深淵。

「天啊!你⋯⋯你竟然把我的九陽牡蠣給吐掉了!」

「放心吧貪錢怪,我還是會付錢的啦。」



「金錢並不是最大的問題!倒是我身為官方引路者,私下給考生提供增幅藥物,卻是最嚴重的作弊行為!現在連罪證都給弄丟了!還沾上了你的口水和胃液呢!要是被校園糾察隊拾到的話,我這引路人鐵定是永世倒霉了,你這個准考生也不能倖免!」

這下天佑同學可真是無辜了,他根本不知道這是作弊行為啊!狠狠地把彼拉捏在手中的天佑,還未決定要怎麼折磨這個害慘了他的傢伙時,遠處的天空又閃出了好幾道白光。

只一眨眼時間,八隻異獸已現出了大頭獠牙的本體,向著他們直接進襲!

天佑連忙把彼拉丟在一旁,以懸浮在他掌心的一顆本命元氣珠,用賭命的戰鬥方式迎戰了。

⋯⋯

埋伏在《上人道》途中突襲考生的異獸,是屬於異界中最初等的幻獸類半生物「比比耶」。

比比耶基本上沒有固定形體,喜歡偽裝成善良無害的小動物,伺機靠近,吃掉所有上當的傻瓜蛋。

這種半生物雖然貌似很強悍,但在異能世界裏,卻是不值一提的最弱者。以最爛最差勁的法寶隨手一擊,十隻比比耶便會像豆腐般碎掉。連異界史萊姆都要比這些比比耶強大十倍。



當然,前題是,你要是一個異能者,而且練到擁有法寶或法器的程度。這可不是指准考生們拿著的那把破劍!

所以這種連生物都說不上的東西,最適合用來在入學考試給新人練功的。

也不知道應該怪罪於天佑同學太過進取,還是彼拉的「屎橋」太爛,這二人組合企圖搞小作弊的結果,竟然連官方配給的武器都弄爆了,甚至還把自己弄到走火入魔的邊緣,被逼將修行者最重要的「本命小宇宙」暴露在敵人眼前!

對那些最喜歡吸食純粹能量的比比耶來說,當時的天佑同學,無疑是史上最美味,甚至連骨頭都沒一根的上等肉塊了。

但這個天佑同學在走投無路之際,竟然被他發明出一手絕技,透過極高速的自轉,用自身過份充沛的本命元氣,完全包裹著極之脆弱的本命紫府,將其變化成本命元氣珠的狀態。

這本命元氣珠雖然用來砸人也不會痛,但碰巧對上這種沒有實體的純能量半生物,卻能夠把它們吸收個乾乾淨淨!

作為對付上人道異獸的一種新戰術,也應該是前無古人了。即使是有二十年選秀代理人經驗的彼拉,也從未見過這種奇異的變化。



因為即使是最入門的准考生,也知道自身的小宇宙⋯⋯本命紫府,是絕對需要嚴密守護的,即使告訴他們這種吸收比比耶以增強本命元氣的戰法,恐怕也沒有人夠膽量嘗試。

因為本命紫府只要稍稍受到損害,好運的話也要變成植物人或腦殘甚麼的,歹運的話肯定是當場死亡了。被實力最弱的比比耶殺死或弄至腦殘,可是異能者們眼中最恥辱的事。

⋯⋯

《上人道》是個貌似自動電梯的裝置,考生雙腿會被牢牢黏在道上,僅靠著手中獲配給的一把半截破劍,用來對抗途上碰見的異獸。

前來攻擊的異獸數量,會以指數方式增加,例如說你打倒了一隻比比耶之後,接下來就會有兩隻同時出現,兩隻都殺掉之後,便會出現四隻,如此類推。

要是考生能夠撐過六十四隻比比耶的齊襲,並把它們全滅的話,那上人道測試就算是過關了,自動電梯馬上停止,出口的石牌坊隨即顯現眼前。

對於《上人道》的測試詳情和規則,帝京官方是沒有向考生們提供任何訊息的。敵人越來越多,而又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考生們需要面對的這種心理壓力,其實也是測試的內容之一。這是帝京官方的原意。

而我們這位天佑同學,現在已成為了《上人道》測試的專家,在某些細節上的了解,可能還要超過官方人員呢。

為甚麼他會知道得那麼清楚?恐怕沒有准考生會比他更清楚了。

因為他又重覆著《凡人道》測試時所走的倒楣運!在四十八小時裏,天佑同學被逼在這《上人道》重練了九十八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