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佑同學的心裏,這真是一個最大的不解之謎:真不知道老天爺為甚麼會選上他,作為祂開玩笑的對象?

話說天佑拼盡了老命,終於撐過了六十四隻比比耶的齊襲,還把它們全部吸收進本命元氣珠裏。

由於他還未很熟習吸收異獸的技術,再加上不能夠同時吸收太多敵人,所以雖然節省了時間,負傷卻多得不得了。

被噬咬至全身鮮血淋漓,只剩半條人命,快要倒下之際,才終於看到《上人道》的終點正漸漸接近,你能夠想像當時的天佑有多麼高興嗎?

終點石牌坊的後面,是個完全不同的美好世界:那裏是一片青翠的山坡和草原,而性感豐滿的櫃檯小姐,還在對他送上飛吻!



「歡迎你!以第七名通過第二次測試的同學⋯⋯請讓我薇拉來替你登錄成績吧。」

第七名?

「成績相當不錯嘛!本來是以倒數第二名出發,排名三萬多的啊,現在竟被我追到第七名來了?太好了!受點傷是值得的了!」

滿心歡喜的天佑,也朝著櫃檯小姐揮手,一腳跨過牌坊,踏進青翠的草地裏。

怎知道他踏著的位置,正好是一個陷阱!



天佑同學一腳踏空,便連滾帶跌地掉進無底地穴裏,撞得他傷上加傷,最後眼前一黑⋯⋯醒來時,他竟然發現自己正枕在蕾安的大腿上!

「天啊!為甚麼要讓我碰上如此倒楣運!⋯⋯啊,對不起蕾安,我說倒楣是指被逼重練,而不是枕在你的大腿上啦。」

如此這般,當天佑同學每次通過上人道後,總會在前往登錄櫃檯的那一小段路上,碰上各種意外:掉進陷阱啦,被怪風吹走啦,被天雷劈飛啦⋯⋯

每次當他醒來的時候,都發現自己躺在蕾安的大腿上。而女孩的心情變化就略過不提了,畢竟天佑的內心非常堅定,現在並非搞那些男歡女愛的適當時機。

⋯⋯



功敗垂成的感覺是極之鬱悶的,加上每次都是差一點點才成功,根本就捨不得放棄⋯⋯結果,他固執地重練了九十八次。

天佑的本命元氣珠在吸收了數千隻比比耶的能量之後,體積已膨脹到比他的頭顱還大,散發出的光芒極之耀眼,連他自己都無法直視。

除了體積變大之外,元氣珠的吸收能力也增強至變態的地步。重練了五十次之後,基本上他只要把元氣珠高舉起來,即使那些比比耶還遠在幾十公尺以外,還是會被輕易吸收掉。所以雖然說是重練了九十八次,但到後來也只是光站著吸收異獸的能量而已,每次用不到十分鐘就把異獸全解決掉,到達終點了。

在天佑同學一次又一次的堅持後,在第九十九次通過上人道時,那逼他重練的神秘力量沒再出現,他終於可以登錄完成測試了。

「准考生天佑,完成第二次測試,成績是全部7664名考生中的第7663名。」

「啊⋯⋯又是倒數第二名。」天佑嘆氣道。不過這一次就只有七千多人通過呢,他也不禁鬆了口氣,慶幸自己仍能勉強過關。

他不禁好奇起來,那個比他還要慢的傢伙到底是誰?要是這兩次測試的最後一名,都是同一個人的話,天佑倒是很想要見識一下呢。難道那傢伙跟自己一樣,被某種極其倒楣的神秘力量纏繞著,被逼花光剩餘時間不斷重練嗎?

「天佑准考生的剩餘時間是六分三十秒,可以兌換一瓶下位循環補充劑,三塊下位復原膠帶。」



「謝謝你。」

負責為天佑登錄的櫃檯女孩子薇拉,是天佑這九十八次遇上怪風天雷之類歹運的目擊證人。屢次看著這個准考生每次快要成功過關之時,竟又離奇地被彈回起點,不知道她對此有何感想呢?

只見她表情奇怪地說:「真可惜呢,天佑准考生⋯⋯要是你沒有遇到多次、多次意外的話,以你首次通過時的第七名成績,是可以換到更多有效的補給品啦。」

「唉⋯⋯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就好像有人在背後跟我惡作劇似的⋯⋯因為實在說不過去嘛,就是倒楣,總不可能連續九十八次都在倒同一樣的楣啊?」

「你、你也這樣覺得啊?咳、咳⋯⋯」薇拉終於憋不住,儀態盡失地爆笑起來,「哈哈哈哈⋯⋯你你這個考生是實在太、太搞笑了!從沒見過有人會倒楣到那個程度⋯⋯哈哈哈哈⋯⋯笑死我啦⋯⋯你可以把這次經歷投稿給星爺啦哈哈哈哈⋯⋯」

天佑同學被取笑得臉紅耳熱,沒有跟她道別便拂袖離去了。在他眼裏,這薇拉外表雖然比安娜和蕾安更要性感迷人,可是性格卻毫不可愛呢。

「你、你越過後面那座山就可以了。這山後面有個大盤地,是准考生們的集合點。噗⋯⋯哈哈哈哈⋯⋯」



天佑也沒有理會她的嘲笑,以苦練了九十六小時練回來的超快腳程,往這長滿青草的山丘跑上去了。

「呵欠⋯⋯睡得很飽呢。呵⋯⋯天佑同學!通過了第二次測試了吧?成績如何啊?」

這彼拉在《上人道》測試剛開始時還緊張兮兮的,但後來重練的次數多了,確認天佑不會有危險後,便一覺睡到了現在。

「別跟我談成績的事。我可是憋著滿肚子的火呢。」天佑擦著拳頭說道,「我越想越覺得奇怪,怎可能連續九十八次走霉運的呢?我一定是被人陰了,被施了會讓人倒楣的異能、法術之類⋯⋯」

「怎、怎麼會呢?哪會有這種惡毒的異能啊?」

「哼,要是被我知道是誰陰了我的話,看我以後會怎麼報復啊?用異能變走他的小雞雞好嗎?還是要讓他永世禿頭,頂上無毛好呢?咦?彼拉?你怎麼啦?你的臉色突然變得很差呢?」

「是嗎?沒、沒有啊⋯⋯可能是睡得太、太多了吧?」

「是呢,彼拉?到底是誰下毒陰我呢?你有沒有頭緒啊?」



「天佑、你、你想太多了吧?誰會對你下毒啊?從開始到現在,你也是獨個兒走著的吧?連碰上其他考生的機會都沒有,誰會有機會對你下毒呢?這還是、還是純粹的巧合啦。」

「那也是啦⋯⋯除了彼拉你之外,根本沒有人有接近我的機會吧?」

「天佑!你不是懷疑我吧?」

「怎麼會呢?我們是站在同一陣線的嘛,你沒有陷害我的動機啊。」

「就、就是嘛!噓⋯⋯」

「咦?你好像鬆了一口氣似的?」

「沒、沒有啦!其實我、我也在替你不值啦!這個死老天爺!竟然膽敢玩弄我的學生!」亂罵一通之後,他又自言自語說,「你別怪我啊天佑同學,這一切都是你老爸的指使⋯⋯」



「你在提起我的老爸嗎?彼拉?」

「我沒有!我沒有!你、你看!天佑!」

說著說著,天佑已跑上了坡頂。從這最高處往下遠眺,看到的是一幅非常壯觀的畫面。原來這是一個連綿成環狀的山脈,中間是一片非常廣闊的盤地。這地形看起來就很像一個超巨型的隕石坑。

在盤地中央,已密密麻麻地聚集著好幾千人。他們都是通過了第二次測試的考生吧。

天佑突然出現了疑問:這些傢伙們都在哪兒進行測試的啊?他在第一、二次測試時已是從頭到尾都在不斷重練了,就是沒有碰到過其他考生嘛。

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很快就知道了。彼拉叫天佑不要那麼著急地往盤地集合,先沿著這環形山脈的頂部走一會兒。

走著走著,他漸漸被山下那壯觀的全境震懾了。原來圍繞著這環狀山丘的外圈,有幾千、幾萬條的《上人道》,從各個方向連接到這懸浮在超高空的地域裏來。有幾萬個終點石牌坊,幾萬個登記櫃檯,在這地域外圍平均地分佈著。

 
已有 0 人追稿